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五中全會看點- 習近平還會改革開放嗎?


深圳街頭一個巨型電視屏幕上播放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深圳特區建立40週年紀念會議上講話。 (2020年10月14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31 0:00

中共五中全會前夕,習近平在深圳高調呼籲深化改革開放,要求一往無前、風雨無阻,改革不停頓,開放不止步。

一些中國學者稱,習近平的南巡講話為五中全會定調,中共將繼續走改革開放路線,甚至不排除開始新一輪思想解放運動。但是海外輿論普遍不看好中共繼續改革開放的前景,認為習近平倡導改革開放不過是戰狼外交陷入國際孤立,倒行逆施引起黨內反彈之後的一種權宜表述。

習近平在深圳高談改革開放的用意是什麼?五中全會能否推出任何改革開放舉措?中共還會不會繼續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路線。

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圖書館教授宋永毅認為,習近平將以堅持毛的政治路線為基礎繼續鄧的經濟改革開放路線。

他說:“第一個,中共不管是習近平也好,毛澤東也好,他們都是在陷入困境的時候要改革開放,要顯示一個得到外援這樣一個姿態。像毛澤東當時在林彪事件發生以後,1972年他向尼克松開放,最先邀請美國乒乓球隊訪問北京。那個時候睡覺了再跳起來發指示。尼克松要來的時候,每一個小時甚至半個小時他都要問一次尼克松到哪裡了。為什麼?因為尼克松可以幫他打開局面,克服他在國內的困境。”

宋永毅認為,習近平並不一定會放棄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路線。 “為什麼呢?因為習近平要的是兩個字,第一個是'權',第二個是'錢'。如果不改革開放就沒錢,如果不按毛澤東的政體發展下去你就沒有權。當然錢他也要,權他也要,但是更重要的,對他這樣一位獨裁者來說,恐怕權還是放在第一位的。”

政論作家吳祚來表示,鄧小平當年在搞改革開放的時候並沒有指明他的改革方向到底是什麼樣的。

他說:“鄧小平當時的方向其實是兩個方向,一個是社會主義方向,他無法進行改變,毛澤東的方向他無法進行改變,共產黨的方向他無法進行改變,這是一個大方向。但是鄧小平還埋了一條隱性的方向,就是說深圳的改革50年之後,或者說香港回歸50年之後,不需要改變了,因為兩邊都一樣了,這兩邊一樣是社會主義的,還是資本主義的?他沒有把它嚴格地界定清楚。他如果當時說清楚,50年之後深圳和香港是一樣的,都是一個民選政權、都是三權分立,這話如果說清楚了,現在的改革開放,習近平要搞的改革開放,方向是不是要和鄧小平一致就會非常明晰,是要和政治改革方向一致還是要和鄧小平的原教旨的社會主義方向一致,這是一個點。這個點不解決,所有的樂觀都是沒有用的。”

中共建政70年風雲(4):威權制度下的經濟改革

吳祚來判斷,習近平的“改革”方向必然是將國民財富全部劃歸到共產黨的統一領導之下。他說:“他改革肯定是要改的,而且是會放權的。比如山西的改革,就非常了不得,一下子就回到了50年代。就把這些房子,收益很好的私有財產給它充公。然後他把很多民營企業、很多大的私營企業派駐黨的組織進去,這難道不是偉大的改革嗎?把所有的民營自產全部都劃歸到共產黨的統一領導之下。這樣共產黨一下子就會變得非常強大,把所有的國家財富、國民財富都可以用於自己的布控,然後又一次搞社會主義,這難道不是一個偉大的改革嗎?一下子改到毛澤東時代去了。所以他這個規劃、改革也是在搞也是在放權。縣一級政府本來是靠土地財政,土地財政吃不了的時候,他只好去打土豪分田地,以養活這個龐大的政府。習近平的改革必然是往這方面改,他不可能再去尋求國際資本再給他輸血。”

加州州立大學的宋永毅表示,這次五中全會除了給中國未來的經濟發展制定規劃方向以外,還有一個重要的看點就是之前發布的《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工作條例》。他說:“這個條例就是告訴他(習近平)下面的這些中央委員、尤其是政治局委員要維護他的絕對權威,不能夠反對他。因為中央全會常常是搞‘政變’的時候。”

中共建政70年風雲(1):血腥暴力頭十年

政論作家吳祚來也認為,習近平在本次五中全會的另一個目標就是為自己的長期執政佈局。他說:“另外習近平的宏大目標一個是2035,一個是2049,後面暗藏著什麼呢?暗藏著他要當政到2035,直接控制這個政權到2035年,然後垂簾聽政到2049年。這是他的一個宏大的計劃、宏大的佈局。”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