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最高法就哈佛案徵詢政府意見 傳媒人稱打壓亞裔破壞“精英社會”


2018年10月14日,法院開始審理亞裔申請者被哈佛大學招生歧視案件前,反對“平權法”人士舉牌抗議。(路透社照片)
最高法就哈佛案徵詢政府意見 傳媒人稱打壓亞裔破壞“精英社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4:50 0:00

美國最高法院星期一(6月14日)要求拜登政府就大法官是否應聽取哈佛大學“招生歧視”案發表意見。哈佛大學錄取程序涉嫌歧視亞裔學生的案件於今年2月被上訴至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原告“學生公平錄取組織”(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請求最高法院禁止在大學錄取決定中考慮種族因素。如果案件最終被最高法院受理,相關判決或將對美國的種族多元政策,以及幫助提高非裔和拉丁裔錄取率的“平權法案”(affirmative action)產生深遠影響。

“學生公平錄取組織”反對在錄取決定中考慮種族因素。這個組織指控哈佛大學在本科錄取時歧視亞裔,包括進行“種族平衡”,給亞裔學生設定更高的標準,並且使用“個性評分”給亞裔打低分,以增加非裔等其他少數族裔的比例。組織還認為,哈佛大學在錄取時過於強調種族因素,並沒有考慮“種族中性”等方式,不符合最高法院判例所確立的在有限範圍內考慮種族因素。

這起案件來到最高法院前曾在下級法院進行審理,下級法院做出了支持哈佛大學的判決。去年11月,波士頓的聯邦巡迴上訴法院的裁決認為,哈佛以有限的方式考慮種族因素,與此前最高法院的判例相一致。

最高法院尋求司法部意見

最高法院在一份命令中(Certiorari-summary Dispositions)要求司法部代理副總檢察長(Acting Solicitor General)就此案提交一份摘要,“表達美國的觀點”。司法部的介入可能會使案件推遲幾個月的時間。最高法院星期一也沒有為這起案件定下審理期限。

聖地亞哥大學法學院教授蓋爾·哈利奧特(Gail Heriot)對最高法院要求拜登政府介入的決定表示失望。她對美國之音說:“這是一個重要的案子。如果美國要忠於自己的理想,它遲早必須解決大學錄取中的種族歧視問題。如今,亞裔美國學生要比其他學生更優秀一些才能被哈佛這樣的名校錄取。這是錯誤的。在我看來,最高法院是在拖延時間。”

最高法院2021年已決定審議有關墮胎與槍支管控的案件。哈利奧特猜測,最高法的拖延是因為他們不想同時處理太多有爭議的問題,“也許法官們認為三個這樣的案件太多了”。

據路透社報導,“學生公平錄取組織”主席、保守派活動人士愛德華·布魯姆(Edward Blum)在一份聲明中說,不管拜登政府的看法如何,他的組織“仍然希望大法官將批准審理我們的案件,並結束在大學招生中基於種族的平權行動。”

哈佛大學表示,在2025屆學生中,大約有26%是亞裔美國人,約16%是非裔,12.5%是拉丁裔。美聯社說,哈佛大學在敦促法院不要介入此案時對法庭表示:“如果哈佛放棄在錄取中考慮種族因素,非裔美國人和拉丁裔美國人的人數將減少近一半。”

哈佛大學拒絕了美國之音就案件最新進展的置評請求。但該校媒體關係主任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回复美國之音說:“創建和支持一個多元化的校園社區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要,哈佛仍然致力於這一目標。”

華盛頓智庫美國進步中心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了在高校錄取中應堅持平權原因,其中就包括平權行動有助於促進社會流動性,有助於各種背景學生的教育經歷等。文章還說:“平權行動確保學院和大學為那些歷史上因種族、民族、收入或身份而被排斥在體制之外的人提供了機會。因此,政策制定者和立法者努力在全國范圍內保護種族意識錄取政策的使用是至關重要的。”

長期研究種族意識錄取的科羅拉多州立大學副教授潘愛欣(OiYan Poon)並沒有在本案中看到歧視亞裔的證據。她還說,把種族作為眾多因素之一,是將每個學生的才能和潛力在他們的教育背景下進行評估,這並不意味著種族是學生被錄取或被拒絕的原因。

亞裔美國人正義促進會(AAJC)主席兼執行董事楊重遠(John C. Yang)對美國之音表示:“我們相信平權法案對國家有益,對大學制度也有好處,我們希望最高法院繼續肯定平權法案的有效性及其在大學環境中的適用性。”

但他也提到,哈佛案實際上是關於法院是否發現了對亞裔美國人社群的歧視,案件實際上是關於歧視而不是平權法案。原告們正試圖把這個案子設為一個關於種族在招生政策上的使用的案例,但是其實這兩者仍應分開來看。

Kenny Xu(東風)是一位作家,一位媒體撰稿人,也是一位活動人士,他長期關注哈佛案及種族意識錄取問題。在他即將出版的新書《不便的少數族裔》(An Inconvenient Minority)中,他詳細討論了哈佛案以及對案件背後體現出的對亞裔美國人的精心謀劃的攻擊,他認為這種做法損害了美國的精英社會。Kenny Xu(東風)日前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也從自身經歷談及了他對哈佛案以及案件背後亞裔美國人處境的看法。(以下是採訪內容節選,只代表受訪者個人觀點)

擇優錄取與精英文化

記者問:我知道您一直都在關注哈佛大學的訴訟,您能談談這個案件以及案件的重要性嗎?

