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聽政府的還是回家和親人團聚?打工人兩頭為難


上海豫園為迎新春牛年的裝飾(2021年1月29日)
聽政府的還是回家和親人團聚?打工人兩頭為難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20 0:00


“不開心,不能吃到爸媽做的飯,感覺不開心,而且是好多天都不能吃到。”

老家河北邢台的“北漂”廖女士這樣告訴美國之音記者。 400多公里的距離,她最終選擇留京,獨自消化鄉愁。

新春之際,中國政府因擔心疫情反撲,相繼出台一系列“非必要不返鄉”、“就地過年”倡議以及嚴苛的返鄉新冠監測政策,打碎了部分外地務工人員的回家團圓夢。

連續兩年的中國農曆新年被新冠病毒威脅,傳染病防控專家鐘南山院士日前提醒,春節會導致人流量大幅增加,應避免前往中高風險地區,減少自身外出。

但對於部分在外務工的打工人來說,這是一年中唯一能夠回家團聚的機會。一邊是政府的號召,一邊是回家的車票,他們的臉上寫滿了迷茫。

33歲的楊念連(音)在北京打工,居住在京郊馬駒橋小區,除夕年夜飯期間與老家通電話。他說:“每次我回家,女兒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和我聊天,她跑來跑去,聽我講在北京打工的所有事情。”(2021年2月11日)
33歲的楊念連(音)在北京打工,居住在京郊馬駒橋小區,除夕年夜飯期間與老家通電話。他說:“每次我回家,女兒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和我聊天,她跑來跑去,聽我講在北京打工的所有事情。”(2021年2月11日)

百節年為首,春節作為中國大陸最為傳統且隆重的節日,也意味著闔家團圓,辭舊歲迎新春。

但面對新冠疫情再次反撲導致的防疫壓力,全國各地相繼出台了“就地過年”、“非必要不返鄉”等一系列非強制性政策,旨在減少這一世界最大規模的人口遷徙“春運”期間的人員流動。

行程掃碼 個人隱私難保護

去年被封城政策留在武漢獨自過年的錢先生現在已人在老家,與家人團聚。春運前,他便選擇了不容易被取消的省內大巴,毅然決然的踏上了回鄉之路。

他說:“第一個是因為去年就沒能夠回家,希望今年能彌補一下這個遺憾。第二是因為自己從工作地到家鄉屬於省內流動,不屬於跨省流動的界定範圍。”

湖北省的防疫要求基本與中國大多數其他省市的一致,由省外低風險地區返回的,應持7日內有效核酸檢測陰性證明,並每7天進行一次核酸檢測。對於境外及高風險地區返鄉的除核酸檢測陰性證明,還需集中隔離14天。

“我已經平安順利地從工作地武漢回到了自己的老家,但是一路上的這個掃碼…”錢先生向記者描述了他“關卡重重”的回家路程,他無奈的說:“之前是掃健康碼,現在變成了掃行程碼。行程碼的意思就是說,它需要通過一個小程序直接連到你手機的運營商,就能判斷你最近幾天內到過哪些地區,這個就比較精準,但精準就涉及到個人隱私的問題。”

“硬核”口號宣傳 有家也不敢回

今年1月,國務院便發出了鼓勵人們在工作地原地休假的倡議,隨後29個省份響應中共號召,倡議民眾“就地過年”。

各地加大宣傳力度,街道上“就地過年”的倡導橫幅隨處可見。 “帶病回鄉不孝兒郎,傳染爹娘喪盡天良”、“出門等於自殺,回鄉等於殺人”這種“硬核”標語層出不窮,許多網友驚呼:“這都貼出來了誰還敢動啊?” 中共各大官媒也統一口徑,大力倡導“就地過年”,電視上網絡上鋪天蓋地的宣傳“原地過年”的好處,門戶網站網易的一篇“返鄉標準一再提高,打工人回家難”的刊文更是上架後秒被“和諧”。

租住在北京郊區馬駒橋小區的來京打工人王海洋(音)58歲,除夕夜和留京工友們一起吃年夜飯,還和兒子視頻通話。 (2021年2月11日)
租住在北京郊區馬駒橋小區的來京打工人王海洋(音)58歲,除夕夜和留京工友們一起吃年夜飯,還和兒子視頻通話。 (2021年2月11日)

