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黃店1-06大搜捕後堅持理念 不受國安法“震懾”影響


香港葵涌區黃店聯盟”葵聯黃”發起人之一Elvis表示,部分借出店面作去年民主派35+初選投票站的黃店老闆。Elvis背後的葵涌廣場連儂牆,去年12月31日被業主回收。(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黃店1-06大搜捕後堅持理念 不受國安法”震懾”影響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04 0:00

香港警方國安處上星期三突然動員上千警力,大搜捕至少53名與去年民主派立法會35+初選有關的非建制派人士,指他們涉嫌觸犯國安法顛覆中國國家政權。部份支持反送中運動理念的”黃店”,去年曾經借出店舖作初選投票站,擔心可能會被當局”秋後算帳”。有黃圈小食店負責人表示,會繼續堅持理念經營下去,不想國安法的”震懾”效果得逞。

港區國安法實施超過半年後,多家黃店仍然有特別的裝飾延續抗爭理念。(美國之音湯惠芸)
港區國安法實施超過半年後,多家黃店仍然有特別的裝飾延續抗爭理念。(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2019年6月初爆發的反送中運動,引發史無前例的大規模街頭抗爭,亦衍生出支持運動理念的”黃色經濟圈”,這類俗稱”黃店”的商戶以餐廳、小食店為主,支持反送中運動的消費者,會優先光顧政見及理念相近的”黃店”,亦會杯葛一些親中以及支持警察的”紅店”及”藍店”。

多家黃店曾借用作民主派初選投票站

去年7月中,民主派發起立法會”35+初選”,以協調原定去年9月初舉行的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參選人,希望贏取過半數的35席以上的立法會議席。多家”黃店”曾經借出店舖作初選投票站。

當時在新冠肺炎疫情及港區國安法生效之下,主辦單位統計,有61萬市民參與”民主派35+初選”投票,人數遠超預期。後來特首林鄭月娥以疫情嚴峻為由,援引《緊急法》延後立法會選舉一年,至今年9月5日舉行。

事隔約半年,香港警方國安處上星期三(1月6日)清晨,突然動員過千警力,大搜捕至少53名與去年民主派立法會35+初選有關的非建制派人士,包括香港大學法竹侓系前副教授戴耀廷、民主黨前主席胡志偉等人,指他們計劃得到立法會35席或以上,當選後會透過兩次否決財政預算案,逼使特首辭職,令特區政府停擺,涉嫌干犯《港區國安法》第22條顛覆國家政權罪。

黃店聯盟指將延續經營理念

在葵涌區經營”黃色小食店”,最近發起17家黃店聯盟的”葵芳聯合黃閣”(簡稱葵聯黃)發起人之一Elvis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聯盟有借出店面作35+初選票站的老闆,都會擔心1-06大搜捕後會被當局秋後算帳,但是大家都認為擔心是沒有用的,仍然會堅持自己的理念繼續經營下去,不想國安法的”震懾”效果得逞。

Elvis說:”因為如果我們走最前的那班人,都會因為被它(當局)打壓而(退)縮,或者愈縮愈小的時候,那麼它(當局)的目的就會得逞了。”

記者:即是那個震懾效果(會得逞)﹖

Elvis說:”是啊。”

去年6月30日深夜國安法生效之後,加上親中傳媒追擊,反送中運動期間遍佈全香港18區的連儂牆近乎絕迹,在葵涌廣場2樓扶手電梯廣告位置的連儂牆12月31日之後亦被業主收回。

葵涌廣場是其中一個黃店密集的商場,有黃店仍設有連儂牆。(美國之音湯惠芸)
葵涌廣場是其中一個黃店密集的商場,有黃店仍設有連儂牆。(美國之音湯惠芸)

Elvis表示,連儂牆這種和平表達意見的方式都被當局打壓清算,可能會引起反效果。

Elvis說:”有連儂牆就可以呼喚一些意識沒那麼強的人,見到可以喚起他那個意識的,連儂牆最主要我眼見的功效可以(凝)聚到一些力量,以及喚醒一些意識沒那麼強的人。我們那個就算實體的連儂牆消失,我們心中都會還有一個連儂牆在那裡。我們都很和平去表達,所有事情都得到一個很負面的結果,那個打壓都很厲害。”

