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福耀集團美國工廠的文化衝突和安全隱患問題風波未平,伴隨著迅速的成長,福耀也面臨著巨大的挑戰。福耀集團今後的發展計劃如何?川普總統的政策會給中國對外投資帶來哪些影響?中國公司又要如何適應美國文化和本地員工?美國之音記者卡拉、王平來到福耀位於俄亥俄的工廠,對公司董事長曹德旺進行了專訪。

卡拉: 曹先生,今天我們就開門見山。關於一些報導中提到的福耀內部的文化衝突和安全隱患的問題,我想听一聽您有什麼樣的回應。

曹德旺: 我那時候已經在美國了。因為我是來參加特朗普召集“選擇美國論壇”,我覺得很奇怪,他是拆我的台,還是拆美國總統的台?於是我就沒有去回應。弄清楚到底他在拆誰的台,到現在我還沒弄清楚。

卡拉: 所以您認為這個問題並不是真實存在的。

曹德旺: 因為他沒有採訪過我們公司任何高管。他是跑到外面去採訪或者從報紙上抄的。他那些東西呢,應該說是,更貼切地講是道聽途說的,有的是報紙上抄過來的。確實歷史上也發生過這些問題。從我14年進入這個工廠開始,到現在發生的事情。一個中國這麼大的企業過來,三年時間發生那些問題我認為都是很正常的。至於工會的問題呢,我做玻璃生意,人家是做工會生意,大家都在推銷,這事也是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事情。你說中美文化有沒有衝突,那是肯定的。首先美國人講英語會講俚語,我們中國人就不會。連我連英語都講不清楚,不會講。而且我們中國派來的一部分管理幹部,我們控制很嚴,就是主要是成本問題。

卡拉: 說到成本問題,您曾經說過中國的製造業成本比美國要高,現在您還這麼認為嗎?

曹德旺: 應該是這樣講。這個表述上有問題。在製造成本這一塊呢,製造環節,美國沒有優勢。這個應該是中國的便宜。那從銷售環節,它要加進物流成本、交易成本和製造成本。那中國企業就沒有競爭力。我提這個意見不是對中國不滿,我要提醒中國人要注意怎麼樣保護好我們國家的競爭力。

卡拉: 那怎麼樣保護好競爭力呢?

曹德旺: 就是從要素成本來分析的時候呢,我們要做的文章很多,包括美國對我們也有看法的。就是我們稅呀,費呀收的比較高。就是交易制度成本的一個形成。第二個,我們物流成本比較高,這個要去控制。

卡拉: 那接下來,福耀集團在美國的投資和發展,您有一個什麼樣的計劃?

曹德旺: 那我認為福耀是一個國際性的公司,而且我們跟很多汽車廠簽有戰略合作協議,有責任也有義務來保護他們的安全。我們整個這個在美國的投資準備建立一個完整的產業的供應鏈。那在這種情況下呢,我們要投二十億美金才可以。我現在花了六年時間,才花掉我十個億美金。後面的三到五年時間呢,因為這個總的二十億錢要計劃十年時間花。還要再投十億美金下來。

卡拉: 說到美國政府方面,我們知道川普總統對中美之間的貿易態度是比較嚴厲的。您認為川普的貿易政策對中美之間的貿易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曹德旺: 特朗普是一個總統,他是一個政治家,他講話的時候,不僅僅代表美國一部分人,還要代表另外一部分人。當然,這麼大的美國,肯定許多人當中,一部分人是支持中美貿易,一部分人當然他也有他的看法。那總統的講話,一會要這樣講,一會要那樣講,我認為這都是正常的。那客觀上,我認為呢,中美兩國的經濟貿易互補性不可替代,全球任何國家都不可替代。為什麼呢,中國有13億人,這個由於歷史的原因,中國現在雖然GDP排第二,但是我們必須承認跟他們在技術上、科技上還是有一定的差距。那麼中國呢,13億人,這個人種呢全世界也是獨一無二的。除猶太人可以跟中國人去爭這個事情,德國人,日本人以外呢,中國人也非常優秀。他勤勞、吃苦,不計較、很包容,最關鍵呢,他思變的願望很迫切。他很想排除他落後和貧窮的局面。他是通過很辛勤的勞動,用自己的雙手,去做了很多傳統的,民生的生活必須品賣給你美國人。雖然現在賣給美國的,中國是順差,美國是逆差,但是現在是大數據時代,信息時代,貨幣體系非常發達。你如果美國沒有需求,你自己會買到逆差為止嗎?說明你美國人有需要。逆差跟順差不應該影響到兩國的貿易。因為你美國人有需要,跟中國買你最合算,你才會想買呀。現在是貨幣時代,不是換貨貿易的時代,如果是易貨貿易的時代的話呢,那當然要考慮順差逆差的問題,對不對。是這個問題,你有需求,不向中國買,要不要向日本買,要不要向韓國買啊?還不是一樣啊。向韓國買,向日本買,對你美國,因為貴啊,你不合算啊,才會向中國多買。