Kenny Xu(東風):有關哈佛的訴訟非常重要,因為在談論美國的卓越文化時,亞裔美國人是一個關鍵的少數群體,亞裔美國人,成就卓著,學術水平很高,如果這種文化開始與卓越背道而馳,哈佛的案例就是例證。受影響的已不僅僅是亞裔美國人,而是我們的下一代醫生、工程師,商人,科學家乃至所身處這個國家的所有人。

哈佛的案子發生在2014,“學生公平錄取組織”控告哈佛大學歧視他們,因為哈佛錄取了條件相對較差的其他族裔和白人學生。哈佛大學稱他們想要多樣性,特別是種族多樣性。但這裡的關鍵點是,你可以在哪些領域用多樣性換取精英教育(meritocracy)。哈佛大學在這件事上做得過界了,所以這個案子被上訴到最高法院。

:如果最高法院最終受理這個案子,您期望的結果是什麼呢?

Kenny Xu(東風):我認為這是種族意識錄取的晴雨表,因為種族意識(race-conscious)錄取就是在說,我們不想錄取最合格的候選人,我們想錄取某個族裔的候選人。如果最高法院在本案中裁定哈佛大學敗訴,那麼我認為裁決的延伸意義就是,我們不應該再在招生過程中考慮種族因素,我們不應該根據種族來評判人,我們不應該根據種族來限制人。所以我認為,如果最高法院判決哈佛大學敗訴,這將對社會有益。

問:放棄在招生過程中考慮種族因素會不會導致更嚴重的種族歧視?是否會讓大學更傾向於其他錄取方式,比如校友子女錄取?

Kenny Xu(東風):我覺得校友子女錄取是另一個話題,招生就應該是擇優錄取,所以我覺得不應該有校友子女錄取。但是如果你放棄“種族意識”的錄取,這也許會對校友子女錄取產生影響,因為這表明擇優錄取原則高於種族,也高於校友子女錄取。

問:有些人會認為美國是一個包容、多元化的國家,有著多元化社會和多元化社群,所以,大學也應該海納百川,變得更加多樣化。您對這個觀點有什麼看法?

Kenny Xu(東風):美國人本身是多元化的。為什麼你需要跨越種族的多樣性,為什麼這是你所關心的唯一的多樣性形式,如果你錄取了精英,你會發現他們有非常不同的背景和生活經歷,就像亞裔美國人一樣,他們的背景和生活經歷都非常不同。所以我不認為多樣性原則意味著你應該只關注種族多樣性。

亞裔的困境與辛酸

記者問:我們知道您的新書《不便的少數族裔》將於7月面世,其中提到了哈佛案件以及亞裔美國人在多元化和包容政策下所遭遇的不公。能談一談您為什麼想寫這本書嗎?

Kenny Xu(東風):我在新澤西州普林斯頓上了高中,我們學校有很多亞裔美國人。學校裡有一些人能進入常春藤盟校,大家都知道,他們中的一些普通而又平庸,但是他們與學校的聯繫,他們的種族讓他們敲開了常春藤盟校的大門。很多亞裔美國人既勤奮又努力,他們有才,他們聰明,客觀地說他們學習更好,但他們卻被拒絕了,我覺得這太不公平了。在這個國家,你應該獎勵刻苦勤奮,你應該獎勵智力能力(intellectual competence),你應該獎勵優秀卓越。但現在這種文化已經遍布全國,不僅在哈佛,不僅在常春藤盟校,而是蔓延到我們的公立學校,蔓延到我們的天才項目。你看到人們試圖取消入學考試,試圖通過抽籤來錄取,甚至在我們的公司裡,他們的多樣性和包容性在試圖僱傭某些少數族裔而不是其他少數族裔,僅僅因為某些少數族裔是特定的族裔。我覺得這把種族提升到了過高的地位。

這本書實際上是對卓越原則的探索,當你允許合法的歧視在我們的文化中蔓延,針對關鍵的少數族裔時,究竟會發生什麼。

問:破碎的精英文化以及亞裔美國人所遭遇的困境,是否也表明渴望來到這個國家的移民們的美國夢越來越難以實現?

Kenny Xu(東風):移民們的美國夢一直都希望自己得到的待遇是基於他們勤奮地工作,他們只是想獲得平等的機會,在這個國家競爭並取得成功。我認為這是最偉大的原則,但這個原則現在正受到攻擊,因為有些人更喜歡基於種族來對待別人,而不是以這個人的優秀和卓越。這削弱了亞裔美國人的優秀,亞裔美國人初來乍到時沒有社會特權,沒有社會關係,他們只有依靠自己的能力和才能在社會上取得成功。當你失去了崇尚精英制度的人,當你沒有回饋那些兢兢業業的人,那你就是在摧毀美國亞裔的優秀品質。所以我認為美國夢,真的岌岌可危。

問:您在書中提到,亞裔認識到了自身的處境,已經開始了反擊,而且不僅僅是為自己而戰。“他們正在努力追求一種原則,一種精英制度,這種原則不僅提升了數百萬人的地位,而且建立了一種框架,使美國眾多不同的人可以通過一種綜合的方式公平地互動,而不是訴諸身份政治的火焰。”

Kenny Xu(東風):是啊,亞裔美國人終於覺醒了,他們對這些問題已經沉默了太久。他們在這個國家向來沒有多少政治或社會資本,但是他們開始大量積累。這是一個真正的鼓舞人心的故事,這是有關加州第16號提案的一個故事。加州第16號提案提議允許考慮種族等因素招生、招聘和公關承包,提案籌集了2800萬美元。我們有一群華裔美國人,亞裔美國活動人士反對這一提案,我們籌集了大約200萬美元的資金。他們籌集的金額是我們的13倍,但最終有43%人支持第16號提案,但57%的人反對考慮種族的招生和招聘。所以我認為這表明亞裔美國人真的在覺醒。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