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法律界3千人黑衣遊行 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


香港法律界2019年6月6日黑衣靜默遊行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41 0:00

香港各界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行動進入白熱化,公民黨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聯同30位法律界選舉委員,星期四(6月6日)傍晚發起黑衣靜默遊行,由香港終審法院遊行至政府總部公民廣場外靜默3分鐘,表達反對港府推動《逃犯條例》修訂。郭榮鏗估計約有3千人參與,是主權移交以來最多法律界人士參與的一次黑衣靜默遊行,反映《逃犯條例》修訂對香港法治以及一國兩制的破壞非常嚴重,要求港府撤回修例。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香港法律界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黑衣靜默遊行,最新情況如何﹖估計有多少人參與﹖

記者:遊行6月6日下午6時左右正式開始,由中環終審法院對開的皇后像廣場出發,途經遮打道行人隧道、龍和道、耀星街、北龍和道、添馬公園、立法會外、立法會道以及政府總部公民廣場外。遊行隊伍在政府總部公民廣場外進行3分鐘靜默,以抗議政府修改逃犯條例。

發起遊行的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估計,今日有2,500至3千人參與遊行,是主權移交以來最多法律界人士參與的一次黑衣靜默遊行,反映《逃犯條例》修訂對香港法治以及一國兩制的破壞非常嚴重,要求港府撤回修例。而警方估計高峰期約有880人參與遊行。

郭榮鏗強調,法律界的默站不是向政府低頭,由終審法院開始遊行,也是為法院及法官發聲,因為港府以法院把關為籍口,將疑犯送去中國受審,其實法院沒有把關能力檢視中國的法庭有沒有公平審訊。

主持人:這一次香港法律界黑衣靜默遊行主要的訴求是甚麼﹖為甚麼是香港主權移交以來最多人參與﹖

記者:發起遊行的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表示,遊行的訴求是要求港府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亦希望香港人見到這麼多法律界人士團結參與這次遊行,會更踴躍參與民陣下星期日(6月6日)發起的”反送中”大遊行。

香港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帶領黑衣靜默遊行反《逃犯條例》修訂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帶領黑衣靜默遊行反《逃犯條例》修訂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郭榮鏗表示,過去4次法律界的黑衣靜默遊行,主要是反對中國人大釋法以及《一國兩制白皮書》,而這次有最多人參與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黑衣靜默遊行,反映法律界認為,修訂一旦通過,會對香港的法治及一國兩制帶來不可逆轉、長期的負面影響及衝擊,他形容修例比《基本法》23條更凶狠。

郭榮鏗說:我們法律界今次行出來(遊行)是想告訴香港人,我們知道這件事,我們明白如果你(港府)將來送人去(中國)內地受審,那些人是不會獲得公平審訊、不會有人權保障,法庭是不可以把關的,這個是很清楚的。為甚麼我們要由這個(終審)法院開始行,就是我們亦要為法院、司法界發聲,就是我們明白上到庭,法官無權力去審視一個人去到(中國)內地,是否會有公平審訊。政府是選擇性地沒有給予法庭這個權力。所以(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一直都是誤導市民,都是”講大話”(說謊),而大家見到他在保安事務委員會,我問了他8次,究竟(中國)內地有沒有司法獨立,他都不敢親口講,這個證明他是心虛、虛怯,他知道香港人是明白的。所以今次法律界很清楚地出來,要向李家超、(特首)林鄭月娥講清楚。

主持人:很多香港法律界知名人士參與這次遊行。法律界選委查錫我認為,香港人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主要原因是甚麼﹖

記者:查錫我接受傳媒訪問表示,參與今日的黑衣靜默遊行是為香港的下一代走出來,他認為香港人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主要原因是不相信中國大陸的法治制度,因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都表明,中國沒有司法獨立。

查錫我說:因為習近平主席講得很清楚,中國是不會有行司法獨立,中國是反對司法獨立,如果習近平都反對司法獨立,李局長(保安局局長)怎樣去推動這個《逃犯條例》(修訂)﹖你說它(中國)司法獨立,習近平講得很清楚,中國是不會行三權分立,所以無司法獨立這回事,中國到今日為止,都是共產黨領導,中國的法院都是由政法委去領導,政法委就是共產黨黨員,即是說審案是由黨員去領導審訊,不是由專業審案,怎可以對它(中國的司法)有信心。

