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雨傘運動後 非建制首次大型跨黨派論壇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雨傘運動後非建制首次大型跨黨派論壇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由多個香港民間及傘後團體組成的公民聯合行動,最近舉辦雨傘運動後首次非建制跨黨派論壇,講者包括本土派的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自決派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激進民主派的社民連梁國雄;時事評論員桑普等。多位出席的講者都認為,雨傘運動結束接近3年後,非建制派受到多方面打壓,各派別應該放下分歧加強溝通,並蘊釀成立跨黨派合作平台。

參與去年年初一旺角衝突、被控告暴動等罪名的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星期六(8月12日)出席公民聯合行動舉辦的「全面打壓下民主運動的對策初探」論壇發言表示,香港人對普選的定義,對中共不管用,因為北京需要經過篩選去確保特首參選人一定要是愛國者,從而令香港達致三權合作,將來行政、立法、司法機關的從政者都要在一個愛國的框架下合作。

梁天琦指香港向專制過渡

梁天琦表示,相信這個就是香港反抗運開始表現疲態,或者停滯不前的原因,而過往香港人相信的法治之下,進行反抗運動付出的代價比較少,港府或多或少都會聆聽民意,例如過往當選的特首就算是北京欽點,但相對民望是比較高,不過,今年3月底的特首選舉,當選的林鄭月娥民望不是最高,反映北京愈來愈漠視香港的民意,只會選「聽話」的人做特首,香港將會向專制過度。

梁天琦說:“開始完全漠視香港的民意向專制過度的一步,如果真的在一個專制的環境下從事反抗運動會怎樣呢﹖監獄吧,坐牢、被打壓、剝奪政治權利,這一切其實已經正在香港發生,已經發生了的事情,所以我相信在香港每一個從事反對運動的人,都應該有這樣的自覺,就是香港的土壤其實慢慢變成同中國大陸不遠的環境。”

梁天琦:非建制不應再分門分派

梁天琦表示,他以前不敢出席這類有這麼多泛民講者的論壇,怕被支持者責罵。他在論壇後接受傳媒訪問表示,本土派與泛民團結目前「十劃未有一撇」,不過,梁天琦認為,目前香港非建制派被打壓,本土派與民主派應更多對話,尋找互相合作的最大公約數,不應該避忌同台辯論。

香港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香港本土民主前線發言人梁天琦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梁天琦說:“大佬啊,香港現在18萬選民的票當廢紙,釘書機釘大腿,還有甚麼呢,還有一個個抗爭的人,個個等著、排著隊去坐監,即是社會已經變到這樣,還在玩分門分派,還在鬥誰人擔大旗,會不會太愚蠢呢,即是這些3歲小孩都應該明白的道理。”

將會就旺角暴動罪在明年1月中上庭的梁天琦表明,無意參加因宣誓風波被取消資格的立法會議員補選,他又認為,即使遊行示威看不到立竿見影的成效,甚至有生之年都爭取不到民主,香港人都應該繼續抗爭。

梁天琦說:“之後怎樣抗爭﹖做好些自己,真的,讀多點書,做人方面有修為一些,要多些聽其他不同想法的人說話,我想這些是由自己做起。”

梁國雄倡設政治犯聯盟

7月中因宣誓風波被法庭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的社民連梁國雄在論壇上表示,香港應該仿傚台灣白色恐怖時期,成立「黨外後援會」,以最大公因數成立「政治犯聯盟」跨越泛民、自決和本土派等分歧而互相支持。

梁國雄說:“即是說在現在整個「灰色恐怖」,不是「白」得很厲害,我們有沒有一個共同的綱領,告訴香港人,我們要做甚麼﹖這個一定要做的。”

香港社民連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香港社民連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不過,梁國雄坦言,這個建議要實行有難度,他個人都不樂觀。他舉例表示,過往曾經到法庭聲援本土派人士,但被責罵是「抽水」,或者有本土派人士到泛民集會都會被人責罵,他認為困難在於,有些政治犯都不想被人幫。

黃之鋒指抗爭者面對更長入獄刑期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在論壇上表示,下星期將有兩宗律政司上訴刑期的官司有判決,包括2014年衝擊立法會,反對新界東北發展撥款的抗爭者,他們已經履行社會服務令,但仍有可能被加刑即時入獄。

黃之鋒並表示,下星期四(8月17日)包括他、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以及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因2014年9月26日晚的「重奪公民廣場」行動,同樣面對律政司上訴刑期的判決。黃之鋒引述律師的講法,就算他同羅冠聰都已經履行社會服務令,仍然相當可能會被判入獄,而且是以月計。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黃之鋒表示,目前抗爭者面對的政治形勢及打壓,是要面對刑期更重的暴動等罪名,就算強調非暴力的抗爭者,面對的刑期都由以往數日或者星期計算,目前加重至最少以月計算。

