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專訪日裔美議員談川普政策對亞裔美國人影響

  • 美國之音

美國國會民主黨眾議員科琳·哈納布薩 (花房若子)

美國國會民主黨眾議員科琳·哈納布薩(Rep. Colleen Hanabusa)是第四代日裔美國人, 她的日文名字是花房若子。花房若子議員在美國國會眾議院代表包括檀香山在內的夏威夷第一選區,她是律師出身,從1998年到2010年之間擔任夏威夷州參議員,在2007年到2010年期間擔任夏威夷州參議院議長,成為夏威夷第一位女性參議院議長,同時也是有史以來第一位在全美五十個州中掌管州參議院的亞裔女性。花房若子議員目前在眾議院裡是軍事委員會、自然資源委員會以及科學、航天與科技委員會的成員,她最近在國會山接受了美國之音國會記者張佩芝專訪,就北韓核危機、南中國海爭端、氣候變化問題,以及川普總統的政策對亞裔美國人的影響發表她的看法。

記者:花房若子議員,謝謝您接受美國之音中文部專訪。

花房若子議員:很高興接受你的採訪。

記者:北韓核危機是美國目前面臨的最大安全挑戰之一,對和北韓距離相對較近的夏威夷來說更是一個重要的顧慮。北韓在面臨制裁和國際壓力下仍繼續進行導彈試射和發展核武器,做為眾議院軍事委員會成員,您認為處理這個危機的最好策略是什麼?

花房若子議員:我們需要了解,最重要的是沒人知道金正恩的目的是什麼,所以這個未知數和不可預測性是各界最擔憂的地方。

不過,很多人以為夏威夷是除了美國領地之外五十個州中最靠近北韓的州,事實上,我們不是,阿拉斯加其實更近,根據一些估算,華盛頓州的西雅圖市比夏威夷更靠近北韓五百英里。這是因為當我們看距離遠近時,我們看的是一個平面地圖,但地球是圓的,所以當我們從華盛頓飛往日本時,我們經過北極圈,而不是飛躍美洲大陸,然後經過夏威夷到亞洲。

美國國防部提出的保護夏威夷安全的最好策略是,由於夏威夷是首要防線之一,是雷達系統,所以那對我們來說是最重要的,我們也希望加強阿拉斯加的導彈防禦系統,因為這將能防護夏威夷以及我們在環太平洋地區的盟友。

記者:您在軍事委員會中是海軍力量及武力投射小組委員會的成員,該小組許多成員都對中國近年來在南中國海的行為感到擔憂,您怎麼看中國的造島活動?您認為美國是否應採取更多行動來應對這樣的行為?

花房若子議員:有人稱南中國海有爭議的地區是“牛舌”,有人說是“九段線”,我記得有次聽到越南總統說,你們美國人可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要再稱該地區為南中國海,你們可以稱它是東越南海或西菲律賓海,你們不應該稱那是南中國海,因為這似乎在名稱上就對中國讓步。

美國承諾將致力於保護該地區。從海軍角度來看,美國的政策是要加強海軍軍力,我們可以從明年的國防授權法案及撥款計劃中看出,我們計劃把60%的海軍力量轉移到太平洋地區。奧巴馬總統2011年說,21世紀是亞太地區的世紀,不管那是一個衝突還是合作的關係。前國務卿克林頓說,美國進出亞太地區的大門就是夏威夷,所以夏威夷扮演至關重要的角色,夏威夷也是太平洋司令部的基地,太平洋司令部在國防部裡負責地球表面55%的領域,其中也包括世界三大經濟體,還有第四個正在興起的印度。這是為什麼美國不會對亞太地區坐視不管,我們會繼續在亞太地區投入資源,尤其在海軍力量上。美國絕對不會放棄在亞太地區的態勢。

記者:夏威夷的自然風光舉世聞名,您代表夏威夷第一選區,長期提倡環境保護的重要性。川普總統上任以來最重大的決定之一就是退出巴黎氣候協議,您認為這對美國推動環保的努力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花房若子議員:在奧巴馬總統任期內,可再生能源和綠色能源的開發已經展開,我很高興看到大型企業反對川普退出氣候協議的立場。很多人發現,美國長期對石油等化石燃料的供應感到擔憂,有人相信這是為什麼美國介入中東事務,導緻美國捲入許多我們其實不想介入的衝突。所以如果我們能找到一個可再生能源資源,就可能讓美國不再覺得必須保護那些外國石油資源,所以我覺得退出巴黎氣候協議是十分短視的。

