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國安警首次拘捕90歲陳日君樞機引關注 學者批勾結外力指控含糊


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路透社資料照片)

香港警方國安處人員近日先後拘捕去年已停運的“612人道支援基金” 5名信託人,包括首次被捕、年屆90歲的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學者許寶強;大律師吳靄儀、歌手何韻詩以及正在監獄服刑的前立法會議員何秀蘭,分別於星期三和星期四先後被捕。當局指控他們涉嫌請求外國或境外機構,對香港特區實施制裁,危害中國國家安全。除何秀蘭外4人全部獲准保釋,事件引起國際以及香港各界高度關注。有學者分析認為,勾結外國勢力的指控含糊,批評拘捕行動影響香港國際形象。

香港國安警首次拘捕90歲陳日君樞機引關注 學者批勾結外力指控含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07 0:00

由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直接制訂的《港區國安法》實施接近兩年,香港警方國安處人員,近日再有引起各界高度關注的拘捕行動。

90歲陳日君樞機及學者許寶強首次被捕

2019年反送中運動期間成立的“612人道支援基金”(簡稱基金),透過眾籌為社運被捕人士及傷者,提供法律及醫療援助,去年9月被警方國安處要求提供資料,包括眾籌詳情及捐款人等,及後基金宣佈停收捐款及停止運作。

據多家香港傳媒星期三(5月11日)引述消息,基金其中一名信託人、香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前客席副教授許寶強,原定星期二(5月10日)準備離開香港,到歐洲擔任大學訪問學者,他在機場出境時被國安處人員拘捕。

基金另外3名信託人,包括年屆90歲的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74歲的大律師吳靄儀以及45歲的歌手何韻詩,星期三先後被警方國安處人員拘捕。

其中陳日君樞機過往多年經常參與社運,2014年佔領行動清場後,陳日君樞機與多名民主派人士到警署自首,但是警方後來沒有起訴他,這次是陳日君樞機首次正式被拘捕。

涉串謀勾結外國勢力4人准保釋

香港警方星期三晚上發出新聞稿說,國安處星期二及星期三拘捕兩男兩女,年齡介乎45至90歲,均為612基金信託人,他們涉嫌干犯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或者境外勢力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罪。警方表示,拘捕行動將會繼續,被捕人可以獲准保釋等候調查。

警方又表示,按國安法第43條及實施細則附表二,向被捕人發出由裁判官簽發的通知書,要求他們向警方交出旅行證件,另向法庭申請傳票控告4人及一名37歲男子沒遵循《社團條例》要求,為612基金註冊。據香港傳媒報道,該名37歲男子是基金秘書施城威。

基金另一名信託人、因參與2019年8-18流水式集會被判入獄正在服刑的前立法會議員何秀蘭,同樣被指控涉嫌干犯“串謀勾結外國勢力罪”,星期四(5月12日)在監獄被拘捕。

國際特赦指香港人權惡化 梵蒂岡關注事態

這次拘捕行動引起國際社會及香港各界高度關注,國際特赦組織發表聲明表示,被捕人士過去的社運都以和平方式進行,但現在都可能面對數以年計的刑期。聲明表示,即使是以香港不斷加強打壓人權的情況來看,這些拘捕行動也代表著一個令人吃驚的惡化。

梵蒂岡發言人表示,羅馬教廷關注陳日君被捕的消息,極度關注事態發展。

天主教香港教區星期四下午發新聞稿表示,極度關注陳日君樞機的情況及安全,亦熱切地為樞機祈禱。教區表示,一向支持奉公守法的處事原則,相信《基本法》會繼續維護宗教自由,並促請香港警方和司法機關能以合乎情理及公義原則來處理陳日君樞機事件。

立法會議員、前香港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管浩鳴表示,他認識陳日君樞機多年,希望對方平安無事。(美國之音/湯惠芸)
立法會議員、前香港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管浩鳴表示,他認識陳日君樞機多年,希望對方平安無事。(美國之音/湯惠芸)

立法會議員、前香港聖公會教省秘書長管浩鳴星期四在立法會回應傳媒提問表示,不方便評論案情,但他認識陳日君多年,希望對方平安無事。管浩鳴又表示,他認為事件與宗教自由無關,要分開政治和宗教。

管浩鳴說:“他(陳日君)被捕一事,始終有部份是進入了司法程序,我想關於案情我就不多評論了,以我認識樞機這麼多年,我都知道他不是一個壞心腸的人來的,所以我會繼續為他祈禱,個人來講我希望他可以沒事、可以平安。”

鍾劍華估計許寶強擬離港觸發拘捕行動

今年4月底離開香港到英國生活的香港民意研究所前副行政總裁鍾劍華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說,“612人道支援基金”成立於2019年6月15日,回應當年6月12日萬人包圍立法會,要求當局撤回修訂《逃犯條例》,警方無差別施放催淚彈清場,造成市民受傷及多人被捕,基金的成立就是支援被捕人士及傷者,鍾劍華形容一開始就是與警方的行動“對著幹”,被北京及警方視為“眼中釘”。

鍾劍華估計,警方一直打算向基金動手,可能礙於陳日君樞機及大律師吳靄儀,是德高望重的宗教領袖及法律界人士,有點“投鼠忌器”,他相信觸發這次拘捕行動,是由於基金其中一名信託人許寶強星期二打算離開香港。