黃色經濟圈受國際關注

Elvis表示,他們發起”葵聯黃”聯盟,就是希望凝聚區內黃店的力量,反制業主一些無理的打壓,亦希望壯大黃色經濟圈的力量,他認為如果黃色經濟圈可以擴大到全香港GDP百分之一至二,就會有更大的議價空間。

Elvis表示,國安法限制香港的言論及表達自由,亦會影響以往自由開放的投資環境,可能令外資卻步。

Elvis又表示,香港反送中運動衍生的黃色經濟圈,受到國際社會關注,亦影響到泰國的抗爭運動,台灣亦有不少支持,延伸出三地各有特色的”奶茶聯盟”。

Elvis說:”這個活動(黃色經濟圈)由2019年開始,其實都變了一個國際新聞,很多人都仿傚,譬如泰國、法國,全部都是仿傚我們去做這件事,亦都得到台灣支持,所以我們其實是很成功的,一個這麼小的城市,可以受到各國的關注。”

譚文豪保釋後如常返回茶餐廳工作

在旺角經營茶餐廳的公民黨前立法會議員譚文豪,因為參與去年35+初選,在1-06大搜捕被警方拘捕,他上星期四晚(1月7日)獲准保釋後,翌日如常返回茶餐廳工作。

譚文豪接受香港《蘋果日報》訪問表示,被控港版國安法是他從政以來最大考驗,他認為今次大搜捕是”要你驚、要你唔正常”,也要散播一種”你是罪犯”的污名化訊息。

為了抵抗政權的圖謀,譚文豪決定如常到餐廳”開檔”,他呼籲香港人即使面對逆境,都要正面面對,如其”每日都擔驚受怕或者唔知聽日點,不如好好面對每一日”。

實踐贏就一齊輸贏的理念

譚文豪在茶餐廳試營運期間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不擔心國安法之下會影響他經營茶餐廳的理念及日常運作,他亦希望壯大黃色經濟圈的營運,盡量與其他黃色經濟圈的商戶合作,實踐”贏就一齊輸贏”的理念。

譚文豪說:”其他的黃店不一定是、單純是飲食業界,可以是多些其他東西,譬如我現在背後洗碗的,我會不會可以找到一些洗碗公司是”黃”的呢﹖譬如我要買一些新的電腦,我是不是應該光顧一間黃店去買一部電腦呢﹖我去到選擇譬如一些咖啡,我是不是可以選擇一些”黃”的供應商呢﹖一些黃的品牌呢﹖即是這個才是一個延續,這個才是你的概念怎樣可以不只是我自己贏,”要贏一齊贏”,常常都掛在口唇邊的了,怎樣可以”一齊贏”呢﹖就是如果你是做生意的,怎樣可以透過你的生意,是做到一個即是”共贏”的方案呢,而不是只是你自己賺了所有的錢,原來其實你對於黃色經濟圈是沒有一個協助呢。”

譚文豪表示,立法會民主派議員總辭之後,他感到不憤,尤其是看到這麼多支持反送中運動的香港人選擇移民,他更希望留下來保護香港人的精神,他決定經營一間茶餐廳去實踐以往擔任立法會議員的理念。

公民黨前立法會議員譚文豪表示,經營茶餐廳希望實踐以往擔任立法會議員的理念,也希望壯大黃色經濟圈,做到”贏就一齊贏”。(美國之音湯惠芸)
公民黨前立法會議員譚文豪表示,經營茶餐廳希望實踐以往擔任立法會議員的理念,也希望壯大黃色經濟圈,做到”贏就一齊贏”。(美國之音湯惠芸)

