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分析指北京摸底後勸退梁振英棄選

  • 美國之音

香港特首梁振英

北京 -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梁振英星期五突然宣布因家庭原因不再尋求連任之後,香港分析人士披露,北京最近對下屆香港特首的選情做過摸底評估,結果發現梁振英勝選可能無望, 即使選票勉強過半也會票數低得難看,因而決定臨陣換將,要他放棄競選連任。評論認為,很可能這才是這位民意支持率低迷的特首棄選的主因,儘管他矢口否認。

香港12月11日舉行特首選舉委員會的選舉,這次選舉產生1200名選舉委員,下屆特首將在明年三月由全體選委投票選出。在選委會選舉日兩天前,香港特首梁振英對媒体宣佈:“我不會尋求在下次選舉中競選特首,原因是我在未來日子必須照顧家人。”

香港傳媒報導,梁振英一天前曾到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探視已經住院一個多月的25歲女兒梁齊昕,其病因未向外界透露。香港明報說,梁振英說的家庭問題,不知與正在住院的女兒是否有關。

香港的一些分析人士認為,雖然梁振英所說的家庭需要照顧可能是其放棄爭取連任的一個原因,但這並非主要原因。有分析指出,真正的原因是北京中央對這位民意支持率過低的特首能否贏得選委會的過半數選票失去信心,因而亮起紅燈,要他棄選。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對美國之音表示,他相信梁振英突然宣佈棄選是北京中央方面決定臨陣換將。

呂秉權說﹕“我自己的從北京方面來的消息說,梁振英在選委當中去拿票是非常困難。北京做過一個大規模的摸底,發覺在現有可以影響到的選委當中,他最終只拿到多少票,最終他們得出的結果是601票是不能全保證。游說工作做得非常困難。而張德江5月訪港期間,又收到大量的對梁的小報告、告狀。在選舉不是有高票能夠連任的情況,還有連低票都不保的情況之下,所以北京作出棄選這個選項。”

同呂秉權一樣,香港時事評論員李怡也對梁振英突然宣佈棄選感到意外。李怡也認為,這個讓香港政界和輿論備感突然的決定可能不像梁振英所說的以家庭為重那樣簡單,而是北京的態度起了作用。

李怡說:“有點突然。因為之前好像都是說他要連任。然後他一直拖那麼久都不宣佈的原因就是,他的民望很低啦。如果一旦是參加連任(競選)的話,選委如果民主派佔了三百,反梁的(其他選委)也佔了三百以上的話,那他就沒有機會當選。當選也是票數低得很可憐。這種情形下面,是北京叫他停還是他自己停,不知道。反正就是 - 應該是大陸中共叫他停吧。因為你這樣子很難看嘛。”

一些評論人士表示,上次特首選舉中僅以689票低票當選的梁振英在香港主政四年半,由於在政治上緊跟中央加緊控制香港的號令,對香港社會上關於政改和“雙普選”等議題採取強硬路線,2014年“佔中”雨傘運動以來,香港的言論出版自由空間更趨緊縮,銅鑼灣書店事件凸顯香港的人身安全也無法保障,不僅催化了本土派的離心傾向,撕裂了香港社會,也大大削弱了梁振英每況愈下的民意基礎。

香港浸會大學的呂秉權指出,香港特首的任期是五年,如果只做一任,政策難以保持連續性。他表示,梁振英本來以為可以爭取連任,已經拉開架勢,志在必得,但是無奈遭到中央臨時叫停。

呂秉權繼續說:“他最近又拿著一張紙一支筆,去見不同的人士,準備為他的競選工程去熱身。但是,突然間他宣佈不競選連任,對他以往的表態和行動是一個非常突然的舉動。連左派一些大佬也覺得梁振英這次退出這個競選工程是受到中央的棄選,受到中央的所謂紅燈,所以他才有這種以家庭的理由宣布不爭取連任的。”

評論人士李怡表示,種種跡象顯示,梁振英棄選,非其所願,而是大勢所趨。

有報導說,梁振英宣佈棄選之前曾跟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會面。

北京的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在梁振英開完宣佈棄選的記者會後不久發表談話,對梁振英的決定深感惋惜,但表示尊重他個人決定。發言人說,在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香港社會政治穩定上,梁振英貢獻良多,並在發展經濟、改善民生和推動中港交流合作上,取得積極成效。港澳辦希望梁振英能做好餘下的工作,在香港和國家發展上繼續發揮作用。

香港專欄作家劉銳紹對端傳媒表示,梁振英也只不過是棋子而已。是不是用完即棄,就看日後他可否拿到利益了。

香港首任行政長官董建華在其第二任上以腳痛為由辭職後轉任全國政協副主席,進入國家領導人序列。

談到梁振英棄選對於香港的影響和意義時,評論人士李怡表示,表面上看是梁振英不再連任是順應了民意,但是中央牢牢控制香港政治的格局沒有改變。

李怡繼續說:“對多數人來說,覺得有點人心大快。就是覺得這麼多年的反對總算有一定的成果。但是從未來的角度來看,對香港原來的法治、公務員體制公正廉政這些價值觀不見得會有幫助。因為還是在中共的牢牢控制下面。已經造成的沉淪可能沒辦法拉回去了。所以,情況還不是樂觀的。”

香港時事評論員李怡表示,12月11日,香港只有20萬人有資格投票選舉選委會委員,他本人並無投票資格,而對於選委候選人提名和功能界別的劃分,北京仍在牢牢掌握控制權。

根據香港《基本法》,香港主權1997年回歸中國後,這個前英國殖民地的選舉制度應循序漸進走向普選。但由於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2015年8月為香港特區新一屆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再度設限,導致政改方案遭到香港立法會大比數否決,下屆只能沿用上屆選舉方法,特區行政長官由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投票選出,而不能以香港民主派爭取的普選方式產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