核酸檢測手續麻煩 回程又怕耽誤工作

在寧波從事互聯網行業的郝女士原本決定今年春節回家陪伴父母,但繁瑣的回鄉程序讓她不得不放棄這一決定。

她說:“因為我有提前問過家鄉那邊回去的標準,他們會要求做兩到三次的核酸檢測,因為核酸檢測的有效期比較短,過年期間來回走動又會有風險,其實只是放10天左右的假,但是核酸檢測就要檢測兩三次。我覺得還是挺費功夫的,而且核酸檢測又要去醫院做,過年期間醫院人也會比較多,就怕臨走之前又做不上,導致耽誤工作,所以就沒敢回去。”

另外,作為公司領導層的郝女士又擔心政策因為春節的緣故會臨時改變,在家過年後不能按時回到工作地,耽誤工作還成了反面教材,實在得不償失。

她說:“過年期間風險比較大,但凡這個政策收緊了,比如說初二初三的時候跟大家說疫情加重了,導致初七返回工作地的要再隔離14天,那不就比較耽誤工作了嘛,這是我非常擔心的,因為在疫情的陰影下,是有可能發生的。”

原本決定與新婚丈夫一起回老家的李女士也因為過於復雜的回鄉檢測標準選擇錯峰至清明假期再回家,她說:“假期不是很長,總共也就七八天,去做核酸檢測然後出結果,回家以後再做居家監測其實還挺麻煩的,不如在清明節或者下一個假期錯峰出行,也可以把風險降到最低。”

這是李女士第一次選擇在異地過年,讓她感到慶幸的是還有丈夫陪在身邊。她說:“肯定見不到父母心理上有遺憾,因為每年我都會回家,但是今年一直到今天了還是感覺好像只是正常放假,因為沒有回家放煙花,這種沒有年味的感覺比較明顯。”

上級倡導傳到百姓成了“強制”

除了繁雜的疫情監測機制,讓打工人們擔心的還有政策落地後的“變味”。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國企員工對記者表示,政策是倡導性質的,一層一層批下來,到老百姓這裡就成強制了。

近日,國家發展改革委秘書長、新聞發言人趙辰昕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舉行的發布會上強調,各地方在政策執行時,不能擅自“加碼”,更不能“層層加碼”,甚至有的地方還採取“一刀切”措施,這是堅決不允許的,不能阻斷人員出行、返鄉,要給人民群眾多些保障、多些便利。

即使這樣,從各地方政府再到公司部門領導依舊冒著“疫情管控不利會丟飯碗”的風險,導致中共強調的非強制性政策落實到基層就變了味道。

這名國企員工說:“現在從集團到部門實行'誰簽字誰負責'政策,批准員工回鄉過年的文件領導們都不敢簽,部分企業部門以上領導都被直接要求要留在工作地帶頭就地過年。”

廖女士也這樣對記者說:“據我了解,某些單位領導不會簽這個字。”

她隨即隱晦的說:“不是很提倡回去過年,他不會特別強硬的不給你簽字,但是他不是很願意,你能明白嗎?”

另外,中共各大官媒大肆報導,各地方政府和企業為相應“就地過年”號召,採取引導和補貼式的“留人”政策,例如分發就地過年費、核酸檢測報銷等等。

事實上,在記者採訪的5人中只有李女士所在的單位承諾發放就地過年費,但至今並沒有兌現,至於核酸檢測費用報銷更是聞所未聞。

運輸業受重創 年味兒變了味

中國多個門戶網站還刊登了有關“就地過年”倡議的調研報告,稱有超過70%的異地就業人員支持“就地過年”政策。多數網友對此持質疑態度,網友“月照花林”在報告下面留言調侃說:“採訪了4個人,領導3個,秘書1個,3個領導表示不回家,秘書沒吭聲!”

據中國衛健委的2月9日通報,中國當日新增病例14例且均為境外輸入。表面上看,新冠病毒在中國內地已經逐步淡出民眾的日常生活,但當局依舊將春節假期返鄉人群視為潛在威脅。

這讓不少民眾產生疑問,老百姓做出這麼多犧牲,新冠病毒到底控制沒控制住?

另外,“就地過年”倡議對中國運輸業打擊巨大,今年春運自1月28日拉開序幕,中國民航預計運送旅客數量在春運首日較往年相比減少七成,鐵路方面下降六成,客流量較去年相比還減少兩成。

民航取消的班次較往年相比就高達50%,部分計劃返鄉的民眾買了票突然就會被取消,於是便在改簽取消再改籤的循環中被迫“就地過年”。

除此之外,還有網友匿名反應以中國電商平台拼多多為首的部分企業,光明正大“剝削”員工,承諾的過年費自食其言,“就地過年”秒變“就地加班”。網友唏噓:“本來已經變味的過年徹底餿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