鍾劍華說:“我相信(警方)可能之前都沒打算在這個時候採取行動,不過,因為許寶強要去歐洲接受一個教席,我相信可能政府沒有察覺到(許寶強要離開香港),如果政府察覺到的話,它若果知道某個人要走的話,它又不想讓他走的話,之前拘捕他就好看過在機場拘捕他的,機場抓人很難看的,所以我相信許寶強離開香港,(警方)在機場截到,令到政府不得不提早進行(拘捕)行動,所以先在機場截住許寶強,跟著昨日(5月11日)才分別去拘捕其他3個(基金信託人),跟著今日抓了何秀蘭。”

4人准保釋或與陳日君有關

鍾劍華認為,今次的拘捕行動與過往有很大分別,而且指控4名被捕人“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最高刑罰可判處終身監禁的嚴重罪名,但是帶返警署調查數小時後,當晚可以獲准保釋,這次可以說是第一次,鍾劍華相信是因為陳日君的關係。

鍾劍華說:“我的解讀就是這個不是一個計劃中的行動來的,不過就既然都開始了,就要做下去吧,再看看若果你(警方)是控以一個勾結外國勢力,這麼嚴重的指控,這個指控是可以坐一輩子(牢)的,這麼嚴重的指控,但是又讓他們幾位保釋,這個你可以說已經好不尋常,原因亦都因為有(陳日君)樞機。”

香港民意研究所前副行政總裁鍾劍華表示,警方國安處人員在機場拘捕學者的先例不多,他4月24日從香港國際機場離境時,沒有擔心可能被警方拘捕。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意研究所前副行政總裁鍾劍華表示,警方國安處人員在機場拘捕學者的先例不多,他4月24日從香港國際機場離境時,沒有擔心可能被警方拘捕。 (美國之音/湯惠芸)

鍾劍華批評梵蒂岡及香港教區對今次拘捕事件的回應相當軟弱,估計梵蒂岡為了達成中梵建交,不會開罪北京。

鍾劍華說:“但是老實說,現在這個教宗與他身邊的人,他(們)過去幾年對於中共的種種做法,燒十字架、拆教堂、將習近平的相片同耶穌的相片並列,違反同教廷的協議,它們(中國)與教廷的協議就是中國可以自行委任它們的主教,然後由教廷確認。它(中共)有些做法都已經不再需要你(教廷)確認,它已經自己做了,但是教廷都默不作聲。實際上梵蒂岡為了討好北京、為了盡快跟北京搞定建交問題,他都真的做了很多事情去討好北京,他唯一現在還未解決的問題,就是同台灣關係的問題,因為如果他背離台灣的話,他亦都有壓力,所以(中梵建交)一直未達成,但是一直都有進展、一直有在談。”

勾結外國勢力指控模糊

鍾劍華分析,基金會的5名信託人被指“串謀勾結外國勢力”,根據過往中國大陸事例,“勾結外國勢力“可以說是政治口號,很多時候毋須實質的罪證。

鍾劍華說:“當年傅雷的兒子去了外國讀書,已經勾結外國勢力了,結果鬥跨、鬥臭、鬥到他們兩夫婦自殺。老舍曾經在外國生活過,1949年之後才被(前中國總理周恩來)遊說回來中國,參與新中國的建設,但事後當要鬥他的時候,都是說他勾結外國勢力。”

鍾劍華表示,前年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制訂《港區國安法》的時候,有關勾結外國勢力的指控亦是相當模糊。

鍾劍華說:“勾結外國勢力在中共的治國歷史上,從來都不是一個刑事的罪名來的,不是一些具體的指控來的、一定是模糊的,因為它根本就不是一個罪行來的,它只是一個政治打壓以及鬥爭的一個口號及手段而已,你(北京)就算轉化成為香港國安法都是一樣的,所以第一、甚麼叫勾結外國勢力呢﹖我在外國的銀行有戶口,是不是一個勾結外國勢力呢﹖我好像老舍一樣,在外國生活過,是不是叫勾結外國勢力呢﹖或者我好像傅雷夫婦那樣,有個兒子到外國讀音樂,是不是勾結外國勢力呢﹖基本上任它(當局)說的,它說你是就是。”

拘捕行動不顧國際形象

鍾劍華批評,警方以勾結外國勢力的含糊指控,採取今次的拘捕行動,反映當局已經不會顧及香港的國際形象。不過香港始終是一個國際城市,這次首次拘捕陳日君樞機,反映香港的情況與中國大陸愈來愈相似。

鍾劍華說:“要抓一個宗教領袖,它(警方)亦都要評估這個代價,這個是真實的。在(中國)國內抓宗教領袖、關他幾十年已經有先例的了,(這次)理(會)國際形象就不會這樣做了,所以它們已經不理的了,即是已經不再顧忌這件事情,反正它們都覺得救不回了,它(北京)可能以為很短時間,國際社會就基於經濟的理由,可能會默認了這件事,但是現在不是嘛,既然這麼長時間都打破不到這個缺口,現在唯有硬著頭皮做到底,希望搞定、肅清所有之後,才慢慢修補,現在(北京)可能是這樣想的。”

鍾劍華指機場拘捕先例不多

鍾劍華表示,許寶強星期二在機場被警方拘捕之前,只有筆名“盧峯”的前《蘋果日報》主筆馮偉光,去年6月28日在機場被警方國安處人員拘捕,同樣“涉嫌勾結外國勢力”。

由於先例不多,鍾劍華表示,他4月24日在香港機場離境的時候,沒有擔心被警方拘捕。不過,他認為如果他高調在事前宣佈將於4月24日離開香港,他擔心會被左派傳媒攻擊,令政府在離境前騷擾他,因此他選擇事前不動聲色地離開香港。

鍾劍華認為,國安法之下,當局有出入境的“黑名單”也不足為奇,否則許寶強也不會在機場出境時被警方拘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