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本土派前領袖梁天琦就暴動罪刑期提上訴開審 千人庭外支持


梁天琦就暴動罪刑期提上訴開審。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5:24 0:00

最先提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主張勇武抗爭的香港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因參與2016年旺角衝突,去年被裁定暴動罪成,連同他承認的襲警罪,被判監禁6年。梁天琦等被告向上訴庭就刑期及定罪提出上訴,案件星期三在高等法院開庭審理。超過1千名支持者到法庭外聲援,排公眾席頭位的支持者凌晨1時已經到場排隊。有支持者表示,梁天琦的政治理念很有前瞻性,他提出的口號讓人有一個信念,以行動去投身社會運動。

香港反送中運動星期三(10月9日)滿4個月,適逢主張勇武抗爭的香港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等多名被告,就暴動罪刑期及定罪提出上訴正式開庭,超過1千名支持者到法庭外聲援,他們大部份身穿黑色衣服,高舉最先由梁天琦提出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標語及高呼口號。

梁天琦與同案被告盧建民及黃家駒一併提上訴,他們因為2016年參與旺角衝突,去年被裁定暴動罪成,梁天琦連同他承認的襲警罪,被判監禁6年,兩罪同期執行,律師預計梁天琦最快2022年1月刑滿出獄。梁天琦原定就刑期及定罪提出上訴,但是星期三開庭時他的代表律師表示,只就刑期提出上訴,放棄定罪的上訴。

盧建民因暴動罪被判監禁7年,是2016年旺角衝突所有被控暴動罪名成立,判刑最重的一名被告,他就定罪及刑期提出上訴。而原審時承認暴動罪的黃家駒,就被判監禁3年半提出刑期上訴。

代表梁天琦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在法庭上表示,梁天琦只是因亞皆老街衝突而被裁定暴動罪成,另一宗砵蘭街的暴動事件沒有被定罪,但是原審法官認為,梁天琦仍然需要就砵蘭街的衝突負上部份刑責。駱應淦表示,如果控方認為兩件事在刑責上相關,大可合併用一條罪起訴;但現在既然分開控罪,就不應該要求梁天琦分擔罪責。

駱應淦表示,原審法官錯誤認為,本案有組織及有預謀,但事實上連法官自己也曾提及群眾是”無故突然”襲擊警察。駱應淦認為,法官基於示威者戴口罩、眼罩、頭盔等物品,就判斷他們有組織有預謀,但那些用品其實也可用於自我保護或防止被認出,僅此而已,不代表有組織,況且那些物品不能用於攻擊別人。

對於原審法官類比一宗英國案例,認為本案縱使最初是自發行動,較後階段明顯是有組織,駱應淦表示,該宗案例是一宗長達12小時的暴動案,兩者不能相提並論。駱應淦認為,原審法官有點偏頗。

駱應淦表示,原審法官判刑時提到案發當晚快富街有起火事件,但這是梁天琦被捕後幾十分鐘才發生的事,地點亦不同,沒證據顯示與梁天琦有關,不應納入判刑基礎。駱應淦又質疑,原審法官表示,因為暴動的被告不是單獨行事,完全不會考慮每個被告的個別行為,而是採用整體衡量;這意味叫口號和放火燒車的刑責將會一樣。

駱應淦強調,理解到法庭要嚴厲對待暴動,即使叫口號也可能有鼓勵犯案的作用,但也應考慮被告的個別角色,即使這因素的比重可以較小,但不應完全不考慮。

駱應淦將梁天琦的刑期與其他旺角衝突被判暴動罪成的案例作比較,例如男子楊家倫掟磚,又將火種放在的士旁邊,破壞社會安寧的程度比梁天琦參與亞皆老街衝突一案嚴重,上訴庭亦認為楊家倫判5年監禁適當;相比之下,梁天琦的6年監禁判刑明顯太重。

律政司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回應表示,法庭判刑時應先考慮暴動的整體暴力程度、規模、有沒有事先計劃等因素,得出一個基準後,再考慮個別被告的角色。他認為,即使個別被告已經被拘捕,但之後由其他人干犯的事,並非完全不應考慮,畢竟暴動需倚仗人數才能成事,拘捕過程中亦需要消耗警力。

