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貝克利談北京攻打台灣勝算有多大?


台灣空軍軍演模擬中國軍隊攻台。(2020年10月27日)
貝克利談北京攻打台灣勝算有多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26:18 0:00

美國NBC電視台網站日前發表報導,標題是《中國入侵台灣的可能性與日俱增。美國應當做什麼》。與此同時,國際間眾多觀察家認為,隨著中國共產黨當局對內加強鎮壓,對外四處挑釁,台灣海峽局勢處於幾十年來最緊張的狀態。北京不斷加強對台武力威脅有多少是做戲,有多少是準備動真,假如動真其勝算有多大,這些問題眼下成為眾多觀察家和分析家關注的焦點。

7月1日,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的慶祝中共成立100週年的大會上,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講話,聲言“解決台灣問題、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是中國共產黨矢志不渝的歷史任務,是全體中華兒女的共同願望。” 他還說:“中國人民也絕不允許任何外來勢力欺負、壓迫、奴役我們,誰妄想這樣幹,必將在14億多中國人民用血肉築成的鋼鐵長城面前碰得頭破血流!”

此前,中國軍機在過去的一年裡頻繁飛越台灣海峽中線,更在6月中旬在一天之內入侵台灣防空識別區28架次,創下了中共軍機犯台的記錄。

與此同時,面對習近平當局對台灣層層加碼的武力威脅,美國和日本也加強了協調應對。7月1日當天,英國《金融時報》報導說,日本和美國開始進行軍事演習以應對中國和台灣在台灣海峽的衝突。

日本副首相和財政大臣麻生太郎隨後公開表示,“假如台灣發生重大事件,將它視為(對日本的)生存威脅並非不同尋常;” “在這種情況下,日本和美國必須一同保衛台灣。 ” 他警告說,中國一旦入侵台灣,沖繩有可能是下一個入侵目標。

資料照:美國印太政策協調員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太事務協調員庫爾特·坎貝爾(Kurt Campbell)7月6日表示,美國支持強健的美台非官方關係,但不支持台灣獨立。他說,維持在台灣問題上的和平與穩定是一種“危險的”平衡。

坎貝爾表示,中國應當認識到美國和國際社會對鎮壓香港的民主做出的反應,“我們確實認為台灣有權享有和平生活,我們已努力向台灣海峽對岸發送了明確的威懾信息;北京對台灣的進攻行動將是“災難性”的。

北京攻打台灣勝算有多少?兩派意見

台灣海峽局勢對包括美國在內的相關國家究竟有多麼危險?美國對中共政權攻打台灣的意圖到底還有多少威懾力?北京攻打台灣的勝算到底有多少?這些問題目前正在成為許多國家的觀察家和分析家認真研討的話題。

有關的議論大致可以分為兩派。一派認為,經過幾十年的經濟發展和軍備擴充,中國國力軍力已大大提高,美國1990年代中期派遣兩個航空母艦戰鬥群前往台灣海峽附近一舉震懾住北京對台灣的武力威脅的日子已經過去,如今美國已經沒有能力阻止北京軍事進攻並且奪取台灣,除非美國決定跟中國為了台灣打一場全面的核戰爭,但美國沒有這樣的意願。認為中國軍力發展已經勢不可擋足以讓美國在保衛或協助保衛台灣的問題上忌憚三分的觀點,在中國和美國民間、報界、政府和軍方都有很多贊同者。

在美國,持這種觀點的分析家認為,習近平之所以還沒有決定立即對台灣動手,是因為中國各軍種聯合作戰能力還有待形成和提高。此外,他現在也拿不准他上台以來提拔的軍隊高級將領是否只是嫻熟於政治站隊而不是指揮部隊,多年來以貪污腐敗著稱的中國軍隊在發生戰爭時能否聽從指揮,而不是像伊拉克前總統撒達姆·侯賽因的精銳部隊那樣看似戰鬥力很強,對內鎮壓民眾也很威武,但實際投入戰鬥則一觸即潰甚至不觸自潰。

