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打《捌佰》放《蜘蛛俠》中宣部算的什麼帳?


一名顧客在北京某影院觀看《波西米亞狂想曲》的招貼廣告。(2019年3月27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43 0:00

許多國際媒體最近都報導了中國收緊電影審查反過來幫了好萊塢大片忙的故事 - 7月初《蜘蛛俠-英雄遠征》(Spiderman: Far From Home)在中國開映首個週末,票房將近一億美元,遠超預期。

美國媒體分析,其主要原因是本可跟《蜘蛛俠》一拼票房高低的中國大片《捌佰》被中共宣傳部槍斃,不僅從上海國際電影節而且從暑期檔電影公映安排上撤下。

“這就給了好萊塢大片一個機會。”南加州大學政治學教授駱思典(Stanley Rosen)告訴美國之音,“當你把自己的大片撤下後,唯一留下的就是好萊塢大片了。”

今年至少三部中國電影從暑期檔電影公映安排中撤下:除《捌佰》,還有《刀背藏身》和《少年的你》。前兩部均反映國民黨軍隊抗日曆史,後一部是青春愛情犯罪片。

彭博新聞(Bloomberg News)的報導提到,今年2月到4月共有三部參加柏林和戛納影展的中國電影以“技術原因”撤展,其中包括張藝謀的文革故事片《一秒》2月從柏林電影節退展。

《好萊塢報導》(The Hollywood Reporter)7月16日的一篇報導說,中國當局的內容審查使中國電影票房市場更加惡化。報導說:“中國電影市場正在經歷十多年來最大的跌落,但是北京的電影監管人員明確表示,他們另有當務之急。”

習近平控制已不可理喻

南加州大學美中學院院長杜克雷(Clayton Dube)對美國之音說,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統治下,控制已經嚴厲到不可理喻的地步。“他正在贏公共輿論戰,並鞏固對媒體、電影電視業的控制,將其置於黨的直接領導之下。其次,中共認為現在是最敏感時刻,經濟放緩、貿易戰、一系列紀念日,五四100週年,六四鎮壓30週年,最重要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70週年。控制已經嚴厲到不可理喻的地步。通常來說,中國政府想要促進國產電影,但最近封殺了幾部國產片,這些國產片預期可以賺很多錢。”

對電影內容的更嚴厲審查發生在去年中國電影審批權從國務院下屬的廣播電影電視部轉移到中共中央宣傳部之後。“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最近做出了一系列鞏固權力的舉措,其中包括將電影納入中共中央宣傳部的管理,”《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去年5月報導。

該報導的題目是《中宣部接管電影審查令好萊塢憂心忡忡》,不過一年之後,形勢恰恰相反,好萊塢似乎從中宣部對國內電影審查中獲得了巨大好處。

過去,中國有在暑期檔電影只放國片不放外片的不成文規定,被稱為“國產電影保護季”。中宣部直接接管了電影審批大權後,改變了過去的做法,讓《蜘蛛俠》大舉進入中國院線放映,而好萊塢也抓住了這一難的機會,讓《蜘蛛俠》在中國的公映時間比在北美地區足足早了四天。

堅決抵制西方意識形態滲透是習近平嚴控中國社會的重要方面,允許好萊塢大片在中國夏季電影市場賺得不亦樂乎,是因為好萊塢大片不再具有西方意識形態特徵了,還是北京當局另有考量?中宣部的帳究竟是怎麼算的?

兩害相權取其輕

“兩害相權取其輕”,南加大政治學教授駱思典對此作出了回答。“放行像《蜘蛛俠》這樣確實是非政治性的、而且根本不會影響中國政治的電影,封殺與中共歷史不一致的、展現中國1930年代的中國電影。你必須在矛盾中根據'兩害相權取其輕' 作決定,那就是取好萊塢大片了。”

《霧鎖中國——中國大陸控制媒體策略大揭秘》作者、中國經濟社會學者何清漣則認為,其實好萊塢一直跟中國合作良好,這跟其政治傾向有關,“由於好萊塢是左派當家,所以它骨子裡跟共產黨並不是特別矛盾,我認為好萊塢的好多東西中國並不是特別反對,尤其是目前在反對特朗普方面,好萊塢幾乎是反特朗普的先鋒,那在這方面中共也是需要的。所以這個帳不是算經濟帳,而是要算政治賬。”

好萊塢的目標就是賺錢

但南加大美中學院院長杜克雷認為,這跟特朗普沒有什麼大關係,好萊塢的目標就是要賺錢,為此他們會考慮中國的政治考慮,通過各種方式讓好萊塢大片能順利進入中國市場。

他說: “多數好萊塢大片沒有挑戰或明確挑戰中共意識形態的政治內容,它們主要是吸引觀眾,尤其是年輕觀眾。所以一般大製片公司不會製作嚴肅的政治電影,這樣的電影不會被期待到中國去發行,因為好萊塢只能在中國發行數量很少的電影(現在每年為34部),他們知道這一點,他們會把預算最貴、受眾最廣的電影留給這些配額。”

杜克雷認為,好萊塢的大多數是批評特朗普政府的,“但不是因為這個原因中國讓好萊塢的電影進去,他們允許好萊塢電影進去是因為他們希望中國電影院有人去看。很多中國電影院債務纏身,他們需要錢還債;中國經濟在放緩,政府仍希望鼓勵消費。”

中宣部的政治賬是曲裡拐彎的

但對北京“大外宣”多有研究的何清漣認為,“如果廣電部審查還會專業化一點,如果是中宣部審查那是會稀奇古怪,經常會有一些只有他們自己才會明白的政治考量。”

何清漣說,中宣部算的政治賬是“曲裡拐彎的”,而“目前美中進行貿易戰,特朗普的反對者大概都是抱著一種敵人的敵人就是我的朋友的想法,至少中共很容易陷入這種想法。” 她補充道:“中美關係成了這個樣子,反特朗普又成了中共的集結號。”

暑期是中國電影市場一年中的黃金票房之一,“往年暑期檔電影,未必好,但是一定火。可惜,今年的暑期檔電影只能送一首涼涼。”《天天快報》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