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網民集會紀念元朗7-21事件半週年 有傷者入稟控告警務處處長


元朗7-21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半週年,數百市民在事發地點之一,元朗西鐵站參與集會,要求當局徹查事件真相。(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4:40 0:00

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超過7個月,星期一是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半週年,有網民在事發地點之一、元朗西鐵站發起集會,要求當局徹查事件真相。亦有8名7-21事件的傷者,星期一入稟控告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指控警方在事件中沒有履行職責保護市民,就事件導致多名無辜市民受傷,需要承擔賠償責任。有立法會議員表示,7-21事件是香港歷史的分水嶺,事件後香港人不再信任警隊,而警黑勾結的嫌疑亦揮之不去,希望透過傷者入稟法院,還原事件真相,以及還傷者一個公道。

主持人:民主黨立法會議員尹兆堅及林卓廷星期一召開記者會,公佈一段從未曝光的7-21事件短片,如何反駁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較早前接受電視台專訪時,對7-21事件起因的說法﹖

記者:今日是元朗7-21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半週年年,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和尹兆堅,與3名7-21事件傷者在立法會召開記者會。針對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較早前接受電視台專訪表示,元朗7-21事件是有人帶示威者到元朗牽引,民主黨在記者會上首次公開一段由巿民拍攝提供給他們的片段,反駁江永祥的說法。

尹兆堅表示,片段顯示元朗站內的白衣人以木棍等武器襲擊市民,早於7-21當晚10時41分已開始,有市民受傷頭破血流,但林卓廷在10時45分才到場,根本並非江永祥所講是有人帶示威者到元朗站引致襲擊事件,他呼籲江永祥盡快向事件的所有受害人道歉,以及收回有關言論。

元朗7-21事件傷者之一、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在記者會上表示,事件中共有8名傷者星期一向法院入稟民事訴訟,控告警務處處長鄧炳強,指控警方在事件中沒有履行職責保護市民,就事件導致多名無辜市民受傷,需要承擔賠償責任,並希望透過是次入稟,可以還原事件的真相,以及追查警方在事件中的部署和責任,期望法庭可以彰顯公義,還傷者一個公道。

林卓廷表示,8名傷者共索償約270萬港元(約35萬美元),他感謝”6.12人道支援基金”的支持,以及無懼惡勢力挺身作證的證人。

林卓廷批評,7-21當晚警方一早收到情報,居然蓄意縱容黑幫無差別襲擊市民,”無預防、無阻止、無拘捕”,違背《警隊條例》第十條”警隊的責任”,包括維持治安、防止刑事罪及犯法行為的發生和偵查刑事罪及犯法行為、防止損害生命及損毁財產、拘捕一切可合法拘捕又有足夠理由予以拘捕的人,以及普通法警察履行保護市民的責任。

林卓廷表示,案件至今半年只有7人被檢控,令人強烈質疑警方只拘捕少部分”蝦兵蟹將”當”交差”,卻放生主謀。

林卓廷又表示,7-21事件是香港歷史的分水嶺,事件後香港人不再相信警隊,警黑勾結的嫌疑揮之不去。​

主持人:7-21事件傷者林女士出席記者會,講述事件對她造成怎樣的影響﹖

記者:有份入稟控告警務處處長鄧炳強的林女士在記者會上表示,7-21事件至今半年,她仍未走出陰霾,憶起當日的事件時她不禁落淚。林女士表示,當晚她參加7-21港島遊行後,搭地鐵回到元朗西鐵站時,車門一打開,有很多年青人衝入車廂表示,好多黑社會在樓下打人,在好奇心驅使下她到該處查看,但行到樓梯時,看到很多拿着木棍及藤條的白衣人追打市民,自己驚慌下即時跑回頭,但在樓梯跌倒,引致後腳發炎,原本行動自如的她,膝蓋亦動了手術,現時要以輪椅代步,更患上創傷後遺症,需要看心理科及服用精神科藥物,晚上未能入睡。

主持人:另一位7-21事件傷者蘇先生對警方調查7-21事件的處理手法有何不滿﹖

記者:7-21當晚在元朗雞地遇襲的休班廚師蘇先生自行聘請律師入稟,他在記者會上表示,當日他的背部被白衣人用籐條打到遍體鱗傷,而傷勢已經復原,他認為警方指7-21事件的起因是有人帶示威者到元朗站牽引,是非常荒謬的說法,因為他當日遇襲時,早於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到達元朗,而且事發前他不認識林卓廷。

蘇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最近警方經常高調召開記者會表示,堵破多個涉及爆炸品、槍械等”團夥”,但是7-21事件至今半年,只是檢控7人,而且他報案半年後,警方仍未聯絡他到警署認人,質疑警方沒有盡力徹查事件。

不過,蘇先生表示,無論警方如何處理,都無可能淡化7-21事件,他認同這次事件是香港歷史的分水嶺。

主持人:請你回顧7-21事件的經過。

記者:元朗7-21事件又稱為”元朗恐襲”,當日是反送中運動持續超過1個月,港島區有民間人權陣線發起的”獨立調查、捍衛法治、守護真相、重申五大訴求遊行”,當晚大批穿著白衫、手繫紅繩疑似有鄉事及黑社會背景的人士,在雞地及港鐵元朗站手持籐條、木棍、鐵通等武器,無差別襲擊途人和列車乘客,多人血流披面,有女性指被襲擊時遭到非禮,穿著制服的消防處救護員為傷者急救時也遭到白衣人襲擊,。事件至少有45人受傷,當中包括孕婦,有1人危殆,5人重傷。

警方在市民報案後未有即時到場制止白衣人襲擊,在事發後又聲稱沒見到有白衫人集結的南邊圍村有人手持武器,當晚入村調查時亦沒有人被拘捕。警方被批評對鄉事及黑社會勢力發動襲擊是早已知情及故意縱容,更有社會輿論指事件涉及”警黑勾結”,事發半年後仍然只有30多人被拘捕、7人被起訴。

元朗7-21事件發生前,香港中聯辦新界工作部部長李薊貽曾在7月11日於公開場合中談到反送中運動,他主動希望”愛國愛港”的元朗村民不要讓”暴徒”進來元朗”生事”,進來就一定要”趕他們走”,有關言論被質疑是煽動或動員元朗7-21恐襲事件。針對襲擊事件,有香港傳媒評論認為,利用惡棍恐嚇平民是不少威權政府的慣用技倆。

7-21遊行主辦單位民間人權陣線以及香港社會各界人士都認為,穿著白色上衣並持有武器的施襲者,是有預謀在鐵路系統針對平民無差別地襲擊,企圖令市民產生恐慌,所以事件可定義為恐怖襲擊;由於中聯辦官員出席鄉議局聚會時,曾表態要”鄉事勢力驅趕反送中示威者”,有鄉事背景的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被拍攝到在事發當晚曾與襲擊者會面,而且與疑似襲擊者握手鼓勵,而警方在襲擊發生的前後都被拍攝到疑似與襲擊者進行交流和合作,在襲擊期間也沒有採取有效的行動制止襲擊者,因此事件被指涉及官方支持的國家恐怖主義。

有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認為,元朗7-21襲擊是政府企圖利用黑社會發動襲擊以便部署戒嚴以及宵禁,以達致打壓當時持續一個多月的反送中示威浪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