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打壓無異於文革2.0 香港公民社會面臨瓦解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在臉書上發佈解散的消息(網上截圖)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在臉書上發佈解散的消息(網上截圖)
打壓無異於文革2.0 香港公民社會面臨瓦解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58 0:00

港版國安法從去年7月生效至今,香港已有多個政治組織、工會及地區組織成為歷史。繼香港最大教師工會、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上周宣布解散後,成立接近二十年,組織過多場大型遊行集會的民間人權陣線也面臨同一命運。香港媒體報道,民陣週五(8月13日)開會後正式決定解散。與此同時,另一被北京視為眼中釘的工會組織香港記者協會也危機四伏。

2002年成立的民間人權陣線,過去一直主辦“七一”遊行,其中2003年五十萬人大遊行,成功迫使香港政府擱置“基本法”第23條立法。 2019年反修例風波期間,民陣也主辦了612、616等多場有百萬人參與的遊行。

隨著港版國安法落實,香港警方質疑民陣違反社團條例及國安法。今年3月,民主黨、公民黨、民協等民陣會員團體宣布,停止派代表參與民陣的會議及工作。

上週四(8月12日),香港警務處處長蕭澤頤接受親北京報紙“大公報”專訪時透露,警方會調查民陣是否違反國安法。

蕭澤頤說,民陣自2002年成立以來,一直沒有向政府或警方註冊,近年組織一系列大型非法遊行集會,部分可能涉嫌違反國安法,將會深入調查取證。

警方徹查民陣有否違國安法

蕭澤頤表示,警方一直有蒐集相關證據,隨時對違法組織依法採取行動, 雖然部分組織一些“有頭有臉”的人已因非法集結罪被囚,但不排除警方會繼續對一些主要骨幹成員進行調查檢控,又說這些人即使辭職,也不會抹掉犯法行為。

而根據香港親北京報刊文匯報週六(8月14日)的報道,民陣週五晚上開會後已正式決定解散。

除了民陣,近期承受巨大政治壓力的還有泛民主派工會組織職工會聯盟。星島日報網站上週三報道,香港警方國家安全處正在調查職工盟及其屬會,包括有否違反國安法和洗黑錢。

報道引述消息人士說,職工盟過去屢次涉嫌“收受資助、勾結外力、操控工會進行反中亂港活動”,在“反修例風暴期間更是猖狂,動員遊行罷工、甚至呼籲成立大量新工會,協助攬炒派爭取勞工界選委議席來奪權”。

香港職工盟執行委員鄧建華接受美國之音查詢時表示,他們正就職工盟的前景進行討論,目前不適宜詳細回應。

鄧建華說:“現在的情況是,它們(北京)在四方八面施壓。我們還需要進一步進行內部討論,未必適宜回應太多。目前的壓力相當沉重,希望大家體諒。”

記協被視為反中亂港攬抄派

而文匯報週五(8月13日)在報道裡,把香港記者協會形容為香港“攬抄派”反中亂港工會其中一員。

根據文匯報的說法,記協涉嫌在2019年反送中浪潮期間縱容黑暴假記者阻礙警方執法,大肆抹黑特區政府、警方及香港國安法,挑撥市民反政府、反中央,嚴重破壞業界形象。

文匯報綜合了多名香港政界人士的看法,記協的本質就是反政府政治組織,他們要求特區政府依法有效規管、整頓,並儘快修訂相關法例,讓法例與時並進,有效撥亂反正。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陳朗昇。 (陳朗昇臉書圖片)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陳朗昇。 (陳朗昇臉書圖片)

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香港記者協會主席陳朗昇表示,近年記協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的,也沒有違反港版國安法。

陳朗昇說:“我們長期以來關注的是香港新聞行業的福利和待遇,以及捍衛新聞自由。在疫情之前,我們會舉行集會和遊行,也會採取司法复核等法律手段,希望糾正行政機關針對新聞採訪犯下的錯誤。我們一直在法律框架下運作,也沒有呼籲新聞工作者參加任何政治活動。我自己認真審視過記協近年的工作。我們近年的行為完全是合法的。即使國安法的起訴門檻是如此的低。我也看不到記協有任何問題。”

目前外界最關心的是,成立超過半世紀的記協會否在政治壓力下瓦解。

陳朗昇說:“我們是一定不會解散的。這是我當選(記協主席)的時候對會員的承諾。香港一天還有記者,記協都會努力存在。我們暫時沒有計劃切斷我們和海外新聞工作者組織的關係。我們覺得香港還是開放的。”

但陳朗昇承認,香港公民社會已今非昔比。

陳朗昇說:“教協作為一個有九萬五千人,四、五億(港元)資產的團體工會,都在十多天之內在幾句指控之下就瓦解。蘋果日報作為有一千多名員工的上市公司,以及香港數一數二的傳媒機構,也因為國安法的指控在幾個星期內完全消失。我想,大家不能說香港還是跟以前一樣。我再次苦口婆心勸北京,這條路線是否適合香港?恐怕不是。”

國安法下公民社會迅速瓦解

香港的工會、民間組織以往在公民社會和地區發展扮演重要角色,不僅是政治議題,在勞工權益、民生教育、政策倡議等多個方面具有關鍵作用。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曾表示,港版國安法影響的只是一小撮人,但一年多過去,香港已有多個公民團體、工會成為歷史。

香港時評人桑普向美國之音表示,在北京眼裡,這些受到打壓的組織都有一個共同點。

香港時評人桑普。 (桑普提供)
香港時評人桑普。 (桑普提供)

桑普說:“它(北京)瞄準了香港好幾個公民團體:已經宣布解散的教協,支聯會,還有民陣,還有記者協會,還有職工盟,醫管局的員工陣線,還有香港大律師工會,這些都是它首要打擊的對象,而目的是要把那些有機會反對和批評共產黨的組織,粉碎於現在這個階段。”

他認為,從上世紀到現在,北京打壓反對聲音離不開一個方程式。

桑普說:“先發動輿論來攻擊,鬥臭你的名聲,然後讓你招架不住施以恐嚇,

就好像以前文革時代,把一張大字報先放出來,然後大家開始行動,鼓勵大家追擊和批鬥。如果你跪下來認錯的話,不是坦白從寬的,是會把你關進牛棚的。幾年前我們說‘亞文革’,其實已經不是‘亞文革’了,已經基本上是文革2.0。用升級版的文革結合現在的科技,還有大數據,來打擊所有異議人士。 ”

未來一年,香港的選舉委員會和立法會都會進行改選。桑普估計,北京下一波打壓的矛頭會指向民主派政黨。

桑普說:“那些基本行業的專業團體都可以被貼上標籤,之後被殲滅。中共就樹立起自己的一套團體出來成為代表,成為香港完全中國化的象徵。我認為,除了公民團體之外,等到立法會或選委會選舉提名期結束後,就會開始猛打這些政黨,因為現在共產黨是放一段時間,看這些政黨是否折腰,屈服參選。如果在立法會參選期屆滿前沒有參選,那就開始強棒出擊,打擊所有這些政黨。”

桑普對香港公民團體的前景感到悲觀。他說,在當前社會氣氛下,化整為零或是組織保存實力的出路。

桑普說:“化整為零的過程是非常痛苦的。譬如說,全港性的組織有沒有可能組織低調務實的,針對特定議題的關注小組。這是比較困難的。(上世紀)八十年代香港有很多壓力團體,當時他們施加壓力,港英政府會讓步,現在是不會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