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學者談鳳凰衛視高層調整及港台停播BBC 憂北京全方位接管香港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表示,最近鳳凰衛視高層人事大變動,以及公營廣播機構香港電台停播BBC國際頻道,反映對一國兩制及新聞自由響起極大警號。(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11 0:00

香港鳳凰衛視上星期三傳出管理層發生重大人事變動,有中共軍方背景的公司創辦人劉長樂及其家族已經完全退出公司管理團隊,據報道由中共背景的人士接任管理層職務,加上最近公營廣播機構香港電台,破天荒跟從中國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的通報,不再轉播”BBC國際頻道”及”BBC時事一週”,有香港學者分析,這些事件反映《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北京要全方位接管香港,企圖主導輿論配合官方政治決定,對香港一國兩制及新聞自由響起極大警號。

香港鳳凰衛視位於大埔工業村的總部外觀。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鳳凰衛視位於大埔工業村的總部外觀。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1980年代曾經加入中共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擔任軍事組記者的劉長樂,1996年3月在香港創辦鳳凰衛視,以全球華人為主要受眾,2008年在香港交易所主板上市,旗下經營網絡媒體業務的鳳凰新媒體,2011年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上市。

學者指鳳凰衛視事件反映北京全方位接管

據多家媒體報道,鳳凰衛視上星期三(2月10日)傳出管理層發生重大人事變動,創辦人劉長樂及其家族已經完全退出公司管理團隊。

據報道,接替董事長職務的是傳媒出身的上海社會科學院中共黨委書記徐威,長期擔任上海宣傳部門主管,曾任上海市政府新聞辦公室主任。接替行政總裁職位的是中國國家電視台央視的副台長孫玉勝。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鳳凰衛視今次出現管理層重大人事變動,以致外界多方揣測,他認為或多或少反映去年6月30日深夜《港區國安法》實施後,北京要全方位接管香港。

陳家洛說:不多不少,都很符合香港人很擔心的一個情況,就是北京在國安法(實施)之後,(北京)是要全方位接管香港,你見到不論是”兩辦”,即是港澳辦及中聯辦的”身位”愈來愈清晰,甚至乎是主導一系列事情的姿態的話,大家就會開始想一下,香港存在的媒體不論是資金上,或者是政治路線上是緊跟(北京)中央,還是傳統地相對較為站在香港這邊的本位,去處理新聞工作的媒體都好,都受到很大壓力的。

香港高度自治新聞自由響起極大警號

陳家洛表示,鳳凰衛視的背景實質上是中共官方傳媒,這次都要受到整頓,反映北京企圖主導香港的輿論,以配合官方的政治決定,他認為是對香港一國兩制、高度自治以及新聞自由響起極大警號。

陳家洛說:見到今次如果是一個整頓、或者整治的其中一個板塊的話,鳳凰衛視都給了一個很清晰的指標,讓我們看到就是在香港的官媒,都不能夠獨善其身,香港的官媒可能更加會被要求去擔當一個所謂”前鋒”的角色,想嘗試去主導輿論的風向,配合北京以及香港政府的政治決定,去影響、動員那個輿論都說不定,在這個大氣候底下,其實是對香港的一國兩制底下的所謂高度自治,尤其是傳媒傳統的、我們所嚮往的新聞自由這一邊來講,是響起一個極大的警號。

陳家洛表示,如果北京主導的政治壓力如此巨大,相信對香港的自由市場都會帶來很大的影響,甚至連選擇傳媒的自由都會愈來愈少,日後將會損害香港人的知情權。

陳家洛說:如果那個政治壓力是如此巨大,如果那個整頓是很大的一個幅度的話,我們很難再靠信所謂有自由市場去幫我們去處理了,因為自由市場是講供求的,即使香港市民有所求,希望見到多元媒體也好,如果供應方面是一直地受到打壓及收編的話,這樣供應就變得單一化,意識型態變得單一化的時候,其實是直接損害了我們(香港人)的知情權,以及公眾的利益。

習近平大外宣傳媒變政治鬥爭工具

陳家洛表示,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主政之下,傳媒都要”跟黨走”,只能夠”一言堂”,他認為習近平目前的”大外宣”是”走回頭路”的失敗之作,傳媒不但成為宣傳工具,甚至變成政治鬥爭的工具,用以處理中國國內嚴峻的矛盾及分歧。

陳家洛說:就是在講”大外宣”,在講由(北京)中央或者由中央抓得很緊的一種宣傳的技倆,所有的媒體都是它的宣傳工具,甚至不但是宣傳,現在在講政治鬥爭的工具,將所有可能是對於這個政權的負面消息都去抗拒、都去駁斥,然後去漂白,這樣只能夠當作出口轉內銷,可能對於那些所謂要鞏固民心,或者在中國大陸裡面那種的資訊,令到大家都要接受一言堂、一種訊息、一種結論、一種看法、一種分析,這樣來講它可能是在用這個方法,去處理很嚴峻的(中國)國內的一些矛盾及分歧。

陳家洛表示,習近平的”大外宣”可以說是典型的獨裁政權處理國內矛盾的手法,就是不斷轉移視線對外鬥爭,包括最近中國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禁播英國廣播公司(BBC)世界新聞頻道。