在圍繞有關北京攻打台灣勝算如何的辯論中,另一派的觀點則是,儘管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軍力已大幅度提升,跟1990年代中期相比不可同日而語,但在攻打並佔領台灣問題上,中國軍隊根本就不像中國官方媒體所大力宣揚、美國政界和軍方許多人所擔心的那樣強大和勝券在握。

持有這種觀點的分析家也為數不少。這些分析家包括美國塔夫茨大學(Tufts University)教授政治科學的副教授邁克爾·貝克利(Michael Beckley)。

多年研究中國國力和軍力問題以及中國與美國國力軍力對比的貝克利認為,即使美軍對中國軍隊的絕對優勢比1990年代已經大大縮小,即使在台灣海峽發生戰爭時中國有主場優勢,即使中國軍隊是一支貨真價實的運作良好的現代化軍隊,中國軍隊攻打並拿下台灣也將面臨諸多無法迴避的困難和對它不利的變數,因為美國可以以各種成本低廉的方式阻止北京達成其目標,並使北京為攻打台灣付出難以預測、難以承受的代價。

貝克利日前在接受美國之音的採訪時,詳細解說了北京為何頻頻對台灣進行武力威脅以及北京攻打台灣所面臨的種種具體障礙。這種障礙包括台灣是一個天然的易守難攻的要塞,台灣海峽寬闊而且常常風高浪大,台灣有不可忽視的自衛能力和準備,攻打台灣會引起難以預測的國際反應,以及美國等國可以對中國採取反制措施使來自中國的軍事進攻難以為繼。

與此同時,貝克利也直言不諱地指出美國和台灣在面臨北京持續加碼的威脅時所必須應對和處理的問題,其中包括作為北京威脅的對象的台灣人民保衛台灣的主權和自由的政治意願問題。他說,美國保衛或協助保衛台灣的政治意願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台灣人所展示的意願,“因為美國肯定不會為一個不准備為自己的主權戰鬥到最後一個人的盟國去戰鬥。 ”

在這方面,台北政府顯然已經意識到這一問題的重要性。台灣外交部長吳釗燮今年4月上旬在台北舉行的記者會上向國際社會和台灣的盟友宣示了台灣保衛自己的決心。他說:“我們願意保衛我們自己,這是毫無疑問的。假如需要打一場戰爭,我們就打一場戰爭;假如我們需要保衛我們自己直到最後一天,我們就要保衛我們自己直到最後一天。”

以下是採訪貝克利教授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的問答記錄。貝克利表達的是他個人的觀點。

北京緣何對台灣加強武力威脅

金哲問:自從你上一次寫中國軍機入侵台灣空域以來,中國軍機有了規模更大的、更頻繁的入侵。在你看來,這是怎麼回事?或者更具體地說,你認為北京是正在給自己出洋相,正在變得更瘋狂,或者是正在台灣海峽試水,準備實行認真計劃的對台入侵和接管,或者是別的什麼事情?

美國塔夫茨大學政治科學副教授邁克爾·貝克利(貝克利本人提供)

貝克利答:我不認為北京已經決定現在是發動入侵的好時候,但北京確實是正在考慮軍事選擇,原因是北京已經失去了所有的跟台灣和平統一的希望。北京當局看到台灣的民意調查顯示了台灣人自我認同的增強,看到了台灣跟美國的外交和軍事紐帶的增強。

而且,北京當局也在更廣闊的領域看到了很多不同國家對中國正在形成的包圍圈。跟中國接壤的很多國家跟中國都有嫌隙。在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後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各方面的壓力很多,因此我想北京就覺得有一個採取形動的窗口,(要抓住時機)對台灣採取行動。

美國和台灣對進攻相對還是準備不足,它們仍然是依賴規模龐大的暴露於打擊的軍事基地以及少量的先進軍事平台,比如航空母艦和大型軍艦。北京或許以為,可以進行先發製人的打擊,因為中國現在佔據這樣的軍事優勢。要是再過十年,到了2030年,台灣和美國落實有雄心勃勃的計劃,對它們的軍事能力進行大調整、大改造,變得更加強大,那時候中國就難以發動入侵了。

