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民調:香港人身份認同指數創3年新低 學者指或受國安法及移民潮影響


香港民意研究所12月22日公佈最新民意調查顯示,香港人身份認同指數下跌至79.5分,創3年以來新低紀錄。(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01 0:00

過去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及《港區國安法》影響,香港社會運動趨於平靜,一項最新民意調查顯示,香港人身份認同指數下跌至79.5分,創3年以來的新低紀錄。負責調查的學者分析,過去半年最重大的歷史事件影響香港人身份認同的變化,就是國安法的實施,令年輕人對前途感到沒有信心,產生移民的念頭。有大專學生表示,國安法實施後不會再走上街頭抗爭,但是會堅持不移民及保存香港人獨特的文化及身份認同,抗拒被中國同化是因為人生而自由,不想被控制思想。

前身是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香港民意研究所星期二(12月22日)召開記者會,公佈半年一度的香港市民身份認同民意調查。這次的調查日期是12月7至10日,以電話隨機抽樣訪問1,009名18歲以上操粵語的香港居民。

調查結果顯示,無論是按認同感、重要性抑或認同指數排名,香 港人身份仍然佔第一位,如果把有關數據訂定為”認同指數”,以100 分為滿分,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指數是79.5分,較半年前下跌3.6分;其後依次序是亞洲人的70.1分,較半年前下跌2.1分;世界公民的66.5分,較半年前下跌0.1分;中華民族一分子的60.7分,較半年前上升1.5分;中國人的54.9分,較半年前上升0.3分;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的49.3分,較半年前上升2.6分。

負責調查的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前助理教授鍾劍華回應美國之音提問表示,過去半年最重大的歷史事件影響香港人身份認同的變化,就是國安法的實施,令年輕人對前途感到沒有信心,產生移民的念頭。

鍾劍華表示,香港人身份認同指數是由80幾分的高位稍為下跌至79.5分,他認為在統計學上是很正常的現象,而中國人身份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身份認同的差異,由2008年開始調查至今的趨勢,差異一直收窄。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分析,過去半年最重大的歷史事件影響香港人身份認同的變化, 令年輕人對前途感到沒有信心。(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分析,過去半年最重大的歷史事件影響香港人身份認同的變化, 令年輕人對前途感到沒有信心。(美國之音湯惠芸)

鍾劍華又表示,2008年北京歷史性主辦奧運會,當時香港市民對中國人的身份認同稍高於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但是經過12年的轉變,香港人與中國人身份認同的差距拉開到接近25個百分點,由原本稍多認同中國人身份,至目前大部份市民認同香港人身份,他認為這個轉變值得當權者反思。

今年5月成立的學生組織賢學思政召集人王逸戰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國安法6月30日深夜實施之後,他們仍然堅持每星期擺街站,展示有關去年反送中運動的照片以及關注12港人等,他認為國安法實施之後不代表香港的抗爭沒有出路,最重要是香港人不要自劃紅線,不要自己卻步。

19歲的王逸戰表示,他小學五年級即是10歲左右才從四川移居香港,但是他的身份認同是香港人,他認為身份認同感無關血統及出生的地點。

學生組織賢學思政召集人王逸戰表示,國安法實施後,他們仍然堅持每星期擺街站。(美國之音湯惠芸)
學生組織賢學思政召集人王逸戰表示,國安法實施後,他們仍然堅持每星期擺街站。(美國之音湯惠芸)

王逸戰表示,中國每日150名新移民加上輸入專才來香港的計劃,另一方面,特首林鄭月娥在今年的施政報告提出,香港年輕人到中國大灣區工作的薪酬支助計劃,他認為是人口”洗牌”,赤化香港的計劃,香港人應該思考如何保留自身的文化及身份認同,而不是考慮移民。

19歲的大專學生Chole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國安法實施後不會再走上街頭抗爭,但是會堅持不移民及保存香港人獨特的文化及身份認同。

Chole表示,抗拒被中國同化是因為人生而自由,她不想被控制思想。

Chole又表示,她覺得今年的聖誕願望是不可能實現,至少希望香港好像以前一樣,不要有國安法。

14歲的中學三年級學生Harry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北京在香港實施港區國安法,以致港府即將在香港推行國安教育,他認為這些措施只可以限制香港人的人身自由,但是不可以控制香港人的思想自由,亦不會動搖他的香港人身份認同。

另一名星期二(12月22日)出席香港民意研究所記者會的大學副教授鍾偉強表示,今次調查結果值得注意的是,香港人和中國人的身份認同以往是一升一降的互補現象,但今次卻是一個例外,香港人身份認同下降之餘,中國人的身份認同卻未見上升,他認為要多做幾次調查才可以分析相關原因。