香港法律界選委查錫我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法律界選委查錫我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查錫我呼籲更多香港人參與6月9日民陣的”反送中”大遊行,他認為人數是重要的,他不相信如果有50萬人、100萬人上街,港府及北京會不重視。

主持人:前立法會法律界議員吳靄儀參與這次黑衣靜默遊行的主要原因是甚麼﹖

記者:吳靄儀接受傳媒訪問表示,參與遊行是反對《逃犯條例》修訂,她認為修例一旦通過,是向全世界表明香港沒有高度自治,整個立法程序是由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操控,而且倉促修例,繞過法案委員會直上大會二讀,破壞立法會一貫的立法程序,她認為就算立法會通過,條例的認受性也會受到質疑,影響香港的國際地位。

香港立法會前法律界議員吳靄儀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立法會前法律界議員吳靄儀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吳靄儀說:通過甚麼法律、不通過甚麼法律,你(香港)每樣事情其實是中聯辦在背後掌管香港的機關,你叫外國怎樣會再對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有任何的信心呢﹖所以這一招是打擊香港打擊得非常沉重的,不只是講自由、民主、人權,而是對經濟地位、營商環境,對香港是不是能夠視為一個分開的、獨立對待的區域,都根本是出現了問題,這個真的一經打擊之後,這一次就算這條例以後你不用,你都會對全世界發出很大的警號,這個對香港是很沉重的打擊。

主持人:香港律師會星期三(65)黑衣遊行前夕發表聲明反對港府修例,聲明主要內容是甚麼﹖

記者:香港律師會在遊行前夕發聲明反對修例,認為香港特首由北京委任,不是由普選產生,對日後被北京要求移交到中國受審的人士缺乏保障,聲明促請港府擱置修例,作廣泛諮詢。

香港政府以一宗台灣殺人案強推《逃犯條例》修訂,但律師會認為,港府大可以修訂香港法例第461章《刑事司法管轄權條例》,將謀殺和誤殺納入,到時香港法庭可以有域外司法權審理台灣殺人案。

律師會認為,即使今次立法真的有需要,但也沒有任何具說服力的原因,解釋港府為何要如此趕急立法,因今次修例有長遠和重要影響,應先全面檢討現時引渡安排,廣泛諮詢持份者和社會各界,律師會認為”嚴格來說,香港政府不應倉卒立法。”

香港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估計約3千人參與法律界黑衣靜默遊行,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估計約3千人參與法律界黑衣靜默遊行, 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律師會表示,為避免個案移交形式被濫用(avoid abuses),政府應該在修例加入多項保障。律師會舉例,現行香港法例下,法庭毋須進一步證據下已可接納支持引渡文件,任何反駁申請方指控的證據也不能被提出;律師會認為,疑犯應享有充分表達的權利,包括可以透過舉證,測試申請方證據的可信度。

香港政府早前接納商界的意見,刪除9項可移交的商業罪行類別,律師會表示,在沒有任何法律理據下,此舉不具說服力。律師會舉例,被剔除的”不誠實使用電腦”罪類,可以是國際盛行的罪行。

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形容,法律界對修例的態度清楚,他認為律師會是以法律條文”以法論法”,任何律師不論”左中右、紅藍綠”的立場,都認為修例有問題。

香港法律界遊行人士在政府總部外靜默3分鐘抗議《逃犯條例》修訂。(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法律界遊行人士在政府總部外靜默3分鐘抗議《逃犯條例》修訂。(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今次是香港主權移交以來第5次法律界黑衣靜默遊行,之前4次遊行的主要訴求是甚麼﹖

記者: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法律界曾經4度發起黑衣靜默遊行,分別針對中國人大釋法以及一國兩制白皮書。

首次黑衣靜默遊行在1999年舉行,當年上街反對港府及中國人大常委會就居港權案釋法;第二次在2005年發生,法律界抗議中國人大常委會就特首餘下任期釋法;2014年大約1,800名法律界人士再度站出來遊行,表達對中國人大公佈《一國兩制白皮書》損害香港司法獨立的不滿。

對上一次香港法律界黑衣靜默遊行在2016年11月,當時抗議人大常委搶閘於法庭就立法會議員宣誓案判決前主動釋法,衝擊香港司法獨立。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