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真的美國威脅嗎?

  • 莉雅

中國解放軍海軍人員在舟山一處軍事基地舉行的集體婚禮上揮手向他們的新娘告別(2017年12月29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14 0:00

在川普政府的國家安全戰略與國防戰略把中國與俄羅斯視為美國繁榮與安全的核心挑戰之際,美國亞洲協會旗下有關中國議題的網路新聞雜誌《中參館》最近與一些中國問題專家探討了中國是否真的對美國構成威脅的問題。

霍爾姆斯:中國不對美國構成立即的威脅,但威脅逐步增加

美國海軍戰爭學院負責海洋策略的霍爾姆斯(James Holmes)認為,中國與俄羅斯並不對美國的繁榮與安全構成立即的威脅(immediate threat),但是美國整體的經濟與安全利益的一個逐步增加的威脅(incremental threat)。

霍爾姆斯指出,自從二戰以來,美國把自己視為海洋商貿自由體系的護衛者,把自己看成是一個歐亞強國,在歐洲和東亞駐有軍隊,而且在這些地區依靠同盟關係來保障美國在歐亞大陸的戰略利益。北京與莫斯科則基本上公開的要在他們關注的海洋地區,像黑海和南中國海,按照他們自己的利益來修訂海洋自由的規則;他們都希望削弱美國的聯盟體系。如果他們成功的實現這一目標的話,美國將在亞洲不再擁有戰略地位。而如果美國失去這一戰略地位,這會使海洋商貿體系置於那些想要在國際體系中取代美國的國家的手中,那麼美國的繁榮可能會受到影響。

在他看來,中國與俄羅斯的策略就是逐步的實現這些目標,而不會促使美國及其盟友與它們打一場戰爭,或者至少在爆發戰爭的時候使他們看起來是壞傢伙。因此,他把中國與俄羅斯看作是對美國的繁榮與安全的一個緩慢移動的威脅。

查道炯: 中國不是美國的威脅,誠實競爭才是王道

北京大學國際政治經濟學教授查道炯認為,從絕對意義上來看,中國不是美國的威脅。但是他認為,中國應該意識到,美國存在的'中國人吃了美國人的午餐'、'美國的偉大受到威脅'的情緒並不只存在於美國官方或是只來自華盛頓。在他看來,中國不會從與美國展開言辭上的競爭中獲得任何好處,相反,它需要通過行動來顯示,對於美國和中國這兩個文明來說,歸根結底,各自帶著深不見底的自豪感進行誠實的競爭才是遊戲的規則。

莫里斯:中國理論上可以對美國構成生存威脅

蘭德公司高級政策分析師莫里斯(Lyle Morris)指出,從軍事理論上來說,威脅是能力與意圖的結合。從這個角度來講,毫無疑問,中國與俄羅斯對美國構成最大的生存威脅。這兩個國家不僅有能力在與美國爆發的區域性衝突中獲勝,在很多情況下,他們也有在一些最可能的情景中與美國軍隊對陣的政治意願。對於中國來說,這些情景包括台灣、朝鮮、日本(東中國海爭端)以及菲律賓(南中國海)。

莫里斯:美國對中國態度的轉變緣於中國的所作所為

莫里斯說,很多觀察人士對華盛頓對北京的看法的改變感到吃驚,但是這種轉變是對中國在亞洲的目標的信任逐步受到侵蝕的結果。在他看來,中國過去10年的所作所為,而不是美國急於給中國貼上對手的標籤,為美國的國家安全戰略與國防戰略這樣的文件的出台提供了可能。

這位分析師認為,中國日益選擇了一條與美國及其盟友與夥伴進行對抗與脅迫的道路。在南中國海的爭端上,中國選擇無視國際司法裁決,而是繼續通過對有爭議島礁進行軍事化、威脅美國的航行自由行動以及威脅那些尋求正當使用其專屬經濟區的資源的其他爭端方來鞏固它對南中國海的控制;中國國家主導的工業間諜活動以及盜竊知識產權繼續不鬆勁,而且越來越多的把經濟脅迫作為懲罰北京不認可的行為的手段,包括針對美國的關鍵盟友日本、韓國和澳大利亞。

莫里斯:美中並沒有進入一個戰略敵意的新時代

不過,莫里斯並不認為美國的國家國防戰略開啟了一個美中兩國都把對方看作是敵人而不是戰略競爭者的戰略敵意新時代。他說,國家國防戰略是美國國防部職責的體現,即以敏銳的眼光審視美國的國家安全面臨的長期威脅並製定遏制這種威脅的戰略,並在必要的時候在軍事衝突中取得勝利。他指出,國家國防戰略的職責並不是交朋友或是在潛在的對手身上找到共同點。後者是國務院和白宮的職責。他認為,美國國務院與白宮會繼續在合適以及可能的情況下在與中國有共同利益的領域進行合作。

伯恩斯坦:中國的威脅還體現在對美國價值觀的挑戰

曾經擔任過《時代》雜誌以及《紐約時報》的記者伯恩斯坦(Richard Bernstein)認為,美中之間的“戰略敵意”或是威脅還與海洋能力以及人工島礁軍事化或是盜竊知識產權以及重商主義的貿易做法以外的事情有關。它與中國在人們表達對中國及其所謂'核心利益'的看法時所使用的威嚇運動也有關。

這位著有八本專著的觀察人士說,在川普政府“無意的勾結”下,中國有效的把人權問題以及中國對人權的侵犯從美國的議程上清除掉。他說,這不是國家安全與國防戰略所談論的威脅,但是它顯然會妨礙美國在全球推動民主作為美國安全最好的長期保障的目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