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趙薇突遭封殺背後- 媚日、馬雲、劫財、整頓娛樂圈?


中國演員趙薇2018年9月18日在法國西南部的聖伊波利特的Chateau Monlot葡萄園中。 2011年,趙薇購買了佔地7公頃的這個葡萄園。
趙薇突遭封殺背後- 媚日、馬雲、劫財、整頓娛樂圈?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35 0:00

中國著名影星趙薇突遭全面封殺,她主演的多部影視作品已被去除署名,她參與的綜藝節目,電視劇,電影紛紛下架,其自媒體平台“趙薇超話”也被封禁。中國海內外媒體在探究封殺趙薇的原因時紛紛翻出她曾經媚日的歷史,其金融違規以及與馬雲的螞蟻金融集團的關係。

中國當局對另一位著名當紅影星鄭爽近三億人民幣的巨額罰款也讓人產生共同富裕之劫富濟貧的聯想。於此同時,中國網信辦整頓互聯網信息服務算法推薦服務及中共官媒抨擊“娘炮”,糾正審美標準又令人懷疑,封殺趙薇與降低明星效應,強化官方話語權有關。

當局封殺趙薇最有可能的原因是什麼?法律未判官先判的“社死”根據何種“依法治國”條文? “劣跡藝人”是否最容易成為“共同富裕”的犧牲品?

中國獨立學者、獨立時評人吳強認為,封殺趙薇很有可能是中國網信辦下達的命令,但當局全面封殺這位影星有可能是一場全面大規模運動的序幕。

他說:“我們當然無法證實到底是誰下的令,但是從過去我們所知道的,我們能夠推測的,應該是大致是網信辦直接下的令。只有它現在才有權力、才有可能在一夜之間封殺一個人的所有作品。當然目前主要是在互聯網平台的影視作品。我相信是網信辦至少是直接通過某種通知的方式,能夠在一夜之間下架趙薇或相關任何藝人的所有作品。這是公眾心目中想像的當年的電影審查局,比如國民政府的電影審查局,或者是當年的中宣部所具有的一種權力。他們能夠直接向新聞出版署或者所有出版社、所有傳統官方媒體,包括電視台、報紙下命令封殺一個人。現在我們看權力重心實際上是網信辦,至於為什麼,我們一會兒也許會談到。應該不是網信辦自己做的決定,應該是背後更高層的,某種意義上講,可能是最高層的核心的,甚至不排除是國安委直接動作的一個決定。這應該是一個大型的,一系列的某種運動。這種運動是經濟的、政治的、文化的,三方面結合的大運動的其中一個小的序幕。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表示,趙薇一夜之間在中國“社死”,這是在習近平治下中國進一步淪為高度極權化國家的一種非常恐怖的現象。

他說:“所謂‘社死’,即社會性死亡,其實不單是民事權利被剝奪,喪生話語權,而是你從社會中被消失。具體說就是從媒體中消失。法國哲學家笛卡爾有句名言:我思,故我在。後來有人把它改成:我上媒體所以我就存在。現在你在社會上存不存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你能不能上媒體。現在媒體除了傳統媒體,廣播電視報刊,主要就是互聯網、社交媒體。如果把你從這些媒體統統踢出來,大眾就無法感知你的存在,那你就社會性死亡了。就這麼回事。像趙薇一個有那麼大影響力的明星,在影視娛樂界、商界都有那麼大的影響力,也有大量的粉絲,結果一夜之間,就像奧威爾《一九八四》那本書裡寫的,叫‘化為烏有’,整個就沒了,這個非常恐怖。法律沒有判官先判的做法,一般依法治國的國家根本不可能出這種事。就連一般的專制、威權國家,都做不到。只有相當極權的國家才有可能做這種事。因為別的國家媒體不姓黨,媒體都是民間辦的。而且是多元化、互相競爭,所以各種聲音都有表達、存在的機會,所以別的國家根本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

趙薇遭重手整治的背景之一是最近中國國家網信辦發起“清朗·‘飯圈’亂象整治”專項行動,以及網信辦發布規範互聯網信息服務算法推薦活動的通知。前者是降低明星效應,強化國家在互聯網上的話語權。而後者的目的是堅持主流價值導向,優化算法推薦服務機制,積極傳播正能量。

獨立學者吳強認為,中國當局下重手“清洗”整個文藝界與明年的中共二十大有關,不僅是要為一種新的文藝模式做準備,也是要對中國的文化資本進行一種“清洗”,可能還涉及權力鬥爭。

他說:“這種清洗我相信是為二十大之後的確立的延安文藝座談會模式在做準備,但我個人認為確實還遠不止於此。實際上是對過去20年中國文化資本,比如像阿里對好萊塢的進軍,這樣建立起來的中美之間的一種文化和資本上的聯繫上的不信任。中美貿易戰之後,中國在文化資本方面,在主動脫鉤。這個我相信是相當深層次的一個考量。這實際上是北京在對文化資本,在中國的橫店背後的資本和荷里活進行一種脫鉤。這種脫鉤背後我相信還跟文化大革命的權力鬥爭有相當的近似性。不僅是表面上在文藝節目、文藝行業展開比如《海瑞罷官》所開始的這些運動的信號,背後應該是權力鬥爭。”

此次趙薇被中國當局全面封殺與中共提出的“共同富裕”距離僅幾天。有人說娛樂圈中的所謂“劣跡藝人”最有可能成為“共同富裕”的第一批犧牲品。但《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表示,雖然外界確實容易做出這樣的解讀,但中共對娛樂圈出重手應該更多地是算政治帳而不是經濟賬,因為娛樂圈的韭菜割掉後就不再長了。

他說:“打擊娛樂圈招致的反彈恐怕要比打擊民營企業、民營資本要小一點。因為對這些娛樂明星,不少人是羨慕嫉妒恨。對他們尊敬不多。企業家賺了大錢一般人還能接受,因為企業是在創造、在生產財富。明星就是帶動一種消費,所以你也賺那麼多錢,那普通人還是不太高興的。要說仇富或者對於打擊富人,打擊明星,一般民眾能接受度可能要比打擊民營企業還要小一點,也容易點。這麼有錢,他們確實很可能成為這次‘共同富裕’的第一批犧牲品。不過話說回來,這麼做確實是一箭多雕、一石多鳥。但娛樂界和民營企業也不一樣,它經不起你黨國去割韭菜。你割了民營企業的韭菜它還長,可是你割娛樂界的韭菜它就不長了。”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