梁卓然表示,法庭亦可考慮案中暴動事前或事後的騷動,就梁天琦的案件而言,他雖然只是因為亞皆老街暴動罪名成立,但梁天琦之前在砵蘭街長時間觀察事態,有別於只是在亞皆老街出現數分鐘。梁卓然認為,這些雖然不是加刑因素,但也可列入案發背景作考慮。

代表盧建民的大律師劉偉聰就定罪上訴陳詞表示,原審法官彭寶琴引導陪審團時,要求陪審團考慮”被告當時和人集結一起的共同目的,是要作出擾亂秩序的行為,或作出帶有威嚇性、悔辱性和挑撥性的行為。”不過,劉偉聰認為,法官的指引不當,甚至錯誤。

劉偉聰表示,在場人士或因某些意圖而做出同一行為,但他們可能不是有共同目的。如果無共同目的,他們便不是”集結”在一起。上訴庭法官彭偉昌問他的意思是否在場人士”各有各做”,劉偉聰表示,”是”,又以最近反送中運動的用語”兄弟爬山”來解釋。不過,法官馬上回應”我唔識呢啲俗語。”,但劉偉聰並無詳細向法官解釋”兄弟爬山”的意義。

上訴庭3名法官聽畢控辯各方陳詞後,宣佈押後頒下書面判詞,3名被告由囚車押解回監獄服刑。

到法庭旁聽的新同盟立法會議員范國威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星期三早上7時前,即是正式開庭兩個半小時前到達高等法院,當時已經大排長龍,他估計最少有200人輪候旁聽席的號碼籌,據他了解排頭位的支持者是凌晨1時已經到場通宵輪候。范國威表示,他排隊時已被告知不可能進入法庭內以致法庭延伸的旁聽席坐位,最後是由一名認識的朋友借號碼籌讓他進入法庭旁聽席15分鐘。

范國威表示,他到庭旁聽是想理解梁天琦案,特別是過去4個月香港爆發的反送中運動,梁天琦2016年提倡的勇武抗爭方式,啟發了很多目前參與反送中運動的年青人。

20歲的大學生顏同學星期三到法庭外聲援梁天琦,他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梁天琦的政治理念很有前瞻性,以前會有人以為他是”顛佬”,不明白他講甚麼,但是3年後的今日,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才發現梁天琦很多政治理念是真的,啟發他出來參與反送中運動,爭取民主,抗拒香港中國化。

顏同學又表示,梁天琦最先提出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讓人有一個信念,以行動去投身社會運動。

顏同學表示,梁天琦及同案被告盧建民因暴動罪分別被判監禁6年及7年,不會影響他參與反送中運動,他認為五大訴求中的”撤回暴動定性”,只要能夠爭取成功,就可以幫到很多被捕的抗爭者。顏同學又表示,投身反送中運動,因為他從少就非常不喜歡中國。

化名阿風、22歲的大學畢業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梁天琦是第一個提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個政治理念,他亦提出需要重新審視香港的制度,阿風認為,沒有梁天琦這種政治前瞻,目前的反送中運動都不能夠這麼快發展到全民覺醒。

阿風表示,梁天琦因為參與旺角衝突被判監禁6年,為香港付出了寶貴的青春歲月,他認為香港目前的反送中運動不可以無疾而終,必須堅持下去。

對於梁天琦及本土民主前線3年前提出的”勇武抗爭”,阿風坦言,3年前在電視看到旺角衝突的電視直播都感到愕然,到今年6月初,他投身反送中運動,當時對勇武抗爭還不是很理解,到了8月有太多不合理的事情發生,他開始明白勇武抗爭也是一個合理的選擇。

梁天琦上訴案備受關注,他的面書專頁上星期六(10月5日)發表帖文表示,梁天琦的刑期上訴聆訊將於10月9日在高等法院審理,他的家人及友好在慎重考慮後,決定聘請資深大律師代表梁天琦上訴,並需要發起眾籌募集訴訟費,目標金額為港幣35萬元(接近4萬5千美元),在短短15分鐘已籌得目標金額,反應之熱烈是他們始料未及,由於在平台截數前,同時有捐款人未完成手續,最終超額籌得超過45萬港元,(接近5萬8千美元)。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