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從政治與學術到社交網絡 中共“長臂管轄”的觸角有多長?


“人道中國”主席周鋒鎖(右)一直關注王展案情。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4:19 0:00

近年來,隨著中國國內言論空間與政治空間的緊縮,中共“長臂管轄”的觸角也延伸到海外,對海外華人發表的言論進行了日益嚴密的控制,從政治、到學術,到社交網絡,幾乎無孔不入,從而使近年來因言獲罪的海外中國公民,以及被綁架回國判刑的中國公民或前公民的人數激增。觀察人士指出,這種狀況與習近平的集權統治以及他在世界上的政治野心有關。

推特是近年來的重災區

2020年10月23日,美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發表中文演講《貴在坦誠:論中國與世界的關係》時說,信息網絡時代,民主國家正在經歷一場來自專制國家的挑戰。在這種挑戰下,在海外生活的華人更是首當其衝感到不安。

這種“不安”就反映在被中共當局關押的海外人士王展一案上。 2019年10月,就職於芬蘭氣象研究所的環境科學學者王展博士在入境中國時被當局逮捕,之後便與外界失去聯繫。他的朋友一個多月後才打聽到他的消息。王展在10月15日因“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逮捕,並且羈押在瀋陽市第一看守所,拘留通知書的簽發時間為2019年11月19日。

2019年12月,他的朋友在推特上開了“拯救公民王展”的賬號,並組織了“自由周五”的活動,呼籲人們每週五到中國駐世界各地大使館前面舉行抗議示威活動,舉牌為王展呼籲。然而直到最近,外界才得知。王展在被關押的一年多的時間裡,他的家人被控制,律師也無法與他會面。

“人道中國”主席周鋒鎖一直關注王展案情,他對美國之音說,在同類案件中,王展的罪名最為嚴重,被控“顛覆國家政權”,判刑會很重。

周鋒鎖指出,像王展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很多人因為在社交海外社交媒體上發布了一些自由民主的言論,特別是一些維吾爾族人,他們的家人就會受到警告,被跟踪或是被騷擾,更有甚者,這些人回國後被逮捕判刑。周鋒鎖說,推特是重災區,因為推特是海外最活躍的中文輿論場所,經常可以看到一些賬號消失、改名或是突然改換風格,從“反賊”變為“粉紅”。

2019年1月《紐約時報》報導,中國推特用戶遭到中國政府盤查或是拘留,甚至強迫註銷賬戶。 “此次打擊行動是習近平主席將政府的互聯網打壓行動拓展至國界之外的又一事例。實際上,當局正在將控制延伸到中國公民的網絡生活中,無論他們在哪裡發帖。”

海外發帖 國內被捕

2019年7月,明尼蘇達大學留學生羅岱青回國時被警方抓捕,後被以“尋釁滋事罪”判處有期徒刑6個月。湖北省武漢市武昌區法院的一份刑事判決書說, 2018年9月、10月間,羅岱青在推特上發布“醜化國家領導人形象的言論及不雅拼圖40餘條”,2019年7月12日,羅岱青在回國時被武漢警方傳喚,次日被行政拘留10天,拘留期滿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刑事拘留,羈押在武昌區看守所;同年8月29日被以相同的罪名逮捕;11月5,日羅岱青被判處有期徒刑6個月。目前,羅岱青已經刑滿獲釋。

羅岱青被控罪的推文包括其發布了動畫《火星鼠騎士》(Biker Mice From Mars)中的大惡棍利伯格(Lawrence Limburger)的卡通形象,並配有習近平的講話。羅岱青已於2020年1月11日刑滿出獄。

2020年7月19日,中國科學院大學(國科大)19日發布聲明,該校2019級碩士研究生季子越因在在國外社交平台發表不當言論被開除。聲明表示,季子越今年1月13日(寒假期間)因私出境前往美國,由於疫情等原因滯留未歸。 3月到6月間,季子越在境外社交平台多次發表涉及南京大屠殺等“錯誤言論”。

