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抗爭者第二次民間記者會 批警方製造白色恐怖


香港反送中運動抗爭者召開第二次民間記者會,批評警方製造白色恐怖。(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26 0:00

香港反送中運動大型遊行示威持續接近兩個月,未有緩和跡象。因應警方由星期一開始每日召開例行記者會公佈官方訊息,抗爭者亦由星期二開始召開首次民間記者會抗衡警方一言堂。抗爭者星期四召開第二次民間記者會,公佈警方近期的示威清場行動,涉嫌濫用武力的情況變本加厲,而且大肆搜捕示威者,包括市民、學生、記者、議員等人士都被拘捕,抗爭者批評警方製造白色恐怖。抗爭者否認他們搞”顏色革命”以及”背後有隱形大台”的指控,重申港府一日不回應民間5大訴求,示威行動都不會停止。

香港反送中運動抗爭者星期四(8月8日)召開第二次民間記者會,以”踐踏法治、警暴濫權、以謊言和子彈治港”為主題,公佈警方近期的示威清場行動,涉嫌濫用武力的情況變本加厲。

香港反送中運動抗爭者第二次民間記者會化名陳先生的發言人。(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反送中運動抗爭者第二次民間記者會化名陳先生的發言人。(美國之音湯惠芸)

化名陳先生的發言人在記者會上表示,在8月5日全香港三罷(罷工、罷市、罷課)7區集會中,警方無視和平集會不反對通知書,在和平集會的場地發射催淚彈,一日發射的催淚彈數量達800發,加上其他各式子彈,包括橡膠子彈、海綿彈等,發彈數量逼近過去兩個月的總和。

陳先生表示,警方8月4日在元朗天水圍的拘捕行動中,涉嫌踐踏女性示威者的尊嚴。

陳先生說:“8月4日警員在天水圍大舉圍捕集會人士期間,拉脫一名少女之下身衣物,蓄意令其”走光”,嚴重踐踏女性尊嚴,警方種種濫捕問題實在馨竹難書,而現時已有民間調查的中期報告詳細揭示情況,有勞傳媒朋友代為跟進報道,令市民認清事實真相。”

陳先生又批評,警方近期間始實行”熄燈清場行動”,認為手法令人心寒,包括8月5日的黃大仙清場行動,以及8月6日深水涉警署外的清場行動都有使用”熄燈清場”的手法,令現場的人群陷入荒亂,爭相逃跑、互相推撞,警方特別戰術小隊更於能見度極低的環境中驅趕人群及施放催淚彈,險釀成人踩人慘劇,亦令到記者難以在黑暗的環境中拍攝及監察警方的清場行動。

陳先生說:“我們對警方8月5日在黃大仙、8月6日在深水涉的熄燈清場行動,作出強烈譴責,促請警方盡快解釋有關清場手法,及停止以不合理武力進行清場。”

陳先生表示,7月21日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途人事件中,警方無視當時手持鐵通、木棍等武器的白衣人,認為這些白衣人”無攻擊性武器”,但是8月6日晚數名休班探員在深水涉,拘捕持有激光筆的浸會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就認定可以用作觀星的激光筆是”攻擊性武器”,顯示警方對”武器”的定義有雙重標準。

陳先生批評,警方在星期三(8月7日)的例行記者會,以在方仲賢身上搜出的鐳射筆示範可以在近距離照射報紙引致著火,他認為事件已經進入司法程序,警方這種前所未有的做法,可能破壞證物、涉嫌妨礙司法公正,企圖影響法庭判決,而且警方的示範亦與現實狀況不符。

陳先生又表示,近期警方濫捕任何在示威現場的人,包括街坊、記者、民選議員、社工以至救護人員,認為警方是藉濫捕製造白色恐怖。

陳先生說:“所謂示範亦只是警方企圖將激光指示器誇大為鐳射槍的把戲,而警方不斷迴避記者對藏有攻擊性武器定義的質疑,亦恐怕令一般市民、商戶之後都要生活在白色恐怖之中,或隨時誤墮法網、提心吊膽。”

陳先生表示,警方多次強調公眾知情權,因此安排在例行記者會上演示鐳射筆其中一個可能的效果,他呼籲警方回應網民要求,在之後的例行記者會上,安排人員示範在5米內接受海綿彈、布袋彈及橡膠子彈作射擊作測試,讓公眾了解警方多次重申,有關武器不足以致命的論斷。

