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嚴查數千宗已獲庇護案 不少中國人可能被遣返


華府中國城不少移民行經該處。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11 0:00

據美國全國公共電台報導,美國移民當局正審查數千起已經獲准的庇護案件。報導說,超過13500已經在數年前獲得美國政府授予庇護的移民 - 其中大多數為中國人 - 有可能遭遣返。

被查案件多涉中國人

報導說,這一範圍廣泛的移民審查與2012年紐約的聯邦檢察官掃蕩曼哈頓唐人街和皇后區法拉盛律師事務所有關,涉案共有30名移民律師、助理和口譯員,他們通過欺詐幫助移民獲得庇護。 FBI的突襲行動稱為‘故事編造者行動’在這一行動中被定罪人員幫助了3500多人獲得庇護,其中多數為中國人。當局指他們的手段包括編造情節類似的迫害故事、指導當事人在法庭上背誦虛構故事細節、制作支持假庇護申請的文件等。而迫害故事多為違反獨生子女政策、參加法輪功,或參加民運。

2012年宣佈起訴時,奧巴馬政府的官員,包括時任南區紐約聯邦檢察官的巴拉拉,決定不對庇護案當事人進行刑事起訴。

但是,移民局發言人在一份書面聲明中表示,“美國移民局、移民和海關執法辦公室首席法律顧問和移民審查執行辦公室正審查這些案件,以維持我國庇護制度的合法性,並確保原先的庇護批准是合法獲得的。”
從未見過如此規模的複查行動

有移民律師告訴公共電台,在移民和海關執法歷史上還從未見過如此大規模審查老庇護案的事情。

移民局發言人提查塞克向公共電台解釋了移民審查程序:“如果一個舊案在審查中顯示可能作假,官方律師要在移民審查執行辦公室提起動議,重開此案。如果移民法官同意這一動議,庇護人就會有一個聽證會,通過聽證,法官將重新決定是再給予庇護還是終止庇護。”

他說,移民局正對每一個案子進行審查,以便根據法律程序對其作出合法決定。有些案子的重開可能需要數千美元的法律費用來為指控進行辯護,即便不存在欺詐。

根據移民局的最新數據,數年來中國人獲得庇護的比率最高,2016年20455起獲准庇護案中中國庇護申請人獲准比率佔22%。而第二、第三的薩爾瓦多和危地馬拉,差距大得多,分別是10%和9%。

中國人申請庇護成功比率高的原因是,申請人遞交的迫害故事幾乎完全符合庇護官員和移民法官批准時使用的標準。

在美國,申請庇護者必須顯示申請人有受迫害的恐懼,而這種恐懼必須是基於種族、宗教,或政治言論,或參與某個社會團體。

中美洲國家申請者難以證明針對他們的威脅,或政府沒有採取行動對迫害加以制止。但中國申請者沒有這個問題,多數庇護故事裡迫害恐懼都來自中國政府。

華人‘勞倫斯’的故事

公共電台採訪了一位匿名為‘勞倫斯’的涉案華人。他說,2012年突襲針對的律師樓之一是紐約唐人街的劉楓凌律師事務所,他形容劉楓凌的辦公室像一個庇護申請工廠。勞倫斯說,在兩年時間裡,他大約編過500至600個假故事。

勞倫斯說,他在2012年突襲前夕接到FBI一個電話,問他是願意在掃蕩後跟其他人一起入獄,還是願意跟FBI合作。他選擇了後者。他帶著暗藏攝像機回到‘庇護工廠’,做了16次秘密拍攝。他還幫助說服了3個人做合作證人。

他並沒有因此而免於起訴,他被訴3項重罪,面臨最高25年刑期,但法官對他的合作予以肯定,只判了他6個月緩刑。

2000個案子嚇住了他

勞倫斯之後離開紐約西南部開始新生活,但2014年移民和海關執法官員找到了他,要他幫助確認之前的當事人誰在申請中撒謊了。起先,移民官告訴他有20個案子要他幫忙,2017年3月他接到另一個電話,說有200個案子。 3個月後,他們又被告知需要他幫忙指認的案子高達2000個。

然後勞倫斯拒絕了當局的要求,他認為之前他幫助政府是針對不法律師,而現在矛頭對準的是庇護人,他說,“我很害怕,我拒絕了。”他告訴公共電台。然後,他消失了,國家公共電台通過Skype採訪他,但不知道他在哪裡。

2016年12月,被勞倫斯說服,成為當局合作者之一的李女士,在獲庇護5年後正等待綠卡時,接到移民局一封信,通知她庇護身份已被終止。 FBI在跟她的合作協議上曾說,如果需要,會在移民執法當局那裡為她說好話。而當局取消她庇護身份所用的理由恰恰就是她作證時指證律師幫她編故事的證詞。

她在接受公共電台採訪時說,“是的,我曾欺騙了政府,但最終,政府又回騙了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