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學者分析李家超一人選特首 12張不支持及無效票反映建制團結假像


李家超在5月9日會見記者

香港”一人模式”選特首,唯一候選人李家超得票率99.2%,成為首位”武官”出身的特首。有投票的1,428名選委,當中1,416人投支持票、8人投不支持票、4張無效票。有學者分析,李家超支持率超過99%,這樣的”小圈子”投票結果,扭曲選舉的意義有如”北韓式選舉”,12張不支持及無效票,反映北京施壓下建制派團結只是假像,預料香港政治體制會走向”中國式選擇”,可能不會再有競爭性的選舉。

學者分析李家超一人選特首 12張不支持及無效票反映建制團結假像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10 0:00

第6屆香港特首選舉星期日(5月8日)完成投票,有權投票的1,461名選委,有1,428人投票,警察出身的唯一候選人李家超獲得1,416張支持票,得票率99.2%,成為首位“武官”出身的特首。現年64歲的李家超,也是香港主權移交25年來,年紀最大的特首當選人。

香港候任特首李家超表示,已盡力爭取選委支持,希望能以施政結果說服不支持他的人。(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候任特首李家超表示,已盡力爭取選委支持,希望能以施政結果說服不支持他的人。(美國之音/湯惠芸)

李家超冀以施政結果說服反對者

有投票的1,428名選委,其中8人對李家超投下“不支持”票、4張無效票,另有33名選委沒有投票,投票率為97.74%,在過去5次需要投票的特首選舉中,今次的投票率排名倒數第二,只是高於2012年梁振英、唐英年及民主黨何俊仁角逐的94.89%投票率。

李家超當選後,星期日中午會見傳媒,被問到如何看待有8名選委對他投下”不支持”票,李家超回應表示,已盡力爭取選委支持,會去說服不同意他的人,但明白做法需時,希望能以施政結果去說服不支持他的人。

譚耀宗視不支持和白票為壓力及鞭策

李家超競選辦主任、中國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星期一(5月9日)早上在香港電台節目上表示,李家超高票當選反映選委都支持他的政綱,但難以追求百分之百的支持率,會視不支持票和白票為壓力及鞭策,努力做得更好。

李家超競選辦主任、中國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表示,會視不支持票和白票為壓力及鞭策,努力做得更好。(美國之音/湯惠芸)
李家超競選辦主任、中國全國人大常委譚耀宗表示,會視不支持票和白票為壓力及鞭策,努力做得更好。(美國之音/湯惠芸)

對於李家超擔任政務司司長期間,在不同的民意調查中他的民望淨值都是負數,今次特首選舉結果,李家超獲得99.2%支持票,能否真實反映李家超的民望。

譚耀宗回應表示,選舉委員會有“廣泛代表性”,不止代表選委自己,同時代表他們的選民;譚耀宗又表示,新冠病毒疫情下部份選舉工程做不到,無法廣泛與公眾接觸。不過,譚耀宗不認為市民不喜歡李家超。

學者指有選委不滿李家超成為唯一候選人

在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全力催票之下,多家親中傳媒選前已經預告,李家超會高票當選,得票率超過9成,星期日中午投票結果出爐後,外界關注12張不支持及無效票從何而來﹖是否有選委故意投不支持票,營造李家超並非“全票當選”,投票的選委都可以有“自由意志”的印象﹖

時事評論員黃偉國表示,李家超得票率超過99%與全票分別不大, 他不認為北京故意安排12名選委投不支持及白票,結果反映北京施壓下,建制派團結只是假像。(美國之音/湯惠芸)
時事評論員黃偉國表示,李家超得票率超過99%與全票分別不大, 他不認為北京故意安排12名選委投不支持及白票,結果反映北京施壓下,建制派團結只是假像。(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前助理教授、時事評論員黃偉國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相比過往有競爭性的特首選舉,當選人的得票率不可能高到超過9成,而且最大問題是今次選舉,投票的選委是完全沒有選擇,部份選委可能只是表面上支持李家超,但實際上對李家超作為唯一候選人是非常不滿。

黃偉國說:“所以你都會見到,無論是那12張稱為‘反對票’,無論你是白票、或者甚至是‘反對票’,甚至你會見到例如梁振英沒有很公開地說、即是作為前特首是沒有很公開大力是贊賞李家超,作為一個選特首的候選人來講的各方面,即是無論他(李家超)的表現、能力、政綱各方面,不要講甚至可能(前特首)董建華,或者甚至(特首)林鄭月娥在整個(競選)過程都是很沉默的。”

逾99%支持率有如北韓式選舉

黃偉國認為,李家超支持率超過99%,很多投支持票的選委可能受制於北京的施壓,這樣的“小圈子”投票結果,扭曲了選舉的意義,有如“北韓式選舉”。

黃偉國說:“當然坦白講有些選委,他今次所謂投支持票,只不過你可以說是中聯辦去到施加壓力,或者甚至是他覺得如果我不投(支持)李家超的話,會不會日後利用國安、警察,或者保安系統去到作為報復的手段,於是迫到他們(選委)是要投贊成票,我亦都很相信如果一個候選人完全是沒有政綱,或者那些政綱只不過是比林鄭月娥更加不濟,而拿到這麼高票數當選的話,即是作為一個小圈子選舉你這種高得票,其實是扭曲了整個選舉的意思,你其實同北韓選舉是沒有分別的。”

香港”一人模式”選特首5月8日完成投票,有投票的1,428名選委, 當中1,416人對唯一候選人李家超投支持票、8人投不支持票、4張無效票。(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一人模式”選特首5月8日完成投票,有投票的1,428名選委, 當中1,416人對唯一候選人李家超投支持票、8人投不支持票、4張無效票。(美國之音/湯惠芸)

