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重慶至北京特快列車上 ‘兩會’截訪強力展開


2018年8月6日北京訪民資料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08 0:00

在因新冠病毒疫情而拖延的中國人大政協“兩會”即將舉行的前夕,各地以各種方式極力阻止訪民在敏感時期前往北京,對訪民的截訪有時在行進的列車上進行。

重慶維權人士趙亮、肖成林、陸遠芳、胡貴琴等4人,5月15日上午從重慶火車站進站,登上重慶開往北京方向的T10次列車。這是的一趟特快旅客列車,全程2079公里,途經5省,運行約25小時。

打時間差登車北上

訪民胡貴琴星期日對美國之音說,列車還沒有開出,就有訪民被當局發現後帶下車。

她說:“火車還沒有開動之前,我們這趟列車上還有兩個訪民,他們剛上車坐到自己的位子,接著就被帶走了。”

同全國許多訪民一樣,這些重慶訪民希望在兩會期間繼續向有關部門反映各自案情。胡貴琴則是應約前往北京,領取上次被打傷後的醫學鑑定,同時起訴相關部門。由於疫情,她的北京行被推遲,疫情緩解後,才隨即動身北上。

上午10:42分,列車離開重慶,4名訪民順利上路。他們是如何能夠登車,闖過第一關?趙亮星期天對美國之音說:“我們都是臨時買的票,臨上車前幾十分鐘買的,當局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是打這個時間差。”

趙亮是重慶市大渡口區村民,狀告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血管外科“殘忍殺害”他的父親,院方則稱是“醫療事故”。上訪中趙亮曾被判入獄,受過毒打。不過,他堅持上訪,稱“所有證據我手裡都有”,對體制內同情官員抱一定希望的同時,進京“懇求中央領導”干預案件。

沿途截訪到鄭州

T10特快重慶發車後,當局很快發現有訪民上了這趟進京列車,隨即展開攔截。趙亮說,列車抵達四川達州市時,3名自稱警察的人突然出現,此時是下午1點半。警察以查身份證為由,要把趙亮等人弄下車,趙亮等據理力爭,堅決不從,雙方均勢,加上停車時間短暫,警察沒有得手,只得繼續隨這批訪民往下走。

拂曉4點10分左右,列車駛入河南省鄭州,列車在這個大樞紐站停車20分鐘。此時,早已等候在那裡的重慶增援警察突然登車。他們為什麼如此神速?訪民陸遠芳對美國之音說:“他們是乘飛機去的,回來則是包車回來。”

顯然,重慶警方希望將這次截訪在鄭州完成,因此特意派人提前飛到鄭州,等候T10次特快的到達。

趙亮回憶說:“由於我抗爭的很厲害,他們在達州時沒有下手,可能打電話叫人增援,到鄭州時上來6個人,加上達州上來的那3個,一共9個人,他們強行把我弄下車,強行搜身,搶我的手機,我就一直不給他們…”

趙亮還說,車至鄭州時他正在熟睡,上來的9個警察一下子就把他控制住,並將他和肖成林、陸遠芳一起拉下車。果然,重慶警方租了專車,將他(她)們3人一路押回重慶,據說,當局租用商務車打道回府花了約6000塊錢。

對這3名重慶訪民的截訪似乎到此為止,他(她)們目前已各自回到家中,兩會北京上訪計劃暫告一段落。

石家莊站閃電行動

然而,第4名訪民胡貴琴此時在哪裡兒?原來,她還在這趟列車上,鄭州停車期間當局沒有找到她。接下來的截訪行動中,當局為了找人,又進行了一次“全車查票”。

胡貴琴說:“第一次找我,沒有找到。(當局)就先把(趙亮)他們三個人帶走了。第二次又查身份證,查車票,查到我時,將我的信息輸入到甄別系統裡面…所有前往北京的乘客,他們的信息全部都要輸入那個系統,都要核實身份,這種做法跟以前都不一樣。”

胡貴琴還說,新冠病毒疫情期間人人戴口罩,這樣一來,無論肉眼識別,還是機器人臉識別,都比較困難,無形給訪民帶來便利,同時增加了當局甄別的難度。

早上08:25分左右,T10特快抵達石家莊,這是列車進京前的最後一站,停車時間只有6分鐘,警方對胡貴琴的行動似乎是閃電式的。

胡貴琴回憶被拉下車的這段經歷時說:“當時火車上周邊群眾說,'太嚇人啦,太嚇人啦,簡直不可以想像,提心吊膽'。警察直接上車就逮,拖出去,太快了,太快了,一分鐘。”

胡貴琴對美國之音說,她之所以選擇與警方配合,在石家莊站下車後返回重慶,原因是地方當局說星期一(5月18日)要見她:“約我星期一上午談,因此讓我回(重慶)去。我想了一下,我的頭被他們打傷,自己身體也不算很好,鬧不過他們,就勉強答應了。星期一也快嘛,給他們一個機會嘛,如果不行,我還可以坐飛機(再去北京上訪)嘛。”

11:12分,列車抵達北京(西站),至此,重慶警方T10特快上的這次截訪行動似乎算是結束。

大數據控制訪民出行

民生觀察說,5月11日,重慶還發生過驅趕訪民下車事件。訪民鄒茂淑等4人搭乘Z4次列車途徑湖北恩施站時,被列車員和乘警強行驅趕下車,稱“你們要經當地政府同意才能准許乘車”。鄒茂淑表示,每一個合法公民都有搭乘列車的法定權利。乘警則說,自己不管這些,上級領導叫怎麼辦就怎麼辦。

滯留恩施的這4位訪民嘗試換乘其他車輛前往目的地,但是每次使用身份證購票都會“交易失敗”。不過,購買返程重慶的車票時,卻很順利購到車票。鄒茂淑認為,這可能是政府大數據中的黑名單在發揮作用。

在中國“兩會”召開的敏感時期,各種進京交通工具上發生的截訪事件有多少起?多少訪民最終被截訪?過程中訪民的待遇如何?外界不可能盡知,重慶幾位訪民列車上被截訪的經歷只能部分還原截訪事件的真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