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人大活化石申紀蘭身後話題


資料照:中國全國人大代表申紀蘭 (2013年3月5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51 0:00

91歲的中國人大代表申紀蘭近日去世後,中國輿論對她褒貶不一,評論兩極分化。許多人對她從底層成為勞模的經歷表示認可,但對她因缺少文化和法治意識而成為政治幫兇持批評態度。不過,也有體制內人士希望改革造就了申紀蘭現象的現行人大代表選舉制度。

中國“人大”之最

1954年,25歲的山西平順縣西溝村農民申紀蘭當選中國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而後一直連任,迄今做了十三屆,為1949年建國以來擔任人大代表時間最長的人。人們因此稱她是“活化石”、“常青樹”、“真正女權推動者”、“舉手機器”、“恐龍”、“殭屍”、“中國資格最老‘國會議員’”等。

報導援引申紀蘭的“名言”說,“我非常擁護共產黨。當代表就是要聽黨的話,我從來沒有投過反對票”。申紀蘭歷年參加人代會議,總是投贊成票,支持了全國人大通過的所有正確和錯誤決議。申紀蘭一生最後投票日為2020年5月28日,投票支持“港版國安法”。今年是申紀蘭第66次參加兩會。

申紀蘭一生多次獲獎,除全國勞模稱號外,2018年12月,獲中國政府“改革先鋒獎章”。 2019年9月習近平授予她“共和國勳章”。

體制內外評說

姚立法,男,1958年1月生,湖北潛江人,大專文化,中學一級教師。 1987年開始,他以普通公民身份,自薦競選潛江市人大代表職務,經歷十三年四屆選舉,期間遭遇各種阻撓和打壓。 1998年11月獲1706票,以非正式候選人資格,當選湖北省潛江市第四屆人大代表,“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上最早一批自薦競選成功的人大代表”。

姚立法星期天對美國之音說:“申紀蘭是一個文化水平不高的人,就是一個勞動模範。老百姓一致認為,她自己也這樣表示,她就是一個舉手的代表,贊成、贊成、贊成。網絡上對她的死沒有同情,而是開心,稱她是一個不稱職的代表,不合格的代表,一個只會舉手贊成的代表。”

人權活動人士胡佳表示,申紀蘭只會投贊成票,是一個投票機器。由於人大歷史上的很多決議是錯誤的,申紀蘭應該對她支持的錯誤決議承擔“歷史責任”,不過,造就和將她神話的不是她自己。

胡佳說:“申紀蘭是當局樹立的典型,她是不容置疑,不容誹謗的,對她的質疑,就是對國家最高權力機關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質疑。因此,這不是一個人的問題,不是她本人的問題,申紀蘭後面站著的是一堆的制度。她走了並不代表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瓦解。對她的肯定,就是對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的肯定,是對那些唱讚歌的、吹簫的、歌舞昇平的那批人的肯定”。

胡佳說,中共肯定申紀蘭,就是肯定那些“無腦”的人大代表,基層根本見不到人的人大代表,政治花瓶一類的人大代表等“權利幫兇”。這些制度維護者所獲得的榮耀,是皮靴踏在呻吟民眾頭上獲得的。他(她)們在權力殿堂裡做的每件事,都有可能被刻在歷史恥辱柱上。

報導說,網上也曾經出現中共體制內質問申紀蘭的聲音,“反右你代表,文革你代表,任何時候你都代表,可你一次也沒有代表過人民。試問你是怎樣被選舉的?你究竟代表誰?”

不過,羊城晚報曾報導,申紀蘭生前對自己的投票情況予以澄清,稱“擁護的我就投贊成票,不擁護的,短一張票也是民主嘛,好的我都通過,不好的我就不投。”

改革現行選舉制度

申紀蘭現象令希望利用中國現行人大制度,踐行民主憲政的姚立法思考很多,他寫道:要是有更多的人關注和參與每五年一屆的縣鄉兩級人大代表的直選,該有多好!要是有更多的人關注和參與設區的市級、省級和國家三級的人大代表的間接選舉,該有多好!要是有更多的人認識到,依法民主選舉各級人大代表比關注代表稱不稱職重要一萬倍,該有多好!

姚立法認為,中國選民對申紀蘭現象負有不可推卸的“公民責任”:“我一直認為,我們現在的選舉法有兩個大的問題,不解決的話,人民代表大會制度這項我們國家根本的政治制度,就很難保證實施。第一,我們選舉條文和選舉法對選舉權,也就是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以及監督選舉的權利,沒有提供法律救助。”

姚立法回顧了自己獨立參選基層人大代表過程中所遭無理打壓和破壞,而得不到現行法律和選舉法支持的情況。他說,西方政治學的一個常識是,“沒有法律救助的權利,就等於沒有權利”。

姚立法說,第二個問題是中國大量選民實際上並不參加投票,實際放棄了自己的選舉權。

姚立法或許在說,他能夠成功當選的例子似乎說明,只要愈來愈多的公民負起責任,參加基層直選的競選,或者拿起選票,那麼,人大地方基層直選階段出現第二個、第三個敢言的姚立法,少一個申紀蘭,兩個申紀蘭這樣的應聲蟲,也許是可能的。

留給歷史的話題

新京報說,申紀蘭官位最高至省廳級,不過,她堅持本色不改,擔任山西省婦聯主任後提出所謂“六不”:不轉戶口、不定級別、不領工資、不要住房、不調動工作關係、不脫離農村。任職10年廳級幹部後,仍每月只領50元補貼,沒給自己和子女辦過任何私事。她雖是村辦企業董事長,但是自己沒股份,也不領工資,沒從村企拿一分錢。

有網民說,“希望她一路走好”。也有網民說,外人“不了解申紀蘭在當地的名聲”。另外,申紀蘭與房地產開發的瓜葛曾是新聞熱點。

《山西日報》報導,2019年11月14日,中共組織部負責人向申紀蘭宣讀有關通知,說明她可享受的“醫療待遇”。一般認為,申紀蘭獲得更高級別幹部病房的資格大概始於這時。

報導說,91歲的申紀蘭6月28日因胃癌病逝,不過,也有報導說,她的死因與兩會期間北京疫情反彈有關… 中國官媒一般不公佈這類新聞人物確切死因,因此她身後留下的有些話題還有待歷史澄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