2019年5月,女漫畫家張冬寧在從日本持旅遊簽證回國之後,很快就被安徽省淮南市田家庵區警方抓捕刑拘;7月28日,又被地方檢察院以其漫畫作品涉及“辱華”為罪由正式批捕,並指控其創作“豬頭人身”系列漫畫行為是刻意歪曲中國歷史,曲解社會熱點新聞事件,違反了中國相關法律。目前她被羈押於淮南市看守所。她的合作者盧世寧幾乎與她同時被拘捕。

盧世寧近年來旅居日本,曾經與前往日本的中國大陸年輕漫畫師張冬寧合作共事,在多個網路平台上發布張冬寧創作的“豬頭人身”系列漫畫。 2019年5月,當合作者張冬寧回國遭捕後不久,盧世寧也在回國內探親時遭到遼寧省大連市警方抓捕。目前,他被羈押於大連市某看守所。

2016年9月1日,權平穿上印有“XITLER”“習包子”和“大撒幣”的白色T恤上班。他以“習特勒”(Xitler)諷刺習近平是希特勒,並將其自拍上傳至個人Twitter。權平曾就讀於美國愛荷華州立大學,畢業後回到自己的家鄉吉林參與經營家族生意。同年9月30日,權平向海外朋友透露,他打算在10月1日穿批習標語的衣服上街。當晚,他給在美國的友人古懿發了一則短信“出事了”,然後就失踪了。外界後來得知,他被中共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目前被關押在延吉看守所。

觀察人士指出,這些人的推特賬戶大都是匿名。中國當局如何知道賬戶持有者的真實身份?關注網絡技術與社會反抗的網站iyouPort分析,這不太可能是推特洩露賬戶信息,最有可能的方式依然是最古老的方式,即被身邊的人監視舉報,如孔子學院、學生會組織及小粉紅,都有可能成為舉報者。

從學術研究到美國課堂

1998年,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華裔教授宋永毅,申請到蔣經國國際學術交流基金會的研究基金,正式啟動《中國文化大革命數據庫》的構築工作。 1999年8月,宋永毅回中國收集紅衛兵小報作為數據庫項目的一部分,被中國國家安全局以非法獲取“國家機密”和“向境外提供信息資訊”的罪名,關押半年。關押期間,一百多位歐美、澳洲學者寫信給當時的國家主席江澤民,要求釋放宋永毅。 2000年2月,宋永毅被無罪釋放,回到美國。

宋永毅對美國之音說,他在北京潘家園一個舊書市場買了一些紅衛兵小報。這些在文革期間屬於公開出版物。但是,國安部卻指控他盜取“國家機密”罪,但是這個罪名被北京檢察院駁回,原因是如果把這些小報說成國家機密,基本上全國人民都要被關,後來他的罪名被改為“收集情報信息”。

宋永毅教授認為,中共之所以抓他是針對他的文革數據庫項目。宋永毅說:“要破壞這個項目,最有效的辦法就是把一個主編給關起來,不是嗎?”

另外,著名學者林培瑞、黎安友也因對中國政府持批評意見上了黑名單,無法得到赴中國的簽證。林培瑞、黎安友均為著名漢學家,對中國政府尤其是中國人權狀況提出過嚴厲的批評。實際上,在海外一些做文革、六四運動、土改等敏感歷史研究的學者,或多或少都會遇到一些來自中共政府的阻擾。

紐約學者胡平對美國之音說,中國政府對於地道的美國公民不敢亂來,但對中國人,哪怕是已經脫籍,就會無所顧忌。他注意到,近年來,言論自由的門檻越來越低,特別是國安法的實施,更是為中共抓人提供了法律依據。

在港版國安法通過一個月後,《華爾街日報》8月19日報導,部分美國頂尖大學的課程在為了避免學生遭到中國政府以國安法起訴,准許學生在特定課堂上以匿名方式上課跟參與討論。如普林斯頓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楚克斯(Rory Truex)、哈佛商學院政治學教授任美格(Meg Rithmire)、以及賓州大學政治學系教授金駿遠(Avery Goldstein)教授的課程,因為涉及到一些敏感內容,比如新疆再教育營、香港、台灣等話題,特別註明課程“涉及被中國政府視為政治敏感議題的內容”,允許學生匿名交作業和參加討論。

