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印巴衝突升級 中國陷尷尬境地


印控克什米爾地區,穆斯林和印度軍隊的衝突由來已久。(2018年9月28日,美國之音朱諾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40 0:00

隨著克什米爾地區印巴衝突的不斷升級,世界主要大國對於衝突雙方所持的立場便顯得格外敏感且引人關注。中國則由於不願得罪印巴任何一方,而使自己陷入了一個兩難境地。

分析人士認為:中國不會明確表示將在有可能發生的印巴戰爭中支持巴基斯坦,也不會按照印度的意願,發表強烈的措辭批評巴基斯坦。中國可能會做的無外乎是“呼籲和平,然後對印度和巴基斯坦各打五十大板。”

衝突升級,各方表態克制

自2月14日印控克什米爾地區發生針對印度軍人的自殺式汽車炸彈襲擊事件以來,印巴兩國之間的緊張局勢就不斷攀升。事發不久,位於巴基斯坦境內的伊斯蘭激進組織穆罕默德軍(Jaish-e-Mohammad)宣稱,對自殺炸彈襲擊事件負責。

2月26日,印度官方發表聲明:印度空軍飛入巴基斯坦領空,針對巴基斯坦境內的一處穆罕默德軍營地發動了空襲。27日,巴基斯坦方面對外宣布,巴方擊落了進入克什米爾地區控制線巴方一側的兩架印度戰機,並俘虜了一名印度飛行員。

與此同時,印巴雙方都表示,希望衝突不要升級為更大規模的戰爭。2月27日,正在中國參加俄印中三方外長會議的印度外交部長斯瓦拉吉(Sushma Swaraj)對媒體表示:“印度希望避免緊張局勢的進一步升級,印度空軍在襲擊恐怖組織的行動中沒有針對任何巴方軍事設施。”而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則在當天的全國電視講話中,呼籲印度當局,通過對話解決克什米爾地區的危機。

印度方面也在試探其他世界大國對於克什米爾衝突升級的反應。在被問及美國是否會支持印度軍方進一步實施打擊行動時,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國際關係學院資深教授馬基(Daniel S Markey)認為:儘管美國與巴基斯坦的關係在過去兩年中發生了惡化,一些美國官員能夠理解並接受印度的報復慾望,但他們仍然不想鼓勵有可能導致戰爭的行動。他表示:“在華盛頓,沒有人希望看到印巴之間的另一場戰爭,或近似戰爭。”

中國支持印度立場?

2月27日,正在中國浙江烏鎮舉行的俄印中三國外長的第16次會晤發表了一份聯合公報,公報表示,“外長們強烈譴責一切形式和表現的恐怖主義,呼籲國際社會依據《聯合國憲章》以及國際法原則,全面落實安理會相關決議和《全球反恐戰略》,加強聯合國主導的全球反恐合作,同時尊重所有國家主權和獨立,推動聯合國大會儘早完成並通過《全面反恐公約》。”

這份聯合公報中的措辭之強硬使一些印度觀察家都感到了吃驚,《外交學人》(The Diplomat)雜誌的亞太地區專欄作家兼編輯潘達(Ankit Panda)撰文指出:聯合公報的措辭“在反恐問題上顯示出對印度有利的發展”,雖然沒有明確點出巴基斯坦和穆罕默德軍的名字,但公報中所用的語言“含蓄地支持了印度的立場”。

《印度時報》(Times of India)發表了“為什麼北京現在冷落巴基斯坦”的文章,文章認為,北京對此次印巴衝突的反應顯示出,中方希望巴基斯坦明白,如果印巴衝突升級,不要指望北京的軍事支持,中國對巴基斯坦的支持只是在經濟發展層面的,而不會涉及軍事。另一方面,中國也正希望印度能夠改變立場,來參加今年4月即將舉行的第2屆一帶一路論壇峰會。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在過去一段時間裡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阻力,印度的加盟正是中國求之不得的。

中國不會放棄巴鐵

另一些媒體和觀察家則表示,以為中國會冷落巴基斯坦而討好印度的看法太過於樂觀了。印度TNN電視台認為,中國在巴基斯坦擁有巨大的利益,巴基斯坦會利用這一點,確保在未來的印巴衝突中,中國不至於放棄“巴鐵”。

TNN認為,一方面,中國有超過6萬的公民目前在中巴經濟走廊以及相關項目上工作,中國必須依仗巴基斯坦軍隊的合作,以確保這些中國公民的人身安全;另一方面,中國也需要藉助巴基斯坦軍方的幫助,阻止塔利班等伊斯蘭極端組織的勢力滲透進入中國西北部的新疆等地區,過去,新疆的分裂主義組織曾經獲得過來自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極端組織的援助。

印度《經濟時報》(Economic Times)指出,儘管中國方面對此次穆罕默德軍的自殺式炸彈襲擊表達了“震驚”,但中國並沒有向印度明確保證,會支持新德里在聯合國將穆罕默德軍的頭目馬蘇德·阿茲哈爾(Masood Azhar)列為“全球恐怖分子”的請求。在過去的幾年中,中國曾數次在聯合國安理會上行使了否決權,阻止印度將阿茲哈爾列為“全球恐怖分子”的提案。

一旦被聯合國安理會列為“全球恐怖分子”,阿茲哈爾將面臨全球旅行禁令和凍結資產的懲罰。

中國的尷尬境地

2月27日夜間,巴基斯坦外交部長庫雷希(Shah Mahmood Qureshi)與中國外長王毅進行了“緊急通話”。中國外交部在雙方外長通話後發表的聲明指出,王毅對印巴之間的緊張局勢升級表示了“深切關注”,而庫雷希則在通話中希望中國能夠繼續在緩解目前的緊張局勢中“發揮建設性作用”。

對中國來說,在印巴之間選邊站是一種尷尬的局面,就中國的自身利益而言,也存在著兩難的境地。印度希夫·納達爾大學(Shiv Nadar University)國際關係副教授、中國問題專家鄭嘉賓(Jabin T. Jacob)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國的首要目標是將巴基斯坦置於自己的陣營,並保護中國的地緣政治利益,所以,中國方面也明白,對於印巴衝突,自己能做的事情有限。但是,中國也不想對恐怖主義和地區性穩定等問題表現得漠不關心。”

《外交學人》的潘達承認,俄印中外長會晤後的聯合公報往往是官樣文章,其背後往往有各自國家策略上的考慮,並不一定反映出其中某個國家的明確立場。比如,在2016年的三國外長聯合公報中,明顯使用了對中國在南中國海爭端中的立場有利的措辭,比如“通過有關各方之間的談判和協議解決”這類詞句,而實際上,印度政府的官方立場是支持仲裁法庭的程序和結果的。

對於此次印巴衝突,鄭嘉賓認為,“中國正確的做法應該是支持印度的行動,或者首先向巴基斯坦施壓,打擊恐怖主義,防止這種情況的發生。” 然而,鄭嘉賓表示,實際將會發生的是,中國在表面上“呼籲和平,然後對印度和巴基斯坦各打五十大板。”

潘達則表示出相對的樂觀,他認為:“無論如何,北京已經明確表示出,希望印巴兩國不要讓衝突再升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