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共下決心解決挨罵問題- 戰狼外交會奏效嗎?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例行記者會上。 (2020年4月8日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13 0:00

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日前就爭取國際話語權發表講話,引述習近平“落後就要挨打,貧窮就要挨餓,失語就要挨罵”的話,表示中國必須爭取國際話語權,下決心解決挨罵問題。談到國際上廣為流傳的中國戰狼外交時,樂玉成說,這實際上是一個“話語陷阱”,是“中國威脅論”的又一翻版,其目的就是要讓中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放棄抗爭。

今年因疫情起源、抗疫情模式、以及習近平日益強硬的外交路線,中國與世界許多國家出現廣泛的爭議,北京激烈的反應被稱為戰狼外交。中共為何挨罵?中共外交官和媒體愈來愈放肆的根源在哪裡?戰狼外交能解決挨罵的問題嗎?

西密歇根州大學政治學教授王元綱表示,中國沒有國際話語權,根源在於軟硬實力均不足。

他說:“決定國際話語權要有兩個因素。第一你要有硬實力,第二你要有軟實力。中國雖然有些硬實力,但不全然,還沒有到。但是在軟實力這部分,中國的確是非常的不足。軟實力基本上是一種對敵人的吸引力,主要是從制度或文化上對敵人有沒有吸引力。但是目前中國的制度跟文化產品上在國際上並沒有吸引力。西方之所以現在會掌握國際話語權是因為它兩者皆有,它有硬實力也有軟實力。西方的制度跟文化對國際上也有吸引力。冷戰的時候蘇聯有硬實力但沒有軟實力。所以要看中國,它目前的軟實力還不行,所以它沒有辦法掌握住國際話語權。中國為什麼挨罵?的確挨罵是不好受的。但是也不能夠全怪別人不了解中國,或是說別有居心。”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表示,中國副外長樂玉成對中國外交所謂“話語權”的表態其實是掉進了自己設置的語言陷阱。

他說:“所以從樂玉成的角度看,其實他陷入了一個自己設的一個非常大的語言陷阱。當他說其他人要跑到我們家門口好像來向我們挑釁,好像我們又沒有去招惹別人。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在於,看看中國在過去40年的發展,它首先一個重要的目標就是要改革,然後就是要開放。需要有開放,需要邀請天下所有的投資者也好,商客也好,遊客也好,都要到中國來。所以中國在過去一直是從全球化得利的一個國家。所以如果中國是要高度依賴全球化帶來的利好的話,當然中國就不可能把全球化作為一種好像是強加給它身上的。就是說其它國家的人來到中國,或者你納入到國際大家庭,那你就要遵循一種共同的規範。如果你把它變成一種'外人'和'我們”,或者是我們的家門口,其它是野蠻或者荒蠻之地,這種就是'我們'對'他們',我們的家門口對外邦了。我覺得這裡面已經完全是一個傳統觀的反對全球化的,沒有理解現在我們進入一個相互整合,而且你的家務事也會引起全球輿論的關注。我覺得樂玉成自己製造了一個語言陷阱,很不幸他也掉進去了。 ”

與此同時,習近平的“新時代”奉行“戰狼外交”路線,要讓中國外交硬起來。西密歇根州大學政治學教授王元綱表示,習近平時代中國的外交風格的確發生很大變化,做法強硬甚至粗暴,其背後可能有國際和國內雙重原因,但卻是起到了反效果。

他說:“中國外交的風格的確是不一樣,變得比較強硬甚至是比較粗暴,也開始用社交媒體,有點學俄羅斯的做法,散佈假訊息、陰謀論。造成的結果就是目前西方國家對中國的反感已經達到歷史的新高。就像皮尤研究中心今年夏天做的研究一樣,一些美國的盟邦包括英國、美國、法國、加拿大,日本、南韓,這些美國的盟邦國家他們一般民眾對中國的負面觀感都達到歷史性的新高,大約70%-80%都是負面的。這裡面就有一個弔詭的地方就是川普政府採取的是一種疏離盟邦的政策,但是中國的戰狼外交政策事實上卻是在幫美國的忙,幫美國團結美國的盟邦。所以整體來講,戰狼外交對中國反而是沒有幫助的,美國的盟邦更團結在美國的領導之下。另外關於戰狼外交的根源,我個人覺得有兩種可能,一個是國際因素,一種是國內的因素,國內因素可能就是國力強大的關係。因為中國國內可能認為中國強起來了,不用再窩囊,我們已經有本事罵回去了。以前挨打挨餓的問題解決了,現在要解決挨罵的問題。中國國內有要求這種外交要主動出擊,不能坐著挨罵委曲求全,要有大國的樣子。就國際的因素來講,有可能中國想要爭取發展中國家的支持。因為樂玉成的講話很多都提到發展中國家多麼支持中國。很多發展中國家對西方也相當的不滿,所以中國可以帶頭罵西方,順便也可以鞏固自己在發展中國家的地位。”

但紐約城市大學的夏明認為,中國的“戰狼外交”即便是在第三世界國家可能也得不到尊重,這種強硬的外交路線會使中國的交際成本上升。

他說:“這種話語模式其實帶來了中國外交和內政交際成本的上升。看這種交際成本,在國際上中國這樣撒潑,其實很多國家,包括中國想贏得第三世界國家的喜歡。但其實很多第三世界國家發現中國不尊重事實,或者霸道,在國內其實也不講道理。這樣使得中國外交在全世界遭遇到很多人的詬病,所以我覺得交際成本增加對中國外交沒有好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