2019年3月,人權觀察發表報告《中國:政府威脅海外學術自由》,報告指出,中國政府的壓力導致學術自由受到多種不同威脅。中國當局長期監督和實施針對中國學生、學者以及世界各地中國研究者的監控。中國外交官也常常抗議學校邀請中國政府認為“敏感”的人士,例如達賴喇嘛,到校演講。

據人權觀察了解到的情況,有些中國學生在課堂上的發言導致他們在國內的家人受到威脅,還有些中國學生在課堂上保持沉默,因為害怕他們的發言被其他中國學生記錄下來,向中國當局打小報告。一位在美留學的中國學生總結他對課堂監控的擔憂說:“這不是個自由的空間。”另外,有些學者在海外受到中國官員的直接威脅,使他們不敢在課堂或其他場合批評中國政府。

“政治犯”的海外綁架暴增

人權觀察人士指出,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在國外,中共對政治犯的追捕和迫害都是最為嚴重的,對於一些被它視為嚴重威脅其政權的民運人士,甚至採取誘騙或綁架手段。

居住在紐約的中國民主黨成員陳闖創多年來一直關注政治抗爭人士的遭遇。他說,據可靠估計,從1980年代初期至今約40年,在海外從事反對中國政府行為,以及因某種原因逃離中國的民運人士,宗教人士以及藏族和維族等少數民族人士的人數不低於百萬。

一般來說,中共採取的辦法包括:列黑名單禁止返回中國、收買滲透分化、污名醜化打擊、以國內家人和相關人員為人質威脅消聲,甚至逼迫自願返回中國,當然還有個別人疑似被暗殺,如李志綏、張宏堡等。

據陳創闖介紹,最早兩例被從國外綁架回中國的分別是2002年王炳章和2004年彭明,此前和此後相當長時間未聽說發生此類案例,鑑於王、彭二人的影響力,特別是他們主張武裝革命路線,中共認為,把這兩人留在國外危險太大並且難以控制,所以寧願花巨大代價綁架他們。

目前,王炳章以間諜和恐怖罪被判無期,至今已經在廣東單獨關押了18年(仍未獲減刑)。彭明以恐怖罪被判無期,12年後暴死湖北獄中。據獄友透露,他之前保持健身,健康良好,死因引起懷疑。實際上,彭明2000年出逃中國後,中共就一直在試圖騙他回國,為此抓了不少人,威逼他們配合當局抓他。

此外,2006年, 加拿大公民侯賽因.塞利爾(Huseyin Celil,中文稱玉山江,維吾爾人)在烏茲別克斯坦時被中共引渡回國,然後以分裂國家罪名判處無期徒刑。

陳創闖說,綁架、引渡的案件在習近平上台後都突然暴增,比如中共在2015年10月在泰國綁架瑞典公民桂敏海;2016年1月在泰國抓走前國安線人李新; 2015年12月從香港綁架書商李波;2015年10月在緬甸綁架幸清賢、唐志順、包濛濛;2017年1月在香港綁架加拿大公民肖建華;2017年3月維權律師謝陽的妻子陳桂秋被關進泰國移民監,差點被湖南警察帶回中國等。陳創闖說,這些案例大體可分為兩類,一是和習近平開啟的天網追貪行動有關,二是涉及其他高度敏感人士。

觀察人士指出,中共對海外言論空間和政治空間的打壓與習近平的統治有關。他一方面在國內加強集權,製造個人崇拜;另一方面在世界上展示其咄咄逼人的政治野心,而聽命於中共的公安、國安、外交各部門為了對習近平表示效忠,在“長臂管轄”上表現得十分積極,他們要么直接向外國政府施壓,要么採取強迫手段,讓身居海外的人士不敢公開挑戰習近平的權威。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