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印度力推“自由走廊” 試圖證明好過“一帶一路”

  • 斯洋

印度總理莫迪會見在印度舉行的第52屆非洲發展銀行大會的代表(2017年5月23日)


印度總理莫迪星期二(5月23日)在印度舉行的非洲發展銀行大會上力推印度和日本共同參與的“亞非增長走廊”。亞非增長走廊也叫“自由走廊”。通過這項計劃,印、日試圖平衡中國提出的連接歐亞和非洲的“一帶一路”戰略的影響。分析人士說,日本與印度還試圖證明,與中國的“一帶一路”相比,“自由走廊”設定的條件更好。

印度總理力推“自由走廊”計劃

印度總理莫迪星期二在非洲發展銀行大會上說,來自日本和印度的研究機構已經為這條亞非增長走廊規劃了願景圖,來探討兩國與非洲國家在技術、健康、基礎設施建設、製造業等領域建立聯繫,攜手合作的可能性。

第52屆非洲發展銀行大會5月22日到26日在印度古吉拉特邦首府甘地訥格爾舉行。來自非洲和其他域外國家的將近3000名代表參加。在5月24日星期三的會議上,日本和印度將分別在分會場與非洲開發銀行成員國開會,商討聯合參與當地基礎設施與能力建設的開發計劃。

“自由走廊”計劃是去年11月,印度總理莫迪訪問東京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宣布的。印度財長賈特里不久前訪日時,在雙方會談中再次提出這個合作議題。“自由走廊”計劃是通過修建基礎設施來進一步推動亞洲、非洲和中東的貿易和投資。

《印度斯坦時報》評論說,這次非洲發展銀行大會反應了印度的擔心。印度擔心在美國影響力下降,而中國的影響力上升的同時,印度在自己的後院在經濟和軍事聯繫上做得不夠。報導說,北京提出的“一帶一路”計劃,更是讓新德里覺得必須在非洲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印日試圖證明“自由走廊”勝過“一帶一路”

由於中國“一帶一路” 旗艦項目“中巴經濟走廊”穿過印度和巴基斯坦有爭議的克什米爾地區引發印度的不滿,印度拒絕參加5月14日到15日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計劃。《新印度快報》的報導說, 正由於這個原因,印度主辦非洲發展銀行大會以及日印與非洲代表討論“自由走廊”問題一定會被外界看作是印度為反擊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而推出的戰略。

布魯金斯學會印度項目主任坦維·馬丹(Tanvi Madan)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印度對中國一帶一路項目確實擔憂,除了主權問題外,印度還擔心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最先考慮的中國的國家利益。
她說:“他們認為這個項目(一帶一路)背後的驅動力是首先考慮中國以及中國公司和政府的利益,第二,才會考慮項目所在國的利益需要。他們認為這裡沒有磋商的過程。”

她認為,印度除了懷疑中國區域鏈接的性質外,印度還認為跨區域和跨洲際的項目應該有標準可循。她說, “他們在東南亞和南亞的一些項目就是想證明這點,他們一起合作,提供更好的貸款條件。當然,他們的最大挑戰是如何準時兌現他們的承諾。”

世界銀行的研究認為,發展中國家目前每年基建投入約1萬億美元。布魯金斯的馬丹說,“自由走廊”相對中國的“一帶一路”來說,也應該是個補充,獲益的應該是東道主國家,因為他們可以有不止一種的選擇。

她說:“他們表示,他們願意接受一些中國的公司和銀行因為不符合自己利益而沒興趣的參與或是沒興趣投資的項目。他們會開展一些東道主國家認為很重要的項目,甚至一些對他們來說並沒有直接的戰略利益的項目。我想,他們是想展示,他們做事情的方式與中國不同,會投資有附加值的項目。”

兩個項目沒有可比性

參與製定“亞非增長走廊”願景圖的印度發展中國家研究與信息系統研究所主任薩欽·查特爾維蒂(Sachin Chaturvedi)在接受印度右翼雜誌《自治》(Swarajya)採訪時說,這兩個項目沒有可比性。

查特爾維蒂說,日本和印度與非洲的合作是建立在互相尊重的基礎上,對參與國首要發展任務的尊重的基礎上。“自由走廊”希望實現三大鍊接:物理意義上的連接、機構以及人與人的連接,而這其中,人是最重要的。”

他說,在實現人與人的連接後,機構再實現連接,然後實現全方位的連接,最終推動經濟增長。這是可以實現的,通過發展基礎設施建設(港口、基礎、工業園區、電信和信息技術)、計劃和執行的能力、貿易設施、人類發展和技術改善等將非洲與亞洲的經濟聯繫起來。

他說,雖然計劃雄心勃勃,但是因為是建立在參與國的主動合作的基礎上,因此有很大的可行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