那個時候美國和台灣會部署更多的導彈,更多的無人機,更多的水雷、地雷。假如中國軍方像習近平所說的那樣要入侵台灣,因為他說統一台灣不能推到下一代,或許在今後幾年就是入侵台灣的時機。假如你相信中國國營媒體的民意調查,大部分中國人也認同這一點,因為這是一個重要的問題,而且他們也不想再繼續無限期等待。

與此同時,中國已經鎮壓了香港的民主運動,這是一個不詳之兆。這顯示了中國不再害怕使台灣人民感到驚恐,並把他們推送到主張台灣獨立的人的懷抱。在此之前,中國認為對香港輕拿輕放會對台灣有好影響,現在中國顯然不在乎這個了。

總而言之,現在有一些不詳之兆。但我不認為北京已經確定要攻打台灣。現在北京在台灣海峽進行的挑釁,1.是發出一種信號來展示他們真要攻打台灣;2.是要使台灣和美國對中國的大批軍艦跨越台灣海峽中線不再那麼敏感。這樣北京就可以利用來獲取一種可以發動突然襲擊的戰術好處。

我認為他們將來發動入侵開始的時候會假裝進行軍事演習,然後突然變成強行的攻擊台灣登陸行動。中國艦船在台灣海峽經常性的游弋,就可以讓中國軍方獲得一些額外的時間,可以對台灣進行跨海峽突然襲擊,讓台灣和美國猝不及防。

攻打台灣緣何幾乎肯定會失敗

問:坦率地說,你究竟有多大的信心相信美國軍方有能力阻止中國軍方攻打和奪取台灣,儘管現在有相當多的軍事分析家包括美國的一些分析家認為美國已經無能為力了?

答:我不認為美國軍方可以阻止中國軍方進攻台灣。中國有那麼多的導彈對準了台灣,有那麼多的軍事裝備對準台灣。但我仍然認為,中國對台灣的進攻幾乎可以肯定會失敗,因為這樣的軍事行動十分困難。

台灣島本身就是一個天然的要塞。台灣東部沿海是泥濘的灘塗,西部可以用於軍隊登陸的地方也不多,而台灣方面已經在那些為數不多的可以登陸的海灘做了防備。台灣海峽本身是危險的,那裡有大浪,一年中大部分時間天氣情況不好。

入侵並登陸台灣將是歷史上最困難、最複雜的軍事行動。要把超大規模的軍事力量運過這麼寬闊的海域,這不像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盟軍大反攻日在歐洲大陸登陸。那時候盟軍所面對的德國軍隊都是只有輕武器,而台灣有精確制導的炸彈,可以使中國入侵的軍事力量大損。

因此,我不認為中國有多少勝算。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不會進行這樣的嘗試,尤其是在未來北京變得更孤注一擲。而據我所知,習近平周圍的人都是唯唯喏喏的人,他們告訴習近平說:不錯,我們的軍隊能夠做到這些。因此,我想他們可能不會成功,但他們會嘗試。

美國可如何阻斷中國攻占台灣

問:在《外交政策》雜誌6月10日一期上發表的文章中,你說:“很多軍事專家認為,美國領導人所面臨的問題應當是一個簡單的選擇。他們可以迅速改變東亞的軍事平衡,辦法是在那裡部署大量的低成本的射擊器和感受器(shooters and sensors)(以威懾或阻止中國在那裡輕舉妄動)。”你所說的射擊器和感受器是指什麼?你認為那些裝備要在什麼情況下投入使用?

