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歐完成投資協定談判 北京真是勝者?


中歐完成投資協定談判 北京真是勝者?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07 0:00

2020年歲末傳來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如期完成的消息。中國官媒和親中媒體一片歡騰,“史詩級大利好”、“歷史性大突破”等讚譽之詞不絕於耳,宣稱中國打破美國封鎖,取得極為重要的外交勝利。

無可否認,在美國特朗普政府貿易戰和拜登新政府聯合盟國合力抗中的雙重威脅不減,中國戰狼外交在國際接連陷入困境的形勢下,中歐完成投資談判是北京急需的一場外交勝利。

但是7年拖延不決,數十輪談判無果,為何一朝取得突破?中共做出哪些經濟讓步才換來這一外交成果?美中歐三方利益錯綜複雜,到底誰是勝者,誰是輸家?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表示,中國與歐盟投資協定的達成對北京來說有重大的政治意義,使美國在經濟上遏制中國的做法面臨更大困難。

他說:“中歐投資協定的簽訂會大幅度打開雙方投資的空間,這對雙方的經濟發展會有很大的推動。但對北京來講,它的意義主要不在經濟上而在政治上。因為過去一年來由於中國政府在新冠疫情初期的錯誤做法和在香港、在新疆等地的侵犯人權,在國際上招致了很嚴厲的批評,很是孤立。而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完成表明歐盟還是把經濟問題和人權問題相分離,這是北京非常希望的。再有北京是通過做出很大讓步換得了歐盟達成投資協定。對北京來說,它起到了分化歐盟和美國的關係,阻礙美國和歐盟建立起針對中國的聯盟。我們知道過去半年多,美國方面要求和中國脫鉤這種呼聲日益高漲,要求在經濟上圍堵中國這種呼聲日益高漲。也就是在經濟上打冷戰這種呼聲很高,這就讓北京非常緊張。問題是要脫鉤、要圍堵、要經濟冷戰,這都需要盟國配合。可是現在中歐投資協定的簽訂表明歐盟不打算和中國脫鉤,還想進一步擴大和中國的經濟關係。這麼一來,美國要想脫鉤、要想打經濟冷戰就變得更難了,要想在經濟上遏制中國這種做法就遇到更大的困難。這一點才是北京為什麼特別高興的原因。”

經濟學者、獨立時評人沈度認為,中國與歐盟就雙邊投資協定的談判突然取得突破是中方做出重大讓步的結果,其目的是北京在不利的國際局勢下希望保住與歐盟的關係。

他說:“歐盟方面對於中國的貿易協議的條款,對於一些准入門檻、政府補貼以及人權方面的要求幾乎是沒有變過,所以這個談判才談了7、8年。也如歐洲媒體報導,最後是習近平要求談判人員可以放寬某一些承諾,最後才取得了突破,所以這首先肯定是中國做出了巨大讓步。至於為什麼讓步,我認為主要有兩個原因。一個是過去一年的新冠疫情讓世界經濟遭受一個滅頂之災。在歐洲,多個國家對中國的好感度下降到了歷史最低。特別像英國,還疊加了一些香港問題等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中美關係交惡。由於這兩大原因,中國經濟也面臨著因為疫情遭受的雪上加霜。所以它急需保住歐盟這個最大的貿易夥伴。現在中國和歐盟分別是對方的第一大和第二大貿易夥伴,第一大進口國和第二大出口國,這個是是互為彼此。所以說中、歐的經貿關係本來就是非常重要的,在美國和中國以一種脫鉤的方式關係急劇惡化的情況下,再加上新冠疫情對經濟的壓力,世界對中國好感度的下降,中國保住第一大貿易夥伴也是非常順理成章的。”

儘管中歐官方都宣佈如期完成了投資協定談判,但是距離協定正式生效還有一段路要走,還存在許多不確定因素,其中協定生效的一個必要條件是必須得到歐洲議會的批准,而議員中強烈的反中反共情緒讓中歐投資協定充滿變數。

但《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認為,雖然中歐投資協定仍會面臨一些波折,但最終獲得通過並正式生效的可能性仍然很大。

他說:“中歐投資協定在阻止中國政府侵犯人權方面做得不夠。再有,中國政府給的條件看上去很好,可是到頭來會不會認真履行也是個大問題,因為還是缺少有力的監督機制,缺少自動的懲罰機制。所以讓人還是不放心,這也是不少人反對的理由。現在離協議正式生效還有些日子,所以中間可能還會有些波折。不過我估計這些反對的聲音恐怕還是不足以阻止這個協定生效。原因之一,眼下歐盟也是陷於疫情,在那兒苦戰,經濟上受到很大的拖累。而中國的經濟復甦比歐盟來的快一些,那麼歐盟就很想通過加緊和中國的經濟合作來擺脫自身的經濟困境,促進自己的經濟復甦,有這麼一個現實的考慮。所以我覺得這個協定生效的可能性可能會大一些。”

中歐投資協定能否最終成行的另一個不確定因素來自中國。許多歐洲學者擔心,正如人們看到北京在香港完全撕毀國際協議一樣,共產黨中國在履行國際承諾方面的記錄不佳,而且拜登政府上台後,美中歐三邊關係會有更進一步的演變。

經濟學者、獨立時評人沈度表示,美、中與歐洲是三方博弈的關係。美中關係的緊張與對立促成了中國在與歐盟的談判中作出讓步,在一定意義上讓歐盟坐收漁翁之利。

他說:“這個時候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說明歐洲已經不打算跟隨川普這種迅速升級的單邊的對中國的強硬措施,它還是用一個傳統的方法。而且其實歐洲沒有做出什麼讓步,是中國這邊突然出現了一個讓步,所以才達成了這個貿易協議。歐洲最多也就是像之前一樣,繼續拖下去。但是特朗普政府對中國這種強硬的政策,確實起到了一個輔助的作用,就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中國在這個時候,一個是感受到了被孤立的威脅,中國國內其實連對美國脫鉤也是非常不願意的,國內也有非常多反對的聲音。這時候因為新冠疫情,更加不能失去歐盟這個夥伴。未來就形成了一種三方博弈。中國總是說自己有幾千年曆史,三國演義,小孩也是朗朗上口。它現在我覺得內心有一個小算盤,就是跟哪方面關係差一點,就跟另一方面關係搞好一點。我認為最近習近平政府做出的還是一個權宜之計,有一種小計謀的味道。就跟以前買空客還是買波音一樣,跟哪方面關係差,就買對方的飛機。這個協議要在2021年的下半年才能把全部的條款落實下來,現在只是說初步達成了一個意向協議,真正執行可能還要到2022年。這中間還有一大段時間,這也給了中國一個喘息之機。”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