過去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及《港區國安法》影響,香港社會運動趨於平靜,一項最新民意調查顯示,香港人身份認同指數下跌至79.5分,創3年以來的新低紀錄。負責調查的學者分析,過去半年最重大的歷史事件影響香港人身份認同的變化,就是國安法的實施,令年輕人對前途感到沒有信心,產生移民的念頭。有大專學生表示,國安法實施後不會再走上街頭抗爭,但是會堅持不移民及保存香港人獨特的文化及身份認同,抗拒被中國同化是因為人生而自由,不想被控制思想。

前身是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香港民意研究所星期二(12月22日)召開記者會,公佈半年一度的香港市民身份認同民意調查。這次的調查日期是12月7至10日,以電話隨機抽樣訪問1,009名18歲以上操粵語的香港居民。

學者指國安法及移民潮影響港人身份認同

調查結果顯示,無論是按認同感、重要性抑或認同指數排名,香港人身份仍然佔第一位,如果把有關數據訂定為”認同指數”,以100 分為滿分,香港人的身份認同指數是79.5分,較半年前下跌3.6分;其後依次序是亞洲人的70.1分,較半年前下跌2.1分;世界公民的66.5分,較半年前下跌0.1分;中華民族一分子的60.7分,較半年前上升1.5分;中國人的54.9分,較半年前上升0.3分;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的49.3分,較半年前上升2.6分。

負責調查的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香港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前助理教授鍾劍華回應美國之音提問表示,過去半年最重大的歷史事件影響香港人身份認同的變化,就是國安法的實施,令年輕人對前途感到沒有信心,產生移民的念頭。

鍾劍華說:”如果你過去半年最重大的歷史事件就是國安法,而我們看到年輕人那個組群的認同感以及評分,對中國人的認同都是比較低的,我們日常的接觸都知道,多了很多”後生仔”、年輕一代,我講的年輕一代當然不是十幾歲那些,是十幾歲至到30幾歲那些,很多對於國安法的落實及實施是覺得扼殺了他們的未來,令他們沒得選擇,因而有移民念頭的人都相當之多,我覺得這個會是一個很關鍵的轉變,亦都不單只”後生仔”(年輕人)的,其實過去那半年想起要移民的人,移民台灣的數字、香港(今年)頭三季的數字,已經高過去年全年了,這個都反映到問題在哪裡,我自己估計就是一個相對的轉變,就是剛剛我所講的政治及國安法的問題。”

中國人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認同收窄

鍾劍華表示,香港人身份認同指數是由80幾分的高位稍為下跌至79.5分,他認為在統計學上是很正常的現象,而中國人身份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身份認同的差異,由2008年開始調查至今的趨勢,差異一直收窄。

鍾劍華說:”即是香港人的認同感下跌,它是一個很高位下跌,70幾分、80幾分這樣跌下來跌幾點,而就算中國人身份認同升了一點,都是一個比較低位彈一點點,所以在80分的高位跌一點的話,其實在統計學上都是很正常的,我會覺得即是很難避免的,這些高位就差不多不能再升的,在那個高位彈上彈落,這個第一個因素。第二我們再看另一組數據,就是中國人身份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身份這兩組的差異,你看到其實2008年以來的趨勢,逐步的差異是收窄的,由2008年還有10個百分點的差異,到現在只有5個百分點的差異而已,即是說現在似乎有一種趨勢,你認同你自己是中國人的話,就要認同你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這個身份了,這個亦是正如我所講,就是令到這些概念之間那種在人心中的排斥性是多了,這個亦是很清楚看到的。”

鍾劍華又表示,2008年北京歷史性第一次主辦奧運會,當時香港市民對中國人的身份認同稍高於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但是經過12年的轉變,香港人與中國人身份認同的差距拉開到接近25個百分點,由原本稍多認同中國人身份,至目前大部份市民認同香港人身份,他認為這個轉變值得當權者反思。

鍾劍華說:”看看今日或者對上一屆奧運會,中國隊輸球、中國女排也是輸球,竟然是網上一片興高采烈的,一片興高采烈的,為甚麼呢﹖這個我親身經歷的、我不提供答案了,我只是將我30多年來見到的轉變告訴大家,我覺得這個轉變很值得我們那些擁有政治話語權的人認真地思考的,你愈是要刻意將兩個概念造成互相排斥的話,得出來的結果是同它主觀的願望或者期望是背道而馳,這個就是在過去一段時間我們清楚看到的一個結果。”

學生組織籲港人不要自劃紅線

今年5月成立的學生組織賢學思政召集人王逸戰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國安法6月30日深夜實施之後,他們仍然堅持每星期擺街站,展示有關去年反送中運動的照片以及關注12港人等,他認為國安法實施之後不代表香港的抗爭沒有出路,最重要是香港人不要自劃紅線,不要自己卻步。

