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制裁華為初見成效 但前景仍不容樂觀


華為首席法務官宋柳平在深圳舉行的記者會上講話。(2019年12月5日)
美國制裁華為初見成效 但前景仍不容樂觀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44 0:00

最近美國一家地方無線網絡運營商宣布放棄美國政府近年來發起的開放式5G網絡技術,轉而重新部署傳統的5G設備,這對美國大力推動“開放式無線電接入網”(Open Radio Access Network,O-RAN)構架來替代華為設備的努力來說無疑不失為一個潛在的令人擔憂的跡象。

從前總統特朗普到目前的拜登政府,美國自2019年起已經對華為發起了多輪制裁,並警告其他國家不要使用華為的相關產品。在美中兩國的大國博弈競爭中,華為之爭不僅涉及到誰將主導下一代移動通信技術,同時也是兩國科技、乃至地緣政治影響力之爭的集中反映。在歷經兩屆政府幾年來的不懈努力之後,分析人士稱,總的來說,美國切斷華為芯片供應等措施相當的成功,但也仍面臨很多嚴峻的挑戰,此外,美國為取代華為設備而大力提倡的開放式O-RAN構架也有待市場的進一步檢驗。

寄厚望於O-RAN

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的網絡服務供應商蜂窩通信(Cellcom)從2018年開始著手部署O-RAN網絡設備,是美國最早開始踐行這一新興概念的公司之一。但該公司最近表示,在歷經幾年努力之後決定因費用和設備供應等問題放棄在這一基於開源和開放理念的網絡技術解決方案。

蜂窩通信並不是唯一對O-RAN表示質疑的公司。此前英國電信集團首席架構師尼爾·麥克雷也已表示質疑採用開放式接入技術能否節省成本。

不過在另一方面,智能係統軟件提供商風河(Wind River)今年2月份發布年度研究報告說,總體運營成本根據2022 年風河報告,O-RAN有可能為運營商節省高達30%的總體運營成本( TCO)。

蜂窩移動網絡技術雖然最早誕生在美國,以貝爾實驗室為後盾的美國的朗訊科技公司曾經是全球最大的通信服務提供商設計和提供網絡,但朗訊幾經分拆、併購之後,美國早已失去了在全球電信設備市場上的主導地位。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在最近一篇題為“確保5G安全:美中安全競爭的出路”的研究報告說,缺乏網絡基礎設施生產能力令美國在5G領域處於弱勢。該報告的作者之一丹尼爾·岡薩雷斯說,在朗訊2006年鬆動被法國阿爾卡特收購、摩托羅拉2010年又被諾基亞收購後,美國已經沒有主導網絡基礎設施領域的大公司了,令中國得以乘虛而入。他對美國之音說:“在同一時期,華為和中興通訊這兩家中國公司成為無線基礎設施市場的主要參與者。”

在傳統國際電信規範的網絡中,所有軟件和硬件都來自同一家供貨商,令華為等現有主要廠商在競爭中佔有絕對優勢。為了解決5G網絡過度依賴華為設備而帶來的安全挑戰,美國推出的“清潔網絡”計劃的重要一環是由可信賴的供應商打造基於不同供應商軟件和硬件元素的務實解決方案,即”開放式無線電接入網“。

美國近年來涉及中國問題的幾項大型法案以及重要政策聲明中都包含有大力提倡開放接入網的內容。無論是美國眾議院今年2月通過的《2022年美國競爭法案》(America COMPETES Act of 2022),還是參議院去年6月的長達2000多頁的《美國創新與競爭法》(US Innovation and Competition Act,簡稱USICA)都明確指出了O-RAN對建立5G供應鏈的重要性。此外,白宮在今年2月份發布的《印太戰略》(Indo-Pacific Strategy of the United States)也強調,美國將繼續大力推動建設安全的全球電信網絡,“集中精力發展5G供應商多元化和開放式無線電接入網絡(O-RAN)技術“。

為了大力推動這一解決方案,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曾專門為此舉行了一次長達數天的展示會,召集5G網絡的固定和移動運營商直接與供應商交流,力促在今年大規模購買和安裝。

除了美國以外,英國、德國、日本、印度等一些其他國家也有類似法案,越來越多的電信營運商在各國政府的倡導下開始採用O-RAN構架建設下一代網絡。美國總統拜登在和日本前首相菅義偉和韓國總統文在寅去年在白宮會晤期間都與兩位領導人共同提倡推動值得信賴的供應商和多元化市場,推進安全和開放的5G“開放式無線電接入網絡”。