因應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超過兩個月的大型遊行示威遍地開花,警民衝突愈演愈烈,中國港澳辦及中聯辦星期三在深圳,就香港當前局勢舉辦座談會。

港澳辦主任張曉明表示,當前香港面臨主權移交以來最嚴峻局面,最急逼和壓倒一切的任務是”止暴制亂”,恢復秩序。他又表示,如果香港局勢進一步惡化,出現香港政府不能控制的動亂,北京有足夠多的辦法、足夠強大的力量迅速平息各種動亂。

張曉明表示,修例事件已經變質,帶有明顯的”顏色革命”特徵,他認為香港局勢要出現轉機,不能靠向反對派妥協退讓,也不要指望北京會在原則問題上讓步,他又強調支持特首林鄭月娥、挺香港警隊是穩定香港局勢的關鍵。

身兼行政會議成員及立法會議員的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星期四在電台節目表示,反修例運動背後不可能”無大台”,她認為連串反修例示威活動背後是有”隱形、非常精密大佬”,當香港政府舉行聯合記者會時,這個”大佬”又可發起民間記者會,即時有數名黑衣人現身;而且更能夠善用telegram、連登討論區、AirDrop等渠道,發起連串示威。

葉劉淑儀形容,示威者背後的大台是”非常犀利_大佬”,不過未知身份為何,亦未知政府是否掌握相關資料。

出席抗爭者第二次民間記者會化名李小姐的發言人,回應記者有關北京官員指反送中運動變質為”顏色革命”,以及有行政會議成員質疑抗爭者背後有”隱形大佬”,李小姐否認反送中運動是”顏色革命”,並多次重申運動背後沒有大台,完全是不同的市民自發參與。

李小姐說:“整場運動裡面民間是絕對無大台,唯一的大台就是政府,在市民之間絕對無”隱形的大台”,只有”有形的暴政”而已,其實為何透過網絡世界可以組織到這麼多人,其實這件事情真的要靠政府去反思,為何一個政府”好好地”可以逼到這麼多人上街呢﹖亦希望香港政府可以理解一件事情,其實我們香港都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對於網絡應該有一點認識,甚至有一些公司現在都有做visual team,其實他們是不是都可以隨時開闊一下自己的眼界,不要再固步自封,將自己的眼界停留於過往,要靠人力、要靠大台才可以聚集民眾的一個年呢﹖”

香港反送中運動抗爭者第二次民間記者會化名李小姐的發言人。(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反送中運動抗爭者第二次民間記者會化名李小姐的發言人。(美國之音湯惠芸)

對於示威者抗爭的武力不斷升級,李小姐認為,主要是由於香港政府一直不願意回應民意,尤其是反送中運動的民間5大訴求。

李小姐說:“解鈴還需繫鈴人,一開始為甚麼我們這些市民、示威者需要去上街呢﹖因為100萬人遊行的時候,我們換來的是一個noted with thanks(注意到、感謝),200萬人遊行只是換得一個”暫緩”,甚至現在連”撤回”這個法律字眼都不肯講,話”壽終正寢”,其實話我們示威者武力不斷升級,是不是因為政府由始至終都不肯回應我們的訴求呢﹖一未close doors(關上門)、不肯回應,我們有甚麼方法令這個基本上應該是民主的政府聆聽市民的訴求呢﹖所以我們是市民,我們都想過一些和平、正常的日子,但是首先都要政府回應我們的訴求,我們才可以有路行下去的。”

港區中國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星期四在電台節目表示,可以在社會平靜後研究如何拆解民間五大訴求,他強調沒有人說過永遠不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陳先生回應記者提問表示,香港市民對特首林鄭月娥的信任度已跌至新低,反問為何還能信任反修例運動停止後,政府仍會回應訴求。他們強調5大訴求缺一不可,政府一日不回應5大訴求,反送中示威都不會停止。

反送中運動民間5大訴求,包括撤回俗稱”送中條例”的《逃犯條例》修訂;為多宗警民衝突以及元朗無差別毆打市民事件,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撤回所有暴動定性;釋放所有反送中運動被捕的人士;立即實行雙普選,並且堅持香港的核心價值,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據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方仲賢的代表律師表示,方仲賢星期四晚已獲警方無條件釋放,不再受警方監管,警方亦無落案起訴。他今晚會在醫繼續院休息,預料最快星期五(8月9日)召開記者會交代事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