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淨網’倒計時 中國用戶如是說


美中國旗與tiktok和微信的app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26 0:00

美國針對微信、抖音的淨網令進入45天倒計時,中國輿論對此反應多元。鑑於實施細節尚未公佈,民眾普遍持觀望態度。

美國的特朗普政府上星期下令,45天後美國公民個人或者公司,將禁止使用“微信”,抖音國際版如果找不到買家,也將收攤走人。國務卿蓬佩奧對五大領域“淨網”計劃的宣布是美中脫鉤的最新動態。

微信是強權政治的平台

報導顯示,美國此舉的基本目標是確保美國網絡不受中共網絡審查影響。白宮指責微信和抖音“會自動捕獲其用戶大量信息”,“使中共獲得美國人的個人和專有信息”。

湖南居民陳俊賢對美國之音說,中國網警嚴密控制微信,並建立成員大都為政府公務人員的五毛網絡水軍,進行“網絡監控”、“敏感時刪貼”以及“宣傳”,絞殺異議言論。對網上的“出格言論”封網、封號、警告、甚至逮捕群主。他的一個開小貨車的朋友被抓7個月後迄今沒有音訊。

他表示:“實話實說,在中國這樣一個強權政治的政體之下,言論是沒有自由的,而交友微信本來就是一個言論平台。那裡的朋友群、鄉友群、家屬群、家族群裡如果有不利於政府的言論,群主要承擔連帶責任,搞得人家說話也不好說,說了話群主就有責任。”

陳俊賢還說:“工人群體慢慢地在微博、微信、QQ上建立輿論陣地,不過有人在那裡說得多了就被抓起來,不過,我們也不怕。後來當局採取'離間'方式,把他們的人打入我們這個群體裡,分化瓦解,提出'參與民運、領導民運、離間民運、搞垮民運'十六字方針。這些人進來後,魚龍混雜,很難辨識。一不小心,有人就走到監獄裡去了。”

他說,“為什麼中國很多人要移民美國去呢?他們嚮往的是一個自由的世界”。 “假如特朗普不封殺這樣的平台,我將奉勸他應該加入中國共產黨,他就不是美國民主國家的總統了。”

專家:微信的嚴苛審查和無所不包的壟斷

獨立時評人程坦對美國之音說:“微信的國家化做得很大,這是肯定的。我的很多美國朋友、歐洲朋友與我聯繫時,微信國際版和國內版都可以使用。微信'國際版'其實沒有,而是'國內二版',它所實行的審查制度跟國內一樣,沒有區別。不管你是美國人、歐洲人、還是中國人,因為它的影響力在大陸非常大。可以這樣講,微信實行的是全世界最嚴厲的審查制度,跟朝鮮差不多,一個老大,一個老二,差不多。”

法新社這樣描述微信:在中國它意味著“無所不包,無處不在”,起初只是用來聊天的平台,現已具有獨特的“生態系統”。可以這樣想像,微信就是一個容納臉書、推特、Instagram、WhatsApp等全部功能的“巨無霸平台”,外加強大的移動交易支付功能。

美國外交雜誌載文說,不要忘記,微信的統治地位部分在於中國完全排除競爭,所有外國媒體被禁止進入中國,幾十年來一直如此。微信平台的確很棒,而它是在得到保護,排除所有外來戶環境下興旺起來的。

網友Mitch Wong在美國之音留言,“從來沒聽說有外國電信商在中國運營!竟然中共的中國電信、聯通、騰訊、百度都可以在美國圈錢!早該通通禁了!”

沒了微信百姓“煎熬”?

北京居民林女士有家人在美國,她說:“沒有微信,可不是不方便嘛?有微信、有視頻多方便啊?但是,真是出現那種掐斷的情況,就想其他途徑唄,寫信是不用了,打電話吧,否則怎麼辦呢?有事不能及時通知,那就是煎熬,真是煎熬。”

對於“淨網”,林女士似乎並不感覺孤單,她說:“在國外的中國人甚麼層次的人都有,什麼中共高官的家屬都有,他們都在外面呢,他們不是也要接受這個現實,不是也得打電話和家人聯繫嗎?”

美中繼續脫鉤,何時見底?林女士回憶起從前和在美家人打國際長途電話的日子:“掐著鐘點,一分鐘17塊錢(國際長途話費),我都經歷過。沒有經歷過的人,沒有這個體會。不過,現在跟過去比,能夠通電話,還有什麼信箱、郵箱、充分利用,總比那個時候強,我只能這麼想。打電話也有很多不方便,但願別出現這種情況,雙方和解吧。”

陝西居民廖先生說:“中國人有的是辦法對付斷網這事,這些根本就難不倒搞軟件的這些人,這不是什麼大事,因為即時通信軟件是很難禁的,抖音的問題那是沒辦法。你特朗普不能每天總盯著這個事啊?!”

他說,通過美國蘋果公司系統登陸微信可能會受阻,不過,可以轉用安卓系統使用微信,換個手機好像也可以解決問題。另外,重新啟用QQ等即時通訊平台,也能繼續維持與家人溝通。

“斷網”涉嫌違憲或惹眾怒

河北居民蔣鎮江說“我覺得微信封不了,因為此舉沒有道理。你美國講究言論自由,這是第一。技術層面來講,你可能會做到,就像中國不讓谷歌、臉書有帳號一樣,可是你特朗普圖什麼啊?除了得罪廣大用戶,你能怎麼樣呢?說是國家安全,老拿國家安全扯事,我不知道有沒有,說是通過微信輸出革命思想,美國太脆弱了。”

網民丹尼爾陳在美國之音留言說,美國非華人社會是不用微信的,或許跟中國做生意比較多的小企業用微信。海外微信的忠實用戶都是華人,主要用來與國內親人交流。 “封禁微信對中國的傷害可忽略不計,卻極大地得罪了美國華人,對今後留學生赴美留學也有嚇阻作用,對特朗普連任完全不是一個利好因素,圖啥? 不明白”。

彭博社報導,特朗普政府“清網”的不利影響是多方面的,例如,將嚴重打擊深陷困境的美國旅遊業,使幾十年來摩擦不斷的美中兩國之間的民間往來這一塊的成果付之東流。 2019年中國赴美遊客只占美國全部入境國際遊客3.5%,但是他們在美消費額佔全美外國遊客花費13.4%。

獨立時評人程坦則表示,如果說美國封殺微信是為了打破競爭和捍衛言論自由,抖音則是因“狂妄無知而咎由自取”,因為抖音涉嫌干涉美國大選,中國國內媒體大肆瘋狂報導,抖音平台上數百萬美國年輕人虛假訂票,破壞美國競選的時候,“我就說,這是嚴重違反美國法律的,幼稚可笑!干涉美國大選,這是美國所有人的底線。”

美國淨網行動細節目前還不清楚,與此同時,抖音狀告美國政府的司法進程剛剛啟動。美國外交政策雜誌說,同特朗普政府的很多決定一樣,“其真正影響並不十分清晰”,淨網令的核心內容措辭模糊,留有很大解釋空間,對此中國輿論正在密切關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