王逸戰說:”其實我覺得這條紅線真的愈來愈厲害,但是我們現在想的是如何在有限空間繼續生存,繼續傳承這個文化,同一時間都要想想我們如何去打破這條紅線,如果這條紅線一日存在的話,我們香港民族只會愈來愈退縮,我們必定會被人文化大清洗,但是現在就是想怎樣去做,你說怎樣去做,如果我想到有一個破局的方法,香港早就”重光”了,但是我們可以說每個人盡最大的可能,在我們有限的空間去盡我們最大的努力,去幫助這個香港民族,或者幫助香港這片土地,去守護我們香港吾土,例如我覺得你可以跟身邊的朋友多些聊天,或者多些聊聊我們時事,去了解多角度去思考,可能不一定是”黃”(支持反送中),或者你會知道每一件事好與壞,我知道有一個理性批判的思考能力,我們自然不會被一些外界因素影響了。”

身份認同感無關血統及出生地

19歲的王逸戰表示,他小學五年級即是10歲左右才從四川移居香港,至今在香港生活超過8年,他的身份認同是香港人,他認為身份認同感無關血統及出生的地點。

王逸戰說:”即是你一個身份認同感,或者民族的身份認同感,其實從不在乎於你的血統在哪裡,或者都不是你的出生地在哪裡,反而是你受一個怎樣的環境去影響,或者你覺得自己是那一類的人,你的價值觀去定決於你的民族,即是你的價值觀是同香港人相似的,你都會繼續去做一些正確的事情的,這樣我覺得不在乎在哪裡生活,我現在知道甚麼是獨立思考能力,我知道甚麼是正確、甚麼是正義,甚麼叫不公平、不公義,我會自己去分析、思考,所以才會選擇一條路,而不是去取決於我在哪裡出生。”

中共人口洗牌赤化香港更抗拒移民

王逸戰表示,中國每日150名新移民加上輸入專才來香港的計劃,另一方面,特首林鄭月娥在今年的施政報告提出,香港年輕人到中國大灣區工作的薪酬支助計劃,他認為是人口”洗牌”,赤化香港的計劃,香港人應該思考如何保留自身的文化及身份認同,而不是考慮移民。

王逸戰說:”除了專才輸入,其實每日都有150個(中國新移民),這個慢慢去赤化香港的一個過程,其實都知道香港如果即是我們這一輩人如果不覺醒的時候,或者現在香港人再不覺醒,我們慢慢就會溫水煮蛙,就會慢慢被赤化,變成一個中共當中、可能真正的一個城市,可能不能再保留香港我們的民族自己的習性,或者一些的習慣,可能文化都會被人文化入侵,可能沒有了香港民族的文化,而是只有中共那套洗腦的文化,就只識”愛國”,其實都擔心的,但是現在要想的是如何抵擋,而不是說我們擔心就去逃避或者離開,而是我們怎樣繼續在這片土地上繼續堅持做我們的事情,去做我們應該要做的事,去保留我們香港民族我們自己的文化,去傳承下去。”

大專生堅持港人身份認同拒被控制思想

19歲的大專學生Chole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國安法實施後不會再走上街頭抗爭,但是會堅持不移民及保存香港人獨特的文化及身份認同。

Chole說:”如果自己有下一代就堅持教她講廣東話那些,不要講普通話,現在的小朋友都不懂講廣東話,就是這樣,你可以做的其實都只有這樣,你都鬥不過一個國家的。”

Chole表示,抗拒被中國同化是因為人生而自由,她不想被控制思想。

Chole說:”我想到自己如果以後我生存的地方是講普通話,我會很想”死”啊,不希望這樣,人生下來就是自由的,為甚麼一個國家要控制著人民的思想呢﹖這件事情我接受不到。”

Chole又表示,她覺得今年的聖誕願望是不可能實現,至少希望香港好像以前一樣,不要有國安法。

Chole說:”我覺得我的願望是不可能的,就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至少好像以前那樣,不要有國安法吧,不過,這個是不可能的。”

中學生指不會受國民教育控制思想

14歲的中學三年級學生Harry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北京在香港實施港區國安法,以致港府即將在香港推行國安教育,他認為這些措施只可以限制香港人的人身自由,但是不可以控制香港人的思想自由,亦不會動搖他的香港人身份認同。

14歲的中學三年級學生Harry表示,北京在香港實施港區國安法,但是不可以控制香港人的思想自由,亦不會動搖他的香港人身份認同。 (美國之音湯惠芸)
14歲的中學三年級學生Harry表示,北京在香港實施港區國安法,但是不可以控制香港人的思想自由,亦不會動搖他的香港人身份認同。 (美國之音湯惠芸)

Harry說:”你可以去影響我身邊的人,但是你影響不到我的思想,你可以限制香港人的人身自由,身體的”身”、人身自由,但是你是限制不到香港人的這裡(腦袋),思想自由,我覺得就算有幾多的國民教育、國安教育,我覺得是影響不到我的信念、原則,是動搖不到我是香港人這個決心。”

另一名星期二(12月22日)出席香港民意研究所記者會的大學副教授鍾偉強表示,今次調查結果值得注意的是,香港人和中國人的身份認同以往是一升一降的互補現象,但今次卻是一個例外,香港人身份認同下降之餘,中國人的身份認同卻未見上升,他認為要多做幾次調查才可以分析相關原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