答:我認為可以把反艦巡航導彈部署在任何可以浮在水上、可以在空中飛行的東西上。這就是一種低成本的射擊器。也可以把感受器部署在任何可以浮在水上、可以在空中飛行的東西上。

有一些軍事問題專家說,與其耗費巨資建造需要十來年才能建成的大軍艦上,為什麼不把導彈發射器部署在拖船上,或者是部署廉價的無人機,那些無人機實際上是高技術炸彈,可以在台灣周圍漂浮。或者,還可以用價格低廉的長續航無人機在台灣周圍飛行作為永久性的感受器。然後,再發射一些廉價的衛星,這樣就有多重的火力和感受器網絡,中國就沒有機會一舉消滅我們的防衛力量,就樣當年日本偷襲珍珠港一樣。

總之,就是要使台灣周圍變成高技術雷陣。有大量的巡航導彈部署在可以漂浮的東西上,只需要發揮創造性。部署這樣的導彈發射器並不困難,而且價格相對低廉。現在市場上有新型的無人機也可以用來作為廉價的導彈發射器。總之就是把台灣海峽變成高技術的無人區,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的西部戰線一樣。儘管你不一定能像20年前一樣完全控制台灣海峽,但你至少可以阻止中國運送大批軍隊跨越台灣海峽,使他們在此過程中大損。

問:在《外交政策》雜誌發表的那篇文章中,你還說,“儘管中國在一場東亞發生的戰爭中擁有主場優勢,但中國也面臨一大些嚴峻的任務。可以設想一下圍繞台灣發生的一場衝突。中國需要奪取並控制那片領土才能取得勝利,而美國祇是需要讓中國得不到這種控制,這一任務相對要容易多了。 ”你可以詳細解釋一下嗎?

答:為了征服台灣,中國必須成就一系列的事情。首先,中國需要發動突然襲擊消滅台灣的許多進攻能力。台灣有數以千計的導彈可以用來對付入侵的軍隊。然後,中國需要把成千上萬的軍人運過台灣海峽,在台灣登陸。而且,還要附帶運送他們的武器裝備以及他們所需要的一切其他東西。

這樣的軍事行動將是有史以來最複雜的,需要大量的時間組織調遣軍隊去跨越台灣海峽。而在跨越台灣海峽的過程中,他們很容易受損。即使是他們想方設法在台灣海灘上登陸,他們也需要壓倒在主場上保衛台灣的龐大力量。而且,還要對付在山區在密林的反叛力量。這不知道要花多少時間。

與此同時,在唯一的超級大國美國的領導下,國際社會至少會對中國進行足以使中國癱瘓的製裁,或者是石油等物資的禁運。即使是不對中國的軍隊進行直接的攻擊,這也將是很可能發生的事情。這就是說,美國或台灣不需要征服什麼,他們只需要阻斷中國做上述事情的能力。

它們可以採取一系列的阻斷手段做到這一點。比如說,通過網絡力量,當然還有針對中國艦船和飛機的軍事打擊。總體來說,拒阻一支軍隊的行動空間要比實際上控制一片領土並鞏固控制要容易得多。美國在過去的二十年裡有這方面的經驗,知道攻下並佔領一個國家有多麼困難。而攻下並佔領台灣對中國來說是更艱難的事情。

美國應對台灣局勢的優勢和問題

問:你似乎為美國軍方應對中國的進攻態勢提出了一個很有前途的戰略。我想其他一些戰略規劃人員和分析家也提出了相似的戰略。你們的想法、論點或建議在美國政府或軍方那裡獲得接受的情況如何?

答:現在有很多研究防務的專家贊同這種戰略,提倡台灣採取(渾身是刺的)豪豬戰略,讓中國難以吞併。我只是其中之一。美國祇需要把自己軍事基地在東亞地區分散開來,使中國就不能一舉消滅美國在那裡的軍事力量。

現在美國祇是有兩個在沖繩的基地在距離台灣五百英里的範圍內。這相當於把所有的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美國需要把軍力分散開,要部署更多的射擊器和感受器處於備戰姿態,隨時準備攻擊入侵力量。這並不是什麼驚人的戰略而是很簡單的戰略。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軍隊假如要跨越台灣海峽,我們能以可信的方式使它大損。

很多的戰略規劃人員認同這種戰略。人們談論這種戰略已經談論了十來年了。但使這種戰略思想得到落實就是另一回事了。美國在世界各地部署各種軍事力量,做很多跟大國競爭無關的事。很多人說,現在美國國防部變成了萬事部,美國的軍事官員在每一個國家做你所能想像到的任何事情。因此他們注意力分散。