陳家洛說:很多時候獨裁政權都是這樣的,喜歡”搵交嗌”(引起爭吵),為甚麼呢﹖因為當它(國家)裡面可能有很多問題、很多矛盾處理不到的時候,另外一個很好的方法就是所謂轉移視線的方法,就是去”搵交嗌”(引起爭吵),所以中美的角力也好,或者中國同其他世界各地的媒體,不但是政府同政府之間的鬥爭,可能是政府鬥外國的傳播媒體,譬如BBC,亦都可能是中國政府去鬥外面的一些民間團體,這種的鬥爭無日無之,其實正正是在尋求鞏固自身政權,一種”續命”的一些方法。

香港電台緊跟中國禁播BBC國際頻道

BBC最近訪問曾被拘押的新疆維族婦女,講述在新疆”再教育營”中,受到系統性性侵的經歷,報道在國際間引發反響。英國、美國和澳大利亞政府都有正式表態。

中國國家廣播電視總局上星期五(2月12日)通報表示,BBC世界新聞台涉華報道有關內容,嚴重違反《廣播電視管理條例》、《境外衞星電視頻道落地管理辦法》等規定,不符合境外頻道在中國境內落地條件,當局決定不允許BBC世界新聞台繼續在中國境內廣播,對其新一年度落地申請不予受理。

香港公營廣播機構香港電台發言人隨即表示,根據中國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的通報,上星期五晚11時開始,不再轉播”BBC國際頻道”及”BBC時事一週”。

陳家洛指香港傳媒生態大陸化

對於香港電台今次破天荒緊跟”黨”或者北京中央的決定,在沒有交待任何原因及替代方案的情況下,即時禁播BBC國際頻道,陳家洛形容是令人”打冷震”,他認為香港不應該將自己的定位,與新聞自由更低的中國放在同一水準,這樣亦是不符合一國兩制,反映香港傳媒生態的大陸化。

陳家洛說:今日禁BBC,明日會禁甚麼呢﹖是不是以後就”跟黨走”呢﹖是不是港媒或者香港的傳媒要”姓黨”才可以生存下去呢﹖對香港人來講這個是一個損失來的,再加上不但是傳媒,大家都知道某一些的網站亦都受到一些攻擊、被封殺,而很多的官司、很多的案件亦都同言論的自由有關,一些譬如傑斯、前網台的一個主持,他的言論現在是被(警方)國安處去追究,所以這個是一系列的不是個別的事件了,BBC當然大家關注、緊張,但是這個似乎都是冰山一角,現在我們急速是傳媒生態的大陸化,由(北京)中央加上(香港)特區政府配合,去嘗試向這個方向走過去。

陳家洛表示,有些國家認為外國傳媒的報道對它們不公道或者失實,最好的回應方法應該是開誠佈公,他建議中國當局應該邀請BBC到新疆實地採訪,而不是採取禁播的手段。

陳家洛說:如果就著新疆的問題、就著很多的指控是覺得很不自在的,開誠佈公吧,你就將整件事攤開來去處理,邀請BBC重返新疆去採訪,給它自由採訪,如果有自信的、所謂制度自信也好,或者這個政治上,這個所謂新時代的自信都好,應該有這種自信,但是最慘現在問題是讓人覺得又自大又自卑、又不想被人罵,亦都很怕這些負面新聞,於是乎就是”禁”、去攻擊,透過攻擊去轉移視線,這些其實是”下下策”來的,我們絕對在香港來講,見得太多亦都覺得不可取,但是很遺憾、很失望地,現在這個政府就是用同樣的手法,去整治香港的傳媒。

學者憂先例一開封殺傳媒網站陸續有來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回應美國之音提問表示,香港電台禁播BBC的事件值得香港人警惕,他認為事態相當嚴重,但是社會上的反應卻當相冷淡。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鍾劍華表示,香港電台停播的”BBC時事一週”已經有幾十年歷史,他讀書的時代已經收聽,現在竟然停播,他對此感到失望,他又批評政府愈是加強對傳媒的管制,只會適得其反,亦不符合一國兩制的承諾,他擔心先例一開日後封殺傳媒及網站的情況會陸續有來。

鍾劍華說:近來我都不得不承認我是看少了傳統媒體,我連港台都看少了、聽少了,因為政府愈是加強對這個電台的管制,我對這個電台的興趣就愈少,亦都不只是我,個個都是這樣,而(BBC時事一週)這個節目每個星期日早上都會播的,但是突然間沒得聽了,我覺得這件事真的是很嚴重的事,即是香港我們講一國兩制,80年代初開始講一國兩制的時候,一國兩制承諾要保障的就是這些東西,現在擺明是拆開了。

港台節目製作人員工會上星期五表示,”BBC國際頻道”轉播自世界知名的公共廣播機構,亦是香港電台英文台其中一個最受歡迎的節目,在香港啟播至今43年,現在因為政策改變而停播,令人非常婉惜。

工會質疑,在一國兩制下,從沒聽聞香港必須跟隨中國國家廣電局的決定,港台作為一個在香港屹立93年的公共廣播機構,如何從專業角度判斷BBC的報道是”假新聞”而促成停播的決定,港台以至局方需要清楚解釋理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