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民主派陣營寄望地方選舉中大有斬獲


香港抗議者和警方星期天(11月17日)在理工大學外爆發激烈衝突。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37 0:00

過去5個多月來,香港數百萬人在各區遊行示威,要求進行民主改革。香港將在11月24日舉行區議會一般選舉,屆時港人將有機會以有限的方式用選票表達他們的政見。

如果選舉如期舉行,香港人將從18個選區選舉超過400名區議會議員。在愈演愈烈的反政府抗議浪潮下,這次選舉是公眾輿論的一個重要晴雨表。

地方性的議會議員實際上並沒有多麼大的權力,但是在香港現有的製度下,對香港未來如何選舉產生更有影響力的立法會和特首來說,這次選舉可能會有一些重大影響。

民主派陣營的很多人擔心,政府出於對選舉暴力的各種擔心,可能會推遲或取消投票。幾個星期來,幾名擁護民主的政治人物受到攻擊,包括日前在一個商店外衝突中被咬掉部分耳朵的東區區議會太古城選區議員趙家賢。親北京的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拉票期間被一名送花的男子刺傷。

一些親北京的聲音呼籲當局推遲選舉,直到秩序恢復之後。中國共產黨的機關報人民日報上星期發表社評,稱只有在當局“果斷止暴制亂”,恢復秩序後,才能夠舉行“公平選舉”。

選舉是否會如期舉行

但是在另一方面,香港各界紛紛要求政府如期舉行區議會投票。他們警告說,推遲投票只能會導致更多的公眾不滿。前香港皇家警隊刑事情報科總警司韋啟賢說,“取消投票會是個大錯。”

韋啟賢現在是SVA風險諮詢公司負責人。他承認,在投票期間,要把對立派系選民分開,是警方面臨的一個挑戰。不過,他說不能因此不舉行選舉。

韋啟賢說:“儘管可能會出現險象,但是我認為,最好還是確保選舉進行。因為,區議會選舉是香港民主的最重要的基石。”

香港元朗選區的候選人張秀賢是一位親民主派。他說,取消或者推遲投票可能會給“香港社會帶來災難”。元朗是個多元文化社區,以年輕的中產階層人口為主。

張秀賢對美國之音說:“這將會摧毀人民用現有製度解決問題的能力。支持和平的、非暴力抗議的人可能會演變成支持暴力抗議。”

最近幾個星期,香港的抗議已經升級,幾個小的強硬派抗議者團體摧毀公共基礎設施,破壞中國國家權力的象徵,與警方發生衝突。抗議者堅稱,這是對警察暴力和政府拒絕滿足他們的要求做出的適當回應。

香港的抗議始於今年6月,當時針對的是目前已經被特區政府撤回的“逃犯條例”的修例。根據這個修例,香港人可以被引渡到大陸受審。大部分香港人認為,“逃犯條例”是對“一國兩制”原則的最新侵蝕。

民調顯示,儘管發生抗議者的暴力事件,但是這場民主運動依然得到廣泛的公眾支持。與此同時,親北京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的支持率跌至大約20%的最低記錄。

選舉是否公正?

林鄭月娥承諾港府會盡力舉辦一場公平、公正和安全的選舉。不過,即使這次選舉如期舉行,人們仍質疑選舉是否會公正。

過去幾年中,香港當局在投票前或投票後取消了10名候選人的資格。當局指責他們違反法律,宣揚獨立或香港自決。

這次選舉,唯一的一名被禁止參選的候選人是知名的學生活動人士黃之鋒。當局指責黃之鋒主張“自決”。黃之鋒堅稱,他不支持香港獨立,僅僅主張香港在現有框架下民主自治。

活動人士和學者姚松炎說:“現有的製度非常不公平,但是我們仍然盡力告訴整個世界和香港政府,我們的確得到香港絕大多數人民的支持。”

2016年,姚松炎贏得立法會選舉的勝利,但是因為在宣示中加入有關民主和其他改革的話被取消資格。他仍然認為,這次議會選舉至關重要。

他說:“儘管這可能不會解決所有問題,(選舉)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平台,能讓政府官員認識到,公眾的意見他們必須要聽。”

選民多選擇多

在抗議活動中,香港選舉登記投票的人數劇增,尤其是年輕人。南華早報說,去年,近38萬6千人已經登記投票,這是2003年來登記選民最多的一次。

報導說,選民登記人數的劇增,主要是18-35歲選民登記人數的增加,這可能會對親民主派陣營有利。

這次選舉中,選民的選擇更多。過去的區議會選舉中,曾有超過60名親建制派的候選人未受到挑戰就贏得勝選。但是今年的情況不會是這樣,在幾乎每個選區,親建制派和親民主派的候選人將有競爭。

香港當地媒體報導,這次區議會選舉是親民主派陣營候選人最多的一次。

選舉重要性

區議會選舉重要性的原因可能尚未立即顯現出來,主要是部分因為香港複雜的、並不完全民主的選舉制度。

一方面,地方區議會沒有權力通過立法,主要是作為諮詢機構,在修路或建立學校等決策問題上提出建議。

但重要的一點是,區議會也幫助選擇更具影響力的香港立法機構“立法會”的成員,其中只有大約一半議員是直選的。

區議會議員在大約1200人組成的一個委員會中擁有117席。該委員會負責推選香港特首。

前香港立法會議員、知名的親民主派陣營成員劉慧卿說,“這是件大事。”她說:“由於憲法上的聯繫,區議會的重要性比其看上去的權力要大得多。”

選民態度

在香港中環最近舉行的一次擁護民主的集會上,很多抗議者說,他們計劃投票,但是在選舉是否會能產生真正的變化上,意見不一。

一位抗議者說,“我不感到興奮,我認為,選舉是我們表達看法的一個途徑,但是我懷疑結果會很好。”

另外一位抗議者說,她希望通過投票傳達一個信息。

她說:“政府需要傾聽民意。他們做錯很多事,因此我認為很多人會出來,在11月24日投票。”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