目前在世界範圍內已經有60多家移動網絡運營商參與”開放式無線電接入網“的測試和部署。5G網絡市場研究公司德洛羅集團(DellOro Group)最近的一份報告說,全球電信設備市場的2021年營收接近1,000億美元,主要驅動力來自於O-RAN應用的成長,其在2021年的業績為其今後的崛起打下了堅實的基礎,這一網絡構架的總收入在去年年翻了一番以上。

但在另一方面,分析人士也指出,“開放式無線電接入網”也有其固有的局限性。智庫蘭德公司的岡薩雷斯對美國之音說,這一網絡構架的開源性很難確保軟件的安全。除此以外,岡薩雷斯還指出,該網絡技術的推廣可能會給諾基亞和愛立信帶來重大財務損失,而這有悖於美國的初衷。“這會向我們的合作夥伴、兩家可信賴網絡基礎設施生產商發出錯誤的信息,意味著我們試圖針對他們的產品推出替代品。”他對美國之音說。

更令分析人士擔心的是,中國似乎也早已未雨綢繆,雖然華為不出面,但有其他幾十家中國公司加入了行業組織O-RAN聯盟。該聯盟的官網顯示,全球最大的運營商中國移動是這一制定技術標準組織的創始成員,是擁有否決權的五家公司之一。

美國喜憂摻半

2011年初,已經打入美國市場約十年之久的華為在一封公開信中向美國國會提出了一項不同尋常的請求,希望國會對其在美國的業務進行全面調查。華為得償所願,第二年10月,美國眾議院發布報告,認為華為及中興可能會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此後的幾年內,美國對華為實施了多項製裁,其中包括禁止依賴美國技術的外國芯片製造商在未獲得特許的情況下向華為出售任何芯片。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研究員大衛·薩克斯(David Sacks)說,他認為美國針對華為的措施非常成功,尤其是限制華為得到使用了美國技術的尖端芯片。“這些顯然對華為產生了重大影響。”薩克斯對美國之音說。“我們已經看到他們的5g 市場份額正在下降。”

市場研究機構德洛羅集團的去年和今年幾篇報告顯示,華為的通信設備營收從2019年底開始減少。該機構去年12月發布的去年前三個季度的統計報告說,美國政府為遏制華為崛起所做的持續努力開始體現在數據上,尤其是在中國以外地區華為的市場份額逐漸減少。由於華為壟斷了中國這個世界上最大的5G市場,所以在包括中國在內的全球範圍仍然遙遙領先,但在中國市場以外,諾基亞和愛立信已稍稍領先中國,兩個公司的市場份額基本平起平坐,各佔20%,華為為18%。

Huawei's market share
Huawei's market share

美國企業研究所國際貿易問題專家克勞德·巴菲爾德(Claude Barfield)最近撰文指出,2021年,華為對電信運營商的銷售額下降了7%,而其競爭對手愛立信和諾基亞的銷售額則上升。但在另一方面,巴菲爾德對美國之音說,美國的製裁到目前為止似乎是成功了,但是情況是在不斷變化的,這將取決於中國是否會得到先進的芯片等因素。此外,華為本身也在研究“開放式無線電接入網”這類技術。

美國主要報導科技新聞的媒體《信息》(The Information)星期二報導說,美國正在考慮擴大向中國公司出售先進芯片製造設備的禁令,將華虹半導體、長鑫存儲技術和長江存儲技術公司等包括在內。

巴菲爾德指出,華為80%以上的收入來自網絡產品和設備,預計其重心仍將放在5G無線設備硬件上。華為成功地為造船廠、煤礦、化工廠和其他工業場所等各種行業提供高度複雜的5G專用網絡,去年中國的這些項目創造了約12億美元的收入,約佔世界產量的三分之一,超過了歐洲和北美。

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下屬的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最近發布的一份報告說,華為的5G專利在多項不同排名中都位居全球第一。這篇題為《全球5G專利活動報告(2022年)》說,華為專利申請被授權後的有效全球專利數量佔比為14%,以較大的優勢排名第一。

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的薩克斯說,美國的問題是沒有完整的5G設備供應廠商,在可預見的未來也不會有。現在主要是靠諾基亞和愛立信,還有一些較小的美國初創公司,“開放式無線電接入網”也是一個比較新的嘗試。他說,一些國家,尤其是發展中國家,會抱怨諾基亞或愛立信的價格太高。

這位中國問題專家對美國之音說:“我們政策的最大問題是不能告訴其他國家他們應該推遲而不是推進5g,因為你知道這些國家都急於升級他們各自的網絡,並繼續發展到5g。所以挑戰依然存在。”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