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印尼在與中國的海洋爭端中為何處於主動地位?


2020年1月8日,印尼總統佐科(中)視察納吐納群島海軍官兵。

印度尼西亞這個月拒絕就一片海域主權問題跟中國進行談判。中國稱它擁有這片海域的使用權。但是,北京沒有像在涉及中國主權問題上對待馬來西亞、台灣和越南那樣的方式對印尼施壓。

印尼這個人口眾多的東南亞島國可以利用其國際影響力而冷淡中國,這種方式也間接地幫助了其它國家在350萬平方公里的南中國海抵禦中國的影響。南中國海有著豐富的自然資源。

台灣戰略研究協會東南亞問題專家安立馗(Enrico Cau)說,印尼與其它較小的亞洲國家不同,它擁有2.73億人口,在軍事和政治方面也排在世界中等強國之列。印尼還有一個巨大的市場,並在東南亞聯盟組織中發揮著核心作用。印尼在一直延申到中東的伊斯蘭世界中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國家。

安立馗說:“印尼確實不是那種像對其它國家那樣可以脅迫的國家。”“從多方面來說,印尼都跟其它國家很不一樣。”

學者們認為,要在海事問題上跟印尼對抗可能會使數百億美元的中國貿易面臨風險。在最糟糕的情況下,還可能引起對印尼華裔的反彈,就像1998年發生的反華騷亂那樣。

北京和雅加達在南中國海爭奪的那片水域位於印尼納土納群島北面。印尼表示,這裡沒有產生爭端的理由,因為印尼對這一帶水域的主權符合國際海洋法。

安立馗說,印尼在爭議海域附近加強了軍事防禦,對此,中國沒有採取任何動作。2016年印尼海軍護衛艦向中國一個捕魚船隊鳴槍示警事件發生後,印尼對納土納空軍基地進行了改造,可以讓戰鬥機和攻擊直升機在附近巡航。他說,印度尼西亞持續擴張,“發展確實很快。”

雅加達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伊万·拉克斯馬納(Evan Laksmana)表示,如果坐下來就這片水域進行談判,就意味著中國在這裡擁有某種權利,使中國在涉及其它國家的主權糾紛中得到更大的主動權。

拉克斯馬納說:“這涉及到中國全部聲索要求的合法性問題。”“如果我們間接或者無意地承認了中國的權利,無論是偶然地進行了談判還是舉行了會談,還是甚至同意了中國捕魚的要求,所有這些,都會使中國在這個區域跟其它聲索國對抗中強化自己的總體訴求。”

文萊、馬來西亞、菲律賓、台灣和越南都對南中國海有主權訴求。有著亞洲最強大軍力的中國從2010年以來就在不斷填海造島,擴大軍事存在,向爭議各方形成威脅。

最近幾個月,中國派地質考察船和海警船進入與馬來西亞和越南有爭議的海域。另外,在6月份,中國軍機持續沿台灣防空識別區邊緣活動。

學者認為,中國將會在納土納群島附近派出更多的船隻。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東南亞專家卡爾·薩耶(Carl Thayer)表示,中國需要魚,因為中國近海已經沒有多少魚了。另外,中國還在南中國海部分地區開採海底石油。

薩耶說:“中國和越南的海岸和沿海水域都已受到污染,傳統的捕魚區已經捕撈過度,所以利潤最高的捕魚地點是南面。”

拉克斯馬納說,印度尼西亞要不斷地驅趕中國的海警船,不斷向中國提出外交抗議。中國不大可能使爭端升級。

東亞論壇表示,印度尼西亞12月份在其專屬經濟區內的30個地點發現了60艘“越境”的中國船隻。一個月後,又有更多的中國船出現在那裡。雅加達的媒體報導說,有些中國漁船有中國海警船護送。

印度尼西亞向中國大使提出抗議,並派出軍艦和F-6戰鬥機前往該水域巡航。

中印兩國都向聯合國表達自己的訴求。中國政府本月致信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說,中國和印度尼西亞在南中國海部分水域有著共同的主權要求。中國通常引用歷史文件來支持自己的說法。而雅加達拒絕了中國九段線的立場。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