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世界愛滋病日: 根除愛滋病 必須先根除其污名


世界愛滋病日 2019

40多年前,當愛滋病首次被發現時,被診斷這一疾病被視為絕症的宣判。如今,它已成為一種慢性、可以治療的疾病。每年的12月1日是世界愛滋病日,旨在幫助大眾認識到愛滋病仍然與人類同在。儘管人類抗擊愛滋病取得了進步,但疫情還沒有結束。

每年在世界愛滋病的這天,世界各地的社區都會通過各種活動,宣傳接受檢測和預防疾病的相關知識。專家們說,最簡單的預防方法是,性行為時一定要使用安全套。

當全世界的衛生部門官員們首次將12月1日確定為世界愛滋病日時,他們意識到,與其他疾病不同,導致愛滋病的愛滋病毒可能會在全球傳播。愛滋病預防活動人士保羅•卡瓦塔從一開始就是愛滋病預防活動人士。

卡瓦塔說:“我從一開始就參與了。當時我們必須要抗擊並採取行動;也送走了許多我們摯愛的人。 ”

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傳染病專家安東尼•福奇博士從一開始就加入了這場戰鬥。他致力於開發抗擊愛滋病毒的治療方法。現在的治療手段已經非常有效:感染者每天只要服用一粒藥片,就不會將病毒傳染給其他人。還有一種叫做“特魯瓦達”(Truvada)的藥物,能夠防止未感染者感染病毒。福奇說,結束愛滋病疫情,可能是件很簡單的事。

福奇說:“只要做這兩件事:讓感染者把治療作為預防;讓有感染風險的人採取接觸前預防措施。如果最大程度地實施這一做法,理論上就可以結束愛滋病疫情,就這麼簡單。”

使用這些藥物後,新增愛滋病毒感染人數已大幅下降。自2004年以來,與愛滋病相關的死亡人數下降了55%以上;但只有大約60%的愛滋病病毒感染者服用藥物。

愛滋病預防活動人士卡瓦塔說:“我們必須明白,愛滋病毒和感染者還面臨歧視和污名化的夾擊。”

卡瓦塔為一家叫做NMAC的機構工作,該機構倡導在抗擊愛滋病過程中的醫療公平和種族正義。他說,哪裡有歧視,愛滋病毒就會在哪里傳播。

卡瓦塔說:“首先,它主要影響有色人種。第二,它主要影響男同性戀者。第三,它主要影響窮人。”

在美國,愛滋病毒感染者中的大多數都是窮人。在美國以外,大多數愛滋病毒感染者,生活在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國家。世界各地的青少年也處於危險之中。他們很少有機會獲得檢測、醫療和諮詢。這就是為什麼福奇博士說除了藥物,我們還需要別的東西。

福奇說:“沒有疫苗,我們就無法消滅愛滋病毒。”福奇說,疫苗的研發工作很有希望;但現在最好的是讓人們接受檢測,這樣,那些感染者就可以繼續治療;而向有感染風險的人提供特魯瓦達藥物,將愛滋病毒視為一種疾病,而不是政治、道德或社會問題。”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