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人要什麼?“自決”還是“港獨”?


2019年8月23日,香港抗議者手牽手沿著維多利亞港組成人鏈"香港之路"。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3:48 0:00

香港市民8月23日自發舉行“香港之路”活動後,遭到中國官方媒體的批評,稱參與者露出了“港獨”的本相。但是,觀察人士說,把香港抗議活動指稱為“港獨”,中國官方在刻意歪曲。他們說,如果中共或是香港政府繼續無視民意,且打壓民意,恐怕“港獨”的聲音會越來越高。

《人民日報》:抗議者“露出'港獨'的本相”

中國官方媒體《人民日報》8月24日針對香港市民前一天舉行的“香港之路”發表社評說,“效仿具有鮮明政治意圖的歷史事件,用'人鏈'搞所謂的'香港之路' 。香港極端激進分子最終還是抵不過惡念的驅使,自行撕下了偽裝的面具,露出'港獨'本相”。

《人民日報》的社論還指出,世人皆知30年前的“波羅的海之路”是怎麼回事,後來,“台獨”分子也仿效,如今“香港之路”是什麼性質,不言自明。

評論說,一小撮“港獨分子衝到前台開始賣力表演,妄想裹挾全體市民滑向萬劫不復的深淵。評論最後還警告說,”築人鏈搞所謂'香港之路',無異於自掘墳墓!”

中國官方之前還指稱香港的抗議活動為“顏色革命”,甚至帶有“恐怖主義”的色彩。

“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沒有“港獨”

香港《明報》8月23日的報導援引“香港之路”發起人阿T的話說,“香港之路”不分派別,是展示港人團結,和平爭取民間“五大訴求”,也希望連接同樣追求民主與人權的人。

“五大訴求”指的是,從7月1日香港主權移交22週年當天,香港示威者包圍立法會大樓提出的“五大要求”,這五大要求中並沒有“港獨”的成分。

“五大訴求”包括:正式撤回《逃犯條例》的修訂、無條件釋放被拘捕的示威者、成立獨立委員會調查警民衝突、取消以“暴動”定性6月12日的警民衝突,以及盡快實現立法會和行政長官的普選,即“雙普選”。“五大訴求”成為之後的一系列抗議集會的要求。

不過,截至星期二(8月27日),最新消息說,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記者會上說,香港政府不是不回應抗議者的要求,而是不接受抗議者的要求。

程翔是香港的時事評論員,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林鄭以及北京的回應方式是“一錯再錯”,將抗議活動定義為“顏色革命”或是“港獨”,北京和港府只是不想承擔責任。

他說:“從北京的角度看,本來林鄭惹出這個禍來,北京應該的措施是讓她問責下台,但是,北京並沒有這麼做,反而用'顏色革命'來錯誤定性。用'顏色革命'來錯誤定性,從北京和林鄭的角度有什麼好處呢?第一,林鄭不需要去檢討,不需要為她的錯誤負責;第二,整個香港的建制派都不需要負責任,因為在林鄭犯這個大錯誤的過程中,建制派盲目撐她,以為立法會的票數佔多數,一定會通過,對所有反對意見置若罔聞,現在把它定性為'顏色革命',整個建制派的失職也不需要面對;第三,定性為'顏色革命',警察暴力執法得到合理化了。”

香港人要《基本法》的承諾

程翔說,香港人舉行“香港之路”活動只是希望北京政府還給香港人基本法所賦予他們的權利,並非要搞“港獨”。

他說:“其實很簡單,我們需要的其實是北京還給我們你在基本法裡面所答應的東西。你不要去歪曲基本法原來的立法精神,就這麼簡單而已。還我們你該給我們的東西。 “香港之路”,我們點燃手電來顯示我們的決心,並不是像《大公報》和《文匯報》所污衊的要獨立,你去問問,二十幾萬人手牽手,有多少人要獨立?沒有。我們要求要真正落實在基本法裡所承諾的東西, 僅此而已。”

根據1997年7月1日開始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第一條和第二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

程翔說,雖然香港基本法的文字沒有被改動,但是精神卻被中共一點一點地篡改。

香港主權移交以來,為了維護《基本法》不被侵蝕,香港人舉行了4次大規模的遊行示威活動。2003年,香港政府建議按《基本法》第23條規定,在香港製定與維護中國國家安全有關的法律,觸發50萬人遊行;2012年,香港人舉行一系列示威活動,反對中共干涉香港的中小學教育,引進國民教育;2014年,香港人為了爭取“真普選”,發動了79天的“佔中”運動,也稱“雨傘運動”。2019年反對修訂《逃犯條例》是第四次。

要自決權,並非要獨立

一直被中國媒體稱為港獨頭目之一的黃之鋒也告訴美國之音,他們並非在追求香港獨立。黃之鋒是2014年香港民眾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的代表人物,也是香港民主派政黨“香港眾志”的秘書長。

在被問道香港抗議者是否在發動“顏色革命”, 或者發動帶有“顏色革命”色彩的運動時,黃之鋒說,“我們只是在爭取自由選舉的根本權利。……那樣的指責很沒有意思。”

他告訴美國之音,他們要求的是“自決”,也就是香港人可以自由地決定自己的經濟和政治地位以及選舉香港領導人的權利,並非主張香港獨立。

黃之鋒在2015年9月的《時代》雜誌上發表的一篇題為“自決是解決香港問題的唯一出路”的文章中非常明確地解釋了“自決”的理念。

他寫道:“1984年的《中英聯合聲明》明確表示,在1997年中國恢復行使主權後,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中國共產黨在香港《基本法》,也就是小憲法中承諾,香港領導人,特首可以通過普選產生,這意味著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都市,以自由和開放為驕傲,可以是中國的一部分,但是根據'一國兩制'自己獨立運營。”

