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沒有“硝煙”,反送中抗議者動員“選票”


有抗議者當場登記為選民(美國之音記者申華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0:49 0:00

香港反《逃犯條例》修法街頭抗爭中,除圍攻、佔路、遊行等轟轟烈烈行動外,一開始就有不可忽視的另外一支力量,他們不停地在動員選民登記,拿起手中的選票武器。不過,評論說,香港的民主選舉不過只是個“半吊子”民主。

一張街頭反《逃犯條例》修法大遊行散發的傳單上印有:“自己香港自己救,緊握自己手上一票”。近來每次街頭遊行示威現場,都可見有宣傳站志願人員不斷提醒過往民眾,7月2號是選民登記的截止日期,如果未登記,請盡快登記。傳單上還說,這場選民動員行動的目的是:“一票不投賣港建制派”。

遊行隊伍中選民登記宣傳站(美國之音記者申華拍攝)
遊行隊伍中選民登記宣傳站(美國之音記者申華拍攝)

​何為香港建制派?資料顯示,建制派(英文:Pro-Beijing camp),又叫親北京陣營、親中派。這是一個分析香港政治派別的“簡單分類”,不過為香港傳媒和學者廣泛使用。與建制派相對應的是“泛民主派”。建制派和泛民主派的說法為香港傳媒、學者經常使用。

按照香港選舉計劃,2019年11月24日將進行區議會的選舉,2020年將進行立法會選舉。反《逃犯條例》修法的抗議者將“送中”惡法的出現,部分歸咎於親北京的建制派勢力,力爭用選票懲罰他們。

起底議會議員政治表現(美國之音記者申華拍攝)
起底議會議員政治表現(美國之音記者申華拍攝)

​蘋果日報說,甚至香港藝人何韻詩都出來呼籲:運用手中選票“成本最低”。他希望市民踴躍參加今年底的區議會選舉。

圍繞《逃犯條例》修法的這場立法之爭,政治之爭,變成普通香港民眾的自覺行動後,說起來也很樸實。

李小姐是設在立法會示威區一個選民登記宣傳站的“發言人”,她對美國之音說:“香港以前挺好的,很多人不想製造太多(麻煩),還有就是太辛苦了,不需要你這樣的付出,好好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讀好我們的書,做好自己的事情就OK了,但是我們發覺,我們生命和生活裡面不應該只是這個樣子。其實,這根本就是我們的權利和責任。”

李小姐說,她們的工作效果很好。宣傳站看板以及傳單上都印有下載表格的二維碼。數字技術手段,強化了這場不見“硝煙”陣地上的可觀戰績。除此之外,她們還提供格外服務,李小姐說:“昨天我們派發差不多一萬兩千多表格。接著很多朋友說,你們能不能幫忙一直送出去?如果他們相信我們,信任我們這個團隊,接著我們就可以幫他們做。這類表格我們總共收了三千粉,他們留給我們,拜託我們幫他們寄出去。昨晚一直幹到晚上11點多。現在已辦好,送到那邊(選舉中心)了。”

關於新選民的結構,李小姐談到香港的“首投族”和“老叟族”,她說:“年齡層非常廣,有的真的就是十八、十九歲。一個老伯伯62歲。這位老者說,他一直都覺得沒有這個責任,現在六十幾歲了,覺得必須要做了。我們的這個行動很想讓大家都知道我們本來的權利是什麼?讓大家自願去登記。拿回自己的權利,為自己發聲音。”

談到抗議現場的首投族,李小姐說:“我們都是平和的一般人,都是成熟的。外面很多人說,他們都是小孩,但是,我每次來到這邊都很感動,因為大家年紀真的很小,但是他們做的事情很成熟,還有他們互相都是幫忙的,非常好,我往往很感動。學生沒有罪,他們只是表達自己的意思或者想法,其實他們是我們的後一輩。我們都想他們的將來會好,香港是一個很可愛的地方,我們都希望他們好好留在這邊成長。”

蘋果日報援引嶺南大學公共管治研究部主任李彭廣的話說,經過兩三個星期的動員,可見市民對民主派的支持,因此主動登記為選民,希望在區議會選舉和立法會選舉中投票給民主派。

不過,說到香港選舉制度本身,有評論認為,香港目前的立法會經由“半吊子”民主選舉產生。70個議席當中只有一半透過地區直選產生,另一半由所謂的“功能組別”推選,議席大多由北京直接控制。立法會民主猶如“鳥籠民主”。至於政府推出的議案,則只需全體會議簡單半數以上即可通過。

香港地區直選當選的議員有些得票高達8萬多票,而有些小圈子功能組別產生的議員,連100票也不用便可當選,而兩者在立法會卻同樣享有一票的權利。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