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黃色經濟圈建構香港人對抗中共的軟手段


黃色經濟圈建構香港人對抗中共的軟手段.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02 0:00

經過半年多的香港抗爭運動,示威集會以外,香港市民把建立黃色經濟圈也當作爭取民主自由的重要策略,黃色經濟圈是指店鋪立場若傾向抗爭者的一方,會被視為黃絲店家(下稱:黃店),可獲市民優先光顧,同時會抵制支持警察及中共的商戶。由於黃店眾多,形成較大的群體,有市民認為在香港可建構黃色經濟圈,消費者、倡議平台、黃店互相影響,形成另類的抗爭力量。

獲黃店卷標的以食肆較多,不少黃店食肆因此大門外出現長隊。排隊當中有90後情侶Wilson 和Ming。

光顧黃店助凝聚思想

Wilson表示,黃店貼滿了許多支持抗爭的文宣,例如有連儂牆、抗爭主題海報,因此想多些支持及接觸這些文宣的發放地,這些文宣也是分辨店鋪立場的特徵,同時他也會杯葛表明支持警察的店鋪(俗稱藍店)。

Wilson女友Ming說,「我們是黃絲,在一間黃店消費自己會更開心,放心說話,毋須諸多製肘。 」她覺得黃店的形成,有助同路人聚集,發揮團結思想的作用。

即使不是用膳,他們日常生活也會以黃店優先消費,例如選擇超級市場,寧願走得稍遠一點都想選擇對抗爭者較友善的商家。

黃色經濟圈反映港人在乎自由

Wilson認為,即使抗爭落幕之後,也要堅持黃店優先消費,如果大家之後若無其事重回大陸吃喝玩樂,「那過去半年香港人的努力就白費了」。Ming也接著說,「黃色經濟圈的可行性,在乎香港人有多在乎自已的自由。 」

二人選擇黃店時,會看不同的網上平台,列出黃店藍店的名單,這類網上平台是黃色經濟圈的重要推手。

鈔票形同市場選票

其中一間是新時代消費地圖(NeoGuideHK),創辦人Plastic Flower是一名80後的網頁程序員。他說,在抗爭運動初期,聽到許多政商界人士發表反對抗爭者的言論, Plastic Flower把言論紀錄放上網,讓大家不要光顧那些人的店鋪(藍店)。

新時代消費地圖由6月開始創辦至今,不斷收集網民關於黃店和藍店的報料,Plastic Flower和團隊要花許多時間核實店舖的立場,例如查冊找出店東身份,再查看其個人facebook賬戶裡的言論,最後判定店舖是黃是藍。

黃色經濟圈改變了香港人的消費習慣,選擇店鋪不再只著重服務質量,Plastic Flower說,雖然現在示威衝突日子少了,但他認為大家仍有消費黃店的決心。

「你上街會有風險,但你去消費是零風險。 我們的鈔票就是市場上的選票。 利用消費塑造風氣,黃店必須去幫襯,藍店及紅店必須杯葛的風氣,形成風氣時變了無形壓力。 」他又說,有黃店生意受惠,可令到其他店鋪更勇於表態, 黃店就會增加,此外目前越來越多整理黃店和藍店名單的網上平台,吸納更多用戶,證明越來越多人認同黃色經濟圈。

期望黃色經濟圈減少對中國的倚賴

Plastic Flower因著經營新時代消費地圖,要搜尋連鎖店舖的背景,才知道香港許多店鋪背後是中國資本,透過龐大資本在香港經濟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猶如掐住香港的喉嚨,因此希望透過黃色經濟圈減少港人對中資的倚賴, 這是對抗資本不平衡的漫漫長路。

他指大家即使知道黃店未必是質素最好,但仍因立場去光顧,「使黃店賺多點錢,期望黃店同樣地不再只計較來貨成本及質素,可找到不是中國的生產商或批發商。 」

以立場區分消費體現自由

親中媒體連日炮轟黃色經濟圈,指抗爭者以此手段排除異己,香港大學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助理講師阮穎嫻反而認為,消費者以政治立場選擇店鋪,是自主選擇,「大家自主作出需求及選擇行為,反而體現到自由經濟,多過打擊。 」而且消費過程沒有區隔到其他商業活動及限制他人自由。

黃色經濟圈目前整體影響微

不過阮穎嫻認為,黃色經濟圈對香港整體經濟影響輕微,難減少對中國的倚賴,由於黃店多是零售飲食,但只佔香港經濟一小部份,當中酒店及飲食只佔香港GDP 3.4%。

加上香港的經濟總值許多來自對外的生意,包括金融、銀行、專業服務,裡面中國占的份額相當大,例如中資企業找香港的金融機構協助上市,「這是企業對企業(B2B)的生意,不是一般消費者容易影響到。 」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