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和平佔中發起人之一陳健民刑滿出獄 無悔付出代價爭取民主


香港和平佔中三名發起人朱耀明(右起)、陳健民及戴耀廷。(攝影: 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33 0:00

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了九個多月後﹐2014年和平佔中發起人之一陳健民刑滿出獄﹐聲言無悔當初為爭取民主付出代價。他深信現在香港人更應明白當年佔中運動組織者為何要公民抗命。儘管理解目前年輕人激烈抗爭,但陳健民始終對有年青人犧牲感到難過。

經歷327日牢獄生涯的陳健民,星期六(3月14日)早上面帶笑容離開服刑的西貢壁屋監獄。他向監獄外迎接他的過百名支持者揮手,並且高呼2014年雨傘運動的口號:“我要真普選”。

陳健民出獄稱無後悔為爭民主付代價

與陳健民同案、因雨傘運動被控“公眾妨擾”等罪名的另外兩名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朱耀明;立法會議員陳淑莊、邵家臻;前學聯常委張秀賢、鍾耀華;社民連主席黃浩銘﹑民主黨前主席李永達,以及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等民主派人士都有到監獄外迎接陳健民出獄。

陳健民太太手持鮮花及生日蛋糕,為星期一(3月9日)在獄中渡過61歲生日的陳健民補祝生日,支持者亦為他獻唱生日歌。

陳健民在監獄外會見傳媒表示,很開心可以重獲自由,看見眾多支持者迎接出獄,為此感到激動。他強調,無悔為爭取民主付出代價。

陳健民說:“我入獄都差不多11個月了,監房的日子當然是艱難的,但是我完全沒有後悔、沒有一刻後悔。”

他形容,刑滿的感覺好像完成“毅行者”(香港攀山越野馬拉松賽事) 一樣,身體雖然疲倦,但心靈更加充實,他感謝獄中職員及囚友對他非常友善。

港人經歷反送中應更明白公民抗命

陳健民相信﹐經歷反送中運動之後,香港人更應明白當年他們為何要用公民抗命爭取民主。

陳健民說:“其實我們要做的事情很簡單,我們只是希望有一個制度,使當權者真正謙卑,我們的政府是向我們的市民負責,而且我是相信只有民主才能夠去到捍衛我們的自由,以及我們的法治。希望各位市民繼續努力下去。”

由於在獄中缺乏資訊,只能接觸主流傳媒﹐所以他難以具體評論超過9個月的反送中運動。但他理解年輕人以激進方式抗爭,對有年青人犧牲性命感到難過。

陳健民說:“我是非常之難過的,特別我自己是一個教師,所以可以說很久都無辦法對這件事釋懷。我亦都見到有些年青人可能會有一些很激烈的行為,但我很相信他們都是被政府迫出來的,因為很簡單你看看我們個社會都有共識,要政府做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我入來(坐牢)這個(反送中)運動就開始,到我牢也坐完了,都看不到政府有任何誠意可能會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去還真相一個公道,所以你想想市民怎可能會不憤怒呢﹖”

將與被捕抗爭者分享獄中心得

陳健民表示,他出獄後可與被捕抗爭者分享獄中心得,讓年青人提早有入獄的心理準備。

陳健民說:“最主要怎樣可以將一些負面的事情變回正面,我這些日子其實都可以過得很平靜,都是需要有些心法的,......如果將來真的不幸要入獄的話,都是過得有意義些。”

針對反送中運動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陳健民認為,每個人可能都賦予不同的意義,有些人可能覺得想光復到以前的香港,回復之前珍視法治、自由等核心價值的香港。

陳健民說:“有些人可能就說我要革命,推翻政府,有些人可能就是說我想回去以前香港裡面我們珍視的一些核心價值,覺得香港已經淪落了,有些東西已經不見了,我想光復回去,即是想回去以前我們珍視的法治、自由,所以我想不同人有賦予不同的意義給它。”

稱普通法尊重公民抗命堅持上訴

陳健民表示,“佔中九子”案的上訴仍在安排中,他強調上訴對他個人沒有太大影響,因為他已經服刑完畢,但是他們認為在控罪上有不合適的地方,為了將來不想有一個不良的案例,仍然覺得有必要上訴。

邵家臻指陳健民入獄為港人受苦

與陳健民同案、因“公眾妨擾”等罪名被判入獄8個月的立法會議員邵家臻表示,牢獄生涯對陳健民的衝擊不大,他仍然充滿能量、坦然面對,覺得坐牢是2013年開始的和平佔中運動的一部份,他希望為香港人受苦。

邵家臻說:“他最近講的講法就是當我們一齊去做一個佔中,都不能夠撼動這個政權的時候,能夠最後再做的就是為香港人受苦,為香港受苦。”

邵家臻表示,“佔中九子”案的上訴原本排期在今年2月24至26日審理,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上訴案需要改期,可能半年後即是8月底至9月才有機會再開庭審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