反映北京施壓下建制派團結只是假像

黃偉國表示,他不認同12張不支持及無效票是故意安排,營造李家超並非“全票當選”,投票的選委仍然有“自由意志”的印象,如果是這樣12票太少,為何不佈局讓更多選委投不支持票,得票率超過99%與全票分別不大,他認為結果反映北京施壓下,建制派團結只是假像。

黃偉國說:“從來建制派只是一個利益集團,亦都只是用利益作為行事,絕對不是用所謂‘愛國’或者所謂‘愛黨’,或者所謂支持行政長官、或者支持特區政府,作為他們做所有事情決定的依據。如果你說‘自由意志’,造的(不支持票)比數就大一些吧,而且它(北京)也不需要這樣做,根本你找一個受外國制裁的人做特首的話,其實都代表了其實北京政府本身都已經不介意人們怎樣看那個選舉。”

香港政治體制或走向中國式選擇”

記者問及,今次特首選舉結果對未來香港政治形勢有何影響﹖香港日後的選舉是否都會採用這種沒有競爭的“中國式等額選舉”﹖

黃偉國表示,這次香港的“一人模式”選特首,他不會稱呼這次是“選舉”,因為“選舉”是包括提名權、被提名權及投票權。他預料香港政治體制會走向“中國式選擇”,可能不會再有競爭性的選舉。

黃偉國說:“我覺得反而是一個‘中國式選擇’。換句話說即是所有的所謂‘投票過程’都只不過就是建基於人家(北京)選擇給我們(香港人),之後我們去選擇投或者不投而已。所以你會見到(去年)立法會選舉的投票率是極低,是創歷史新低。當然你作為一個政治控制,起碼它(北京)形式上面要保留一個類似西方的一個選舉制度,它是有一個必要。因為它要作一個櫥窗性的作用,但是實際上你見到現在全球一些主要媒體,都基本上恥笑今次那個是叫做‘Selection’(甄選),不是一個叫做‘Election’(選舉)。所以為甚麼我都不會叫它做一個‘選舉’就是這個原因,也因為它本身都不是一個選舉,根本它只是一個只做‘挑戰’吧,或者叫做‘選擇’,是一個被設下一些政治限制之下的‘選擇’。”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預料,特首選舉後的政治形勢仍然是一面倒,官方有意營造”萬眾歸心”的假像,他認為可能造成民間”逆反心理”的反效果。 (美國之音/湯惠芸)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預料,特首選舉後的政治形勢仍然是一面倒,官方有意營造”萬眾歸心”的假像,他認為可能造成民間”逆反心理”的反效果。 (美國之音/湯惠芸)

評論員指營造萬眾歸心假像引逆反心理

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預料特首選舉後的政治形勢仍然是一面倒,官方有意營造“萬眾歸心”的假像,他認為可能造成民間“逆反心理”的反效果。

劉銳紹說:“官方是要強調‘萬眾歸心’,大家跟著他(李家超)那樣,那個客觀效果很可能是成反比的。因為大家是會感覺到有一個‘逆反心理’的,這個無論是政治心理學、是正常人的心理學、親子關係,都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你父母拿著一根‘雞毛掃’(雞毛撣子)對著小朋友,小朋友順應你的要求的時候,心裡面都不服氣的。”

社民連預料發聲權利進一步被收窄

社民連主席陳寶瑩與兩名成員星期日早上,仍然按傳統在特首選舉投票日,遊行抗議“小圈子”選舉,不過,他們被數十名警察截停,不能夠遊行到較接近灣仔會展投票站的地方示威。

陳寶瑩表示,預計李家超7月1日就職特首後,香港公民社會發聲的權利將會進一步被收窄,她形容警方的佈防將他們當成恐怖份子一樣。

社民連主席陳寶瑩(左一)表示,明知道特首選舉投票日上街示威其實沒作用,但不希望日後的香港變成鴉雀無聲,希望行動對公民社會有一定的鼓勵。 (美國之音/湯惠芸)
社民連主席陳寶瑩(左一)表示,明知道特首選舉投票日上街示威其實沒作用,但不希望日後的香港變成鴉雀無聲,希望行動對公民社會有一定的鼓勵。 (美國之音/湯惠芸)

陳寶瑩說:“現在的佈防就似乎當我們是恐怖份子那樣。我們3個人明明白白是一個和平的請願,但是警方還要很多的警察在這裡佈防,還要將我們的示威區一直推到一個公廁門口。我們根本上是見不到會展中心,亦都見不到任何的選委,根本上李家超就是更進一步,是剝奪了我們香港人的公民請願的權利,而這個大家看到了,警察是完全沒有溝通。”

堅持行動不希望香港變成鴉雀無聲

作為唯一一個在特首選舉投票日仍然上街示威的民主派政黨,陳寶瑩坦言,明知這些行動其實沒有作用,不過,社民連不希望日後的香港變成鴉雀無聲,在適當的時候仍然會有團體出來發聲。

陳寶瑩說:“我想現在整個香港就用一種恐懼去統治。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大家都理解到,即是不同的團體他們有他們的考慮,我們社民連其實很重要就是,明知這些行動其實沒有作用的,但是我們為何還要繼續呢﹖就是希望香港這個社會不要鴉雀無聲,在適當的時候、還關鍵的時候都會有人、有團體站出來去表達意見。我相信似乎好像沒甚麼即時的果效,但是我很相信這個對於公民社會,都會有一定的鼓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