他們有高度的意願購置大件的裝備,像是航空母艦、巡洋艦。而這些裝備可以用於和平時期的任務。但美國更應當投資在台灣海峽部署巡航導彈和無人機,使它們處於備戰狀態來應對中國可能做出的事情。美國軍方缺乏注意力集中,有官僚機構慣性。

坦白的說,美國現在的狀況是高層缺乏領導眼光。從總統一直往下,各級官員都說,我們的壓倒一切的當務之急是阻止中國入侵台灣。從更廣闊的意義上說,台灣是美中之間博弈較量的一份最重要的財產。因此,美國軍方需要努力克服這種官僚慣性。現在對這一點已經有廣泛的認識,但使美國最大的官僚機構即軍方行動起來把艦船和人員配備調遣到關鍵區域要困難得多。

保衛台灣的政治意願問題

問:說起美國保衛或協助保衛台灣,做這種事情的政治意願至關重要。但美國和其他國家相當多的分析家說,美國人對中東地區的關注超過對中國所在的東亞的關注。在你看來,美國對保衛台灣的政治意願有多強?讓我用另一種說法來問吧。美國公眾究竟有多麼了解台灣對美國的盟國和美國國家利益的重要性?

答:我認為有理由既樂觀又悲觀。

就悲觀而言,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和金融危機之後,美國人變得更加註重國內,因為美國有很多的問題要應對。而伊拉克和阿富汗也使美國遭受很多痛苦,使美國人不那麼想捲入海外的軍事衝突。假如你看一看美國人所注重的優先次序,就外交政策而言,就安全而言,他們所注重的是阻止恐怖主義、阻止非法移民。他們主要是注重這些而不是大國競爭。

然而,這種態度正在發生變化。因為中國似乎是正在做所有可以做的事情來激發反中國的情緒。不僅是在美國,而是在全球,中國的戰狼外交以及中國散佈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並試圖掩蓋它,這一切讓全世界產生反感。中國在過去的十年裡變得更加富有壓制性和進攻性,使很多人改變了對它的看法。

在當今美國,應對中國是民主黨和共和黨兩黨少有的觀點一致的事情。至少就美國政府而言,注重跟中國的競爭是清楚的。至於美國人民是否願意為台灣戰鬥和獻身還有待於觀察。我認為這是需要關注的事情。一是要讓美國人民和台灣人民在心理上準備應對跟中國的大規模衝突,再者是美國方面要製定軍事戰略,不要把美國的軍力投入太多,使美國總統不敢積極捲入,因為總統不願意讓太多的美國人的生命面臨危險。

這就是為什麼我主張分散美國軍力、在台灣海峽周圍海域部署無人雷陣的另一個理由。因為這樣做就可以使美國有能力立即對中國進行反擊,而不必使大量的美國軍力暴露於危險從而失去美國人民的支持。

問:再說涉及台灣的可能發生的戰爭的政治意願問題。中國和美國一些分析家說,中國跟美國相比佔據優勢,因為習近平可以相當容易地調遣成千上萬軍隊去冒死打仗,而美國總統則不能,一旦戰爭傷亡開始出現,美國保衛台灣的政治意願會迅速消失。你對這種說法要說什麼?

答:我認為這麼說是完全正確的。假如這是一場意志的較量,中國絕對會取得勝利,因為跟美國相比,中國絕對更在乎台灣。因此這就需要,1.台灣有盡可能強的政治意願。因為美國肯定不會為一個不准備為自己的主權戰鬥到最後一個人的盟國去戰鬥;2.美國需要有現實的態度,美國不能在意志較量上戰勝中國,這就需要美國有壓倒優勢的相對低成本的能力擊敗中國,讓中國難以承受。

我認為這種戰略很重要,要考慮到這些因素。美國人可能不願意把他們的全部軍力投入第三次世界大戰來阻止中國進攻並奪取台灣,但美國人可能願意准許總統授權軍方發射四處巡遊的巡航導彈攻擊中國的兩棲登陸力量。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