卡拉: 我們知道福耀在中國有一個河仁基金會,現在您把河仁基金會建到了美國。對於這個基金會,您今後有什麼樣的計劃?想做什麼樣的項目?

曹德旺: 因為不是說中美文化衝突嗎?我了解到呢,美國很多(企業)有基金會,慈善基金會。這個作為企業來說,參與社區的各種活動,參與社會的救濟工作的開展,它是一種道義,也是一種責任。因此我們雖然說現在剛開始,我們也嘗試著在這裡成立這個基金會。攏聚美國文化,盡量向美國文化靠攏。我奉行的是這樣的政策,你在這裡投資,就是在這裡想賺一碗飯吃,第一個你首先要愛上這個國家。愛上這裡的文化,那麼你怎麼樣愛上呢,要學會去了解。而且呢,去尊重它。應該承認它的存在的價值和優越性。

卡拉: 今年河仁的啟動基金有多少?

曹德旺: 因為我們剛起步,還在虧損。我們今年調了100萬美金給它。那麼前兩年呢,我們花了700萬美金捐給了戴頓大學。

卡拉: 振興製造業是川普給選民的一個承諾。您認為現在美國的製造業面臨的問題都有哪些?

曹德旺: 美國總統提倡回恢復製造業大國,我認為這是正確的。但是今天提出來,不是今天就實現。不是川普提出來的的,是奧巴馬提出來的,應該客觀講是13年到現在。這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因為美國提出來去工業化呢是在70年代後期的事情,80年代裡根總統的時候呢,更加強調去工業化。那這裡去工業化做什麼,就是做虛擬經濟。就存在於整個勞動力和產業的轉移問題。40年了,你轉移出去40年了,現在比如講我把錢借給你了,雖然錢都藉完了,但我要向你拿回來,你說你一下子拿回來也不行吧。有一個過程。從他培養這個製造業的干部啊、人才還有那些事情,各方面都需要有一段的時間。

卡拉: 您在美國,和美國的政客、商人打交道,和您在中國有什麼不同?

曹德旺: 我認為大同小異,沒有什麼不同。之所以有人說不同的話,是商人他本身自己的問題。像中國現在那麼腐敗,我在中國跟他們講,反腐敗把他們貪官抓起來是應該的,也同時應該把那些行賄受賄的人也一起抓起來。是他培養了他。

卡拉: 福耀集團內部,在美國,會舉辦一些活動促進中國員工和美國員工的互動嗎?

曹德旺: 那經常性的事情。有。我們現在也強調,在這裡的中國人不多,我們這麼大的企業才派100多人出來,我們計劃要招三千人。

卡拉: 那僱用的當地美國員工會佔整體員工數量的什麼比例?

曹德旺: 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吧,它必須美國人占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卡拉: 您這此來到美國是在華盛頓特區參加了中美企業家峰會。在會上,您有沒有看到更多的投資的機會?

曹德旺: 歷史可以證明,我做40年以來只做汽車玻璃。我在汽車玻璃行業上面會進一步去努力去投資。

卡拉: 其他產業會考慮嗎?

曹德旺: 不會考慮。

卡拉: 感謝曹先生接受我們的專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