譚文豪說:”不如試試做一間茶餐廳,以及我是那種夠膽去試的人來的,所以尤其是以前可能都講了很多營商環境的議案,或者相關的題目在立法會那裡,究竟當你自己真的營商的時候會怎樣呢﹖我就實踐吧,譬如我以前推的男士7日侍產假,那些老闆常常都說不可以的、”搞不定的”、做不到的、成本很高的,我現在就做給你看,又或者那些所謂的勞功假以及公眾假期(不一致),也是一樣,那些我們都是覺得不合理的,那些為甚麼不可以劃一呢﹖我這裡又是做給你看,所以這些東西就是在過去可能很多人都會認為,你不是從商的,你當然不明白,你一班議員亂說,你當然容易的,開空頭支票是不是﹖民粹主義是不是﹖但是我現在就做給你看。”

日常生活中延續運動理念

公開支持民主派35+初選理念的童裝品牌Chickeeduck CEO周小龍,近日在社交媒體帖文表示,”國安法好似好惡咁,但係香港人係嚇大嘅,你越凶,我越大膽”。

童裝品牌店Chickeeduck CEO周小龍表示,希望香港人在國安法實施之下,仍然可以堅持創作自由。(美國之音湯惠芸)
童裝品牌店Chickeeduck CEO周小龍表示,希望香港人在國安法實施之下,仍然可以堅持創作自由。(美國之音湯惠芸)

周小龍在Chickeeduck天后店開幕時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希望開新店可以在日常生活中延續運動的理念。

周小龍說:”即是不要放棄,我們的生活是可以繼續正常地講我們的說話、做我們的事情、新聞自由、創作我們的東西,不要被其他小眾的人將一些正面的藝術品講到負面,即是叫這些形象做”黑暴”,其實這些形象都是一些錯誤施政造出來,有一批人要戴頭盔、眼罩、豬嘴(防毒面具)上街而已,我其實到今時今日都很想知道,為甚麼政府不去回應這件事(反修例運動),不去問責這件事,因為我在這裡(香港)住了56年,我都無見過這麼多人在街上戴著頭盔、眼罩、豬嘴(防毒面具),一定是有些很臭的東西,所以才要戴個豬嘴,一定是很危險,有機會被人”扑頭”,所以才會戴個頭盔是不是﹖平時沒有人這樣逛街的。”

香港市民支持黃店表達對政府不滿

支持黃店的香港市民陳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希望在經濟上支持黃色經濟圈,亦是對政府不滿的一個表態。

陳小姐說:”一來給它們(黃店)有些支持,即是大家都是有同一個理念的時候,以及我覺得都是一個表態來的,都是表態對政府的不滿,即是已經沒有其他的方式去表態,就由自己花錢的習慣去表態。”

香港人權組織”民權觀察”12月底發表報告表示,國安法生效後,香港社會寒蟬效應持續不斷,並伸延至私人商業活動,有商戶因產品的設計及政治立場而受到威脅,最終選擇暫停營運。

跨工會發聲明回應港府清算民主派初

聯工盟以及多個反送中運動後成立的工會,上星期四(1月7日)發表聯合聲明,回應港府清算民主派初選。聲明表示,香港政府1月6日發動針對民主派初選的大清算,將53名參選人、協調機構悉數拘捕。民主派初選獲得超過60萬香港人投票支持,各黨派放下分歧,讓香港民意得以彰顯。

聲明表示,面對極權,香港人試圖在殘存的制度中,以選票自救,卻被政權視為”顛覆國家政權”。政府不但藉詞疫情,取消本應在去年舉辦的選舉,更趕盡殺絕,將初選參加者一網打盡,形同港版”美麗島事件”,以香港人為敵。

聲明表示,自國安法頒布以來,政權對香港人步步進逼,為香港未來而努力的同路人,相繼被送入監牢、流亡海外,專業界別相繼被清算。政府同時以防疫之名,禁止一切集會遊行,意圖撲滅香港人的反抗之心。然而,香港人仍然不服輸。縱使體制被踐踏、法治淪亡,香港人仍然以各種方式自救,在每個崗位守護香港。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