他說,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香港可以通過維持自己的核心價值--司法獨立和權力分離,以及實施普選來享受自己的權利,最後走向民主自治。

他說,他曾經以為隨著中國的崛起,中國領導人會越來越開放,會促成中國的民主,到2047年,也就是香港五十年不變結束的時候,讓中國趕上香港民主法治的步伐。但是現在意識到這只是一個幻想。在“一國兩制”的框架下爭取普選鬥爭失敗了,“一國兩制”只是在名義上存在而已。

黃之鋒還說,鑑於中英兩國政府都沒有承諾2047之後“一國兩制”是否不變,所以,現在香港人不僅應該爭取普選,而且也要為爭取香港自決的權利而鬥爭。他在文章中寫道,“我們應該通過公民投票,決定2047年我們自己的道路和政治地位,因為這樣我們民主運動的未來才可以存在。 如果香港可以在中國的主權之下行使民主自治,我們就沒有必要走向獨立。”

他說,“自治”才能保證香港有一個真正公眾同意的政府。不管2047後香港往哪個方向發展,這都能保護這個城市的自由和自治。

2014 “雨傘運動”後,香港“本土意識”更加強烈

不過,分析人士擔心,如果林鄭和北京繼續這樣一意孤行的話, 香港人的本土意識會愈加濃烈,逐漸抬頭的“港獨”的聲音有可能會變成現實。

有很多人認為,香港人對本土身份的認同在2014年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失敗後,得到了加強。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今年6月份的一項調查發現,在18歲至29歲的受訪者中,69.7%的人認為自己是“香港人”,是香港1997年回歸中國之後有記錄以來的最高,而自稱中國人的比率僅為0.3%,為1997年以來的最低。

香港時事評論員程翔說,香港人對中國的不認同應該是2008年之後,在2008年“北京奧運”和汶川地震時,香港人對中國的認同感達到歷史最高。

他說,香港人的離心力越來越大是因為香港人覺得很多的大事件並不是由香港人自己決定。

他說:“後來出了什麼問題呢?我們看到很多有關香港的重大發展東西都不是香港人自己決定的,都是無緣無故地給歸納到大陸的計劃經濟裡面,比如很多'大白象'工程,比如高鐵。”

程翔認為,高鐵工程無論從香港的經濟還是社會需求上來說,都不合算,這應該是為了滿足北京的大一統需要的政治工程。

他還說,香港人反對中共政權、對香港的本土身份認同應該來自香港歷史上與中共有關的三大事件,即1967年的香港左派暴動,“六七暴動”後,港英政府改善香港民生,積極營造香港身份,加強年輕人的香港歸屬感,並加緊了對中共的反宣傳。第二次是八九六四天安門事件,2014年的“雨傘運動”算是第三次。在這三次事件中,大批香港市民為了同一件事走上街頭。

“雨傘運動”沒有獲得港府或是北京的任何讓步,但是卻是香港年輕人的政治啟蒙運動,“雨傘運動”後的青年嘗試尋找香港民主運動發展的方向,有人轉趨激進、有人投身議會、有人提出“港獨”。

港獨”其實是“中國製造”

陳浩天是香港民族黨的召集人,香港民族黨是一個主張香港獨立的政黨,該黨成立於2016年,2018年被香港政府取締。

陳浩天2016年在接受法新社採訪時解釋了他從爭取“真普選”到“港獨”的心路歷程。

他說:“我參加了雨傘革命,要求民主和普選,但是我後來意識到我其實是向中國共產黨要求民主,但中共永遠也不會給我們民主,因此我就決定跟中共一刀兩斷,我要獨立,這就是我追求獨立的原因。”

雖然香港民族黨被取締,但是至今陳浩天臉書的首頁仍然有著大大的四個字: 香港獨立。

麥燕庭是香港資深媒體人。她6月份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直指,中共打壓搞出了“港獨”,如果北京政府和香港政府繼續一意孤行,打壓民意,港獨的聲音會越來越大。

她說:“他們(中共)把你批評它、不同意它的決定,就認為是民心沒有回歸,就加強管制和控制。中共對香港的干預是在2004年之後逐步加強的,然後在習近平的時候達到高峰。但是問題是,越高壓,越干預,香港人的反抗就越大,越不高興,就越對一國兩制不滿意。基本上,對於中國內地,先對它的司法制度、集權都不滿意的時候,怎麼可以要求香港人可以接受《逃犯條例》的修訂,這是不可能的。可以看見,如果中共政府以及香港政府再打壓民意的話,要求香港獨立的聲音應該會越來越大。所以港獨問題不是香港人搞出來的,是梁振英提出了,然後是中共的打壓搞出來的,其實從來都不是香港市民的選項。”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曾在微博發表評論文章說,香港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示威者叫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極端口號”,有“顏色革命”的味道,讓人想到“港獨”。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最早由香港本土派活動人士梁天琦提出。梁天琦長期主張香港獨立運動和本土自決。他認為香港是一個國家,香港人屬於同一個群體。梁天琦後來因為參與2016年的旺角發生的騷亂,被香港特別行政區高等法院以暴動罪判處6年有期徒刑。

中共:自決等同港獨

不過,在中共看來,無論是“自決”還是“港獨”,都是一個概念。

2018年2月23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香港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在參加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前回應相關問題時,表明“自決”違反基本法,是“港獨”的另一種表述,“都是一樣的,不管他說什麼,那隻是變換了用詞,本質是一樣的。”

2018年,香港民主黨派的香港眾志的周庭,就因為自決主張而被取消立法會補選的參選資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