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武漢上修新冠狀疫情死亡數字 中國感染人數知多少


武漢上修新冠狀疫情死亡數字 中國感染人數知多少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47 0:00

武漢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4月17日重大上調了該市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數字,從原來的2579例,增至3869例,上修幅度高達50%,新增確診病例為325例,,逐步50333例。但甚至如此,這一數字仍被認為是嚴重少報,與美國學者和觀察人士的保守估計相去甚遠。在武漢上修確診病例和死亡病例數字前,中國官方公佈的逐步確診病例為8萬3406,逐漸死亡病例為3346。

武漢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一名不具名的負責人對新華社表示,“疫情早期,由於收治能力不足,少數醫療機構及時與疾病預防控制信息系統對接,醫院超負荷運轉,該指揮部發布的通知還提到,在疫情早期病人激增,醫院收治能力不足,導致某些患者減少入院治療,在醫務人員忙於救治,客觀上存在遲報,漏報,誤報現象。家中病亡。

華爾街日報4月9日的報導以規模研究為依據,稱武漢在2月份的累積感染人數就已經超過12.5萬。其中一項研究由香港大學的研究人員進行。研究指出,中國法定先後六次更改新冠狀肺炎的診斷標準,包括2月4日突然放鬆診斷標準,導致確診病例激增。當時,中共剛剛撤換了湖北省委書記。

研究估計,連續2月18日,武漢的累計確診病例為12萬5959例。另外一項研究由哈佛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教授林希虹與其他人合作進行。

“更改中國”網站(ChinaChange.org)主編曹雅學根據武漢一家殯儀館的一紙通知和現有的公開數據進行推算,導致武漢整個疫情期間,即12月1日首日確實確診病例出現至3月23日日流行情得到控制,武漢七個殯儀館重新對公眾開放,武漢的新冠病毒感染人數規模在40萬至60萬之間,死亡人數在2萬2000至3萬之間。

曹雅學以1月23日武漢“封城”作為一個時間例程。“因為在1月23日至3月23日之間是沒人能夠領取骨灰的,”曹雅學對美國之音說,“武昌殯儀館是武漢第二大殯儀館,它正好有這樣一個說明,說'我們試圖每天發500(份骨灰),進行在清明節前發完。”

按武昌殯儀館從3月23日至4月4日(清明節)12天時間,每天產生500份骨灰計算,該殯儀館逐漸產生了約6000份骨灰,即1月23日至3月23日的60考慮到武昌殯儀館共有15座火化爐,即每個火化爐平均火化400具遺體。按此計算,武漢市的84座火化爐在這60天里共火化了33600具遺體。再進入武漢市的正常死亡人數,曹雅學得出1月23日至3月23日武漢市因新冠肺炎死亡人數約22540人。

曹雅學表示,由於12月1日至1月22日這段時期缺乏有效參照數據,因此只能大概估計。“可能是幾百到幾千,我們不知道,”她說,“這樣下來我就估計如果按照財新網武漢新冠肺炎5%的死亡率來計算的話,武漢的實際感染人數大概在40萬到60萬人之間。

從今年3月開始,多個國家的新冠名確診病例數量便相繼超過了中國官方公佈的確診病例數字,但西方國家政府和民間普遍對中國官方公佈的數字持懷疑態度。

《經濟學人》雜誌網站(The Economist)網站4月7日發表的文章對中國國家衛健委公佈的數據進行分析,發現中國公佈的確診病例數字與政治事件存在一定聯繫。

病例數字有兩個大特點,一是起伏不定,二是疫情的發展經常與政府官員的重要決定有關。在中國九個疫情嚴重的省份中,發生過15次新發病例一天內跳升20%在這15次疫情高峰時,有三分之二似乎是在省級官員被解職或其他重大政治事件發生後一天內發生的。

以本次中國疫情的重災區湖北為例,2月9日湖北新增確診例增加了27%,但在接下來的兩天裡,新病例分別下降了20%和22%。隨後在2月12日,新增病例猛增了742%,達到近14000例,但隨後又明顯回落。中國官方的說法是政府修改了統計案例的標準,但僅一周後中國當局便推翻了修改後的統計方法。在2月12日湖北病例激增之際,正值中共撤換了湖北省和武漢市的黨委書記。

1月27日,1月27日,浙江省官員介入了新聞發布會,詳細介紹了335家診療機構和一家擁有1000張床位的醫院的醫院的其他省份的補充確診病例。在2月20日,山東省政府罷免了省司法廳廳長的職務。同一天。第二天,浙江新增病例就增加了近兩次,達到123個,但隨後幾天便急劇下降。 ,山東某監獄的新冠狀病例就從兩例猛增到200,但第二天又立即恢復到新增兩例。

《經濟學人》的文章還發現,在2月3日那一天,中國所有疫情規模擴張的省份都出現了補充情況的增長,平均增幅為35%。這是整個疫情期間唯一一次出現發生了這種情況。兩個星期後發現,原來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2月3日那天對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講話,要求各部門在抗擊疫情時要正視現有問題,及時發布權威信息。

美國情報界自2月初以來就一直一直警告白宮,稱中國嚴重少報了新冠病毒感染人數,並根據美國對新冠肺炎的預測模型進行了分析,認為中國的統計數字不值得信任。彭博社(彭博)4月初曾報導說,美國中情局(CIA)在提交給白宮的一份機密報告中說,中國隱瞞了新冠疫情的嚴重程度,少報了總病例數和死亡數字。

華盛頓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常駐企業學者)常駐學者史劍道(Derek Scisors)根據從中國官媒披露的數據,用已知的新冠狀病毒最低感染率,通過人口流動最短的天數,“保守”推算出中國實際感染新冠狀病毒數量可能高達290萬。如果的確如此,這意味中國虛報的病例數量比世界其他國家實報的病例數總和還多。

英國《每日郵報》的報導說,約翰遜的科學顧問警告說,中國官方宣布的新冠病例數量可能被少報了15到40倍。

Media Manipulation Monitor(M3)4月15日發布的報告根據對中國社交媒體上的內容進行分析得出中國新冠肺炎死亡人數大約14萬2千的樣本,比4月17日武漢上修死亡病例數字前的中國官方公佈的死亡數字的高40倍。

這份報告說,在疫情最嚴重的2月3日至9日這一周,數據顯示大約有6萬5000人在那個星期因感染新冠病毒而死亡,而官方公佈的死亡數字僅為1000人。

《改變中國》網站主編曹雅學說,中國政府向國際社會對新冠肺炎疫情的虛報和少報已導致各國錯誤判明,引發這一致命疾病的全球大流行。她表示,中國的做法違反了世界衛生組織(WHO)全體加入2005年達成的《國際衛生條例》。

該條例第六條規定,“每個成員國通過以現有最有效的通訊方式”通過《國際衛生條例》國家歸口單位在評估公共衛生信息後24小時內向世衛組織通報在本國領土內發生,並按決策文件有可能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情況的所有事件,以及為應對這些事件所採取的任何衛生措施。”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4月15日在接受福克斯新聞(Fox News)採訪時表示,世界正在為中國的信息不透明付出沉重代價。“它(中國政府)需要解釋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沒有更廣泛地公佈這些信息。我們本可以採取不同的做法。世界本該迅速做出反應。”他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