黃之鋒不認同泛民再組織聯盟

黃之鋒說:“所以可以預計的是,當「重奪公民廣場」作為雨傘運動的起點,而這單案件會成為一個、法官也說會成為一個案例的時候,所以說下星期四怎樣判羅冠聰、周永康及黃之鋒,是會很影響之後9-28公眾妨擾罪,包括Benny(戴耀廷)、KM(陳健民)、或者是其他的雨傘運動積極組織者,所以換句說話講,我覺得我們面對一個很新的形勢,就是當所有的刑期都是以月去起跳的時候,到底我們怎樣去回應﹖”

對於梁國雄建議組織「政治犯聯盟」,黃之鋒表示,泛民本來已有很多聯盟,「三日一聯席、五日一聯盟。」他強調,各黨派要互相支持,不一定以聯盟的形式,關鍵是在於心態的問題,他認為,非建制派可以如何支持參與社運的抗爭者,是未來民主運動的方向。

戴耀廷指北京給香港半威權選舉

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在論壇上表示,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2014年針對香港特首普選,公佈的「8-31決定」是個分界線,北京很清楚地告訴香港人,可以給予香港的民主、自治及普選,並不是香港人一直想要的那樣,而是一種「半威權」式,選舉都要北京知道結果的選舉。

戴耀廷並表示,香港人必須認清,「8-31決定」是長久的政策,要有長期抗爭的打算,關鍵是香港人要有心態上的調整。

香港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香港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戴耀廷說:“變成我們不用只顧回應眼前的問題,不是說一地兩檢的事情不做,但是做眼前的問題的時候,你要想著如何去部署一個長期的抗爭,而一直其實關鍵點就是,我們要等候時機,這個都是一個現實。”

戴耀廷表示,香港民主運動過去其中一個分歧,是對於中國因素的判斷有所不同,無論中國未來仍然維持專制,抑或走向聯邦或者邦聯,戴耀廷認為,香港人其實是追求能夠自主地去管理香港的內部事務。

戴耀廷表示,香港人找到最大的共通點,又有長的抗爭的心理準備,就要思考長期抗爭的策略。他認為,首先要集結所有能夠集結的政治資源,包括體制內外,街頭、議會,公民社會全部都要結聚。他相信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中,如果民主派能在全香港18區都建立分區政治聯盟,會為北京帶來極大震撼。

戴耀廷:應轉型香港人民運動

戴耀廷表示,更重要的是建立一種香港的人民意識,即是國際自決法講的「人民」、people這個字,包括透過非建制派的共同綱領去建立。他認為,香港民主運動發展至今,應該要重新定位,轉型成為「香港人民運動」。

戴耀廷在論壇後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這個論壇可說是「香港人民運動」的起步,有這麼多不同政治光譜的人士走在一起,而人民運動就是要有一種人民的意識,包括用不同的方式去實踐自主自決。

戴耀廷說:“這是有機會可以將不同陣營裡面,現在譬如民主派、自決派或者甚至乎港獨派可以大家聯合在一齊,即是我剛剛的發言都講,就是其實香港能不能夠真的可以實踐到我們的自主,其實是很取決於中國自己內部的政治權力平衡,是否出現重大轉變,在這個出現之前,我們其實這些分歧,其實沒有太大必須要,所以用一個人民運動,我相信是有機會將大家再次組合在一齊。”

桑普指建跨黨派合作平台要蘊釀

出席論壇的時事評論員桑普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這次論壇可以說是雨傘運動結束接近3年後,首次非建制派的大型跨黨派論壇,對於如何建立一個跨黨派合作平台,他認為要從長計議,但首先要有一個蘊釀的階段。

香港時事評論員桑普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香港時事評論員桑普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

桑普說:“一定要爭取到各方的支持才能夠推動,現在來說大方向都好像大家那樣說,是一個共同的平台、一個聯盟,但是一定要有一個很清晰的論述,以後香港要變成甚麼模樣,即是這一點是最緊要,論述的清晰、綱領的清楚,即是他們所講的共同綱領也好,即是民主公義大聯盟也好,即是剛剛今天講到的,其實這些都是可以思考的方向。”

出席論壇的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表示,雨傘運動後香港的政治形勢愈來愈混亂,他希望未來有更多類似的討論會,因為社運需要有溝通文化出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