我們會繼續努力,在國會裡我們會保護環保局的資源,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海軍將繼續落實奧巴馬政府的計劃,就是到2020年,他們對化石燃料的依賴將降低到50%。在夏威夷,我們有個海軍陸戰隊基地,他們幾乎已經百分之百不依賴化石燃料了。我們會繼續發展可再生能源,所以不管川普總統說什麼,我認為美國已經會自動自發進行這些努力,大家也察覺到發展替代能源的好處,這些努力會持續下去。

記者:很多分析人士說,美國如果放棄領導全球對抗氣候變化,中國將取而代之在該領域裡扮演領導地位,您是否會有這方面的憂慮?這對美國會有什麼影響?

花房若子議員:我不覺得這是一個憂慮,主要大國都必須共同努力,而中國是一個超級大國。就算美國總統決定退出,並不代表美國從來不關心這個議題,或從來沒有自動自發對抗氣候變化。記得推動各界關注氣候變化不遺餘力的是前副總統戈爾。還有京都議定書,中國和美國都不是簽約國,但美國仍然領導世界進行各種改革。

我認為中國走在解決氣候變化問題的前頭是件好事,因為中國本身就有這方面的問題。我還沒有訪問過北京,但去過的人告訴我你無法呼吸,眼睛也會因過敏而流眼淚,我說,那好像是50年前的洛杉磯,那就是導致我們改變空氣品質法規的原因。

所以如果中國能在這領域採取更多行動,很好,因為那意味全球氣候也會出現改善,這也會讓川普總統和一些共和黨議員看到,中國也認為氣候變暖是個問題。很多共和黨人有時連“氣候變化“這幾個字都不願意說。所以我認為這是件好事,這不是個看誰的導彈最優良的競爭,這是會讓全球人民得益的事情。

記者:您過去對川普總統的許多政策提出批評,川普總統的哪些政策對您的選民,尤其是亞裔美國人選民,有最大的影響?

花房若子議員:我們看到的最大的影響是他對待少數族裔的方式,比方說穆斯林禁令,以及在移民問題上的嚴苛立場。他不願承認無證移民的貢獻,另外還有很多我們稱為“Dreamers”(夢想者)的人,他們是無證移民父母的子女,在沒選擇的情況下跟隨父母來到美國,他們也沒有身份,川普總統也不願給他們一條通往公民的道路。另外我們知道亞裔群體中,菲律賓美國人一直在努力,我們還沒履行對菲律賓裔美國二戰退伍軍人的義務,在川普總統的政策下,在這些問題上我們不存什麼希望。

另外亞裔美國人社區向來希望和亞洲國家發展經濟關係,但川普政策的問題是,我們現在不知道他是否會是個孤立主義者,不知道他是否會阻礙自由貿易,比方說他對跨太平洋夥伴(TPP)的立場,對很多人來說這齣人意料,他居然會退出那個協議。

對夏威夷來說,川普總統提出的立法對我們夏威夷原住民有很大的影響,很多聯邦政府出資的項目都被取消,包括教育、住房等。所以對我的家鄉選民來說,他們很難了解為什麼聯邦政府不再延續過去和夏威夷原住民人口的關係。

記者:您有什麼話想告訴美國之音在中國及全球的受眾?

花房若子議員:我希望大家了解,美國讓人驚奇的地方就是像我這樣的第四代日裔美國人,在我進入眾議院前,我是夏威夷州參議院議長,我是夏威夷成為美國一州後第一位擔任這個職務的女性,另外我是全美第一位在州議會參眾兩院裡擔任議長的亞裔女性。

我希望大家了解的是,美國可能有些問題,就像世界其他地方一樣,但我認為這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國家,能看到像我這樣的人,第四代亞裔美國人,曾祖父移民到美國,你可以說,她是個國會議員,或說,她曾是她的州的參議院議長。

另外女性這個部分也是我想和觀眾說的,就是女性時常面臨艱難的決定,我們時常要做出許多犧牲,但我希望女性不要害怕站出來在社會上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所以我想告訴不管是在中國還是在其他地方的觀眾這一點。

中國移民是第一批來到夏威夷的移民,他們的家庭總是很團結,我希望女性能再次扮演重要角色,這對我來說很重要,就是不要讓我們的種族、族裔、或性別防止我們站出來往前邁進。

記者:謝謝您花房若子議員接受我們的採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