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安倍舉棋不定日朝關係該不該“搶閘”


日本外務省正在研究日朝峰會對日本內政、外交的利弊。歌藍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53 0:00

南北韓峰會後,世界聚焦更具歷史性意義的美國和北韓峰會。作為美國的同盟並正感被隔離在北韓問題上的日本,接獲有機會舉行日本和北韓峰會的訊息。是喜是憂?日本舉棋不定。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星期天與美國總統川普和南韓總統文在寅電話會談後對記者說,南韓總統文在寅向金正恩轉達了他有關綁架問題以及行日本和北韓關係的想法。安倍說:“希望藉美朝峰會之機,盡力地把這個問題向前推進。”

同一天,安倍也在首相官邸聽了到訪的南韓國家情報院院長徐薰說明南北韓峰會的內容,他向南韓表示了謝意,雙方還討論了今後日韓合作應對北韓問題等。今年以來,安倍受到日本傳媒、輿論、綁架受害者家屬質疑,日本被隔在北韓問題之外。記者問到金正恩具體的講話時,安倍表示:“不予說明詳細情況。”

峰會條件爭論

但幾小時後,南韓總統府發言人宣布,文在寅對金正恩說:日本有意與北韓對話,希望在基於清算過去歷史的基礎上,日朝實現邦交正常化。金正恩回答“什麼時候都準備與日本對話”。

南韓的公佈突出了安倍正在自民黨與外務省之間為日本和北韓峰會條件爭執而徬徨。早在南北韓峰會前的4月24日,外務省亞太局長金杉憲治出席自民黨的外交部會,報告安倍4月17日至20日訪美、與川普會談的成果。說到日本和北韓舉行峰會的可能性時,金杉說了外務省立場是“如果舉行日本和北韓峰會的話,就必須謀求解決綁架問題,所以日方過分要求日本和北韓峰會不好。”對此,自民黨外交調查會長衛藤徵士郎批評說:“這是什麼話,完全沒顧慮的必要!”另一名自民黨參議員議員青山繁晴也說:“不過分要求的姿態是重蹈歷史覆轍,希望美國北韓峰會後(外務省)盡快全力以赴提出要求。”

最終金杉以“如果我的發言有不適當之處,那我道歉”,暫時擋住了自民黨議員指責的聲浪,但外務省內“太積極就會讓北韓看破”的意見高漲,而列席自民黨外交部會的綁架受害者家屬會代表飯塚繁雄也憂慮地說:“日朝峰會能不能具體地與綁架問題掛鉤,令人擔心。”

外務省有教訓

外務省堅持優先解決綁架問題,原因之一是過去有教訓。2001年前首相小泉純一郎執政後,重用外務省前亞太局局長田中均推動日朝關係。到2001年底為止,田中與一名前北韓領導人金正日手下隱姓埋名、稱作“X先生”的北韓方代表秘密地接觸近30次,終於實現2002年9月小泉突訪平壤、與金正日會談,金正日承認北韓綁架了日本人,隨後5名被綁架的日本人質回到日本,田中立功匪淺,聲名急升,升任了外務審議官(外務省排名第四的高官)。

但原來日本和北韓接觸計劃是金正日承認綁架並容許人質回國,作為解決了綁架問題來換取日本戰爭賠償並實現日朝建交,可是日本大部分綁架受害者親人們因北韓不能提供符合DNA鑑定的骨灰,都不相信北韓稱他們的親人已死亡,堅持綁架問題沒解決,傳媒、輿論也這麼認為。

而田中要按事先約定摸索日本和北韓建交,就被日本綁架受害者家屬、不少傳媒、輿論指責他只顧日本和北韓建交、輕視綁架問題,是“賣國賊”,2003年右翼組織“建國義勇軍國賊征伐隊”在田中家安裝炸彈,時任東京都知事的石原慎太郎評論卻是“基於他的賣國行徑,我想這是當然的”。輿論壓力下,小泉的日本和北韓建交目標也退縮,改口“為了和平解決綁架等問題,對話與壓力都必要”。2005年田中黯然退職,轉職民間。

與中建交教訓

一名外務省官員說:“外務省的人都記得這個教訓,達不到建交目標不要緊,但要優先解決綁架問題”。外務省還擔心,如果不把解決綁架問題作峰會條件,北韓就輕易越過綁架問題,推進建交談判,屆時日本再要求解決綁架問題,北韓也不會理睬。

不過外務省可能還存在一個不想公開說的原因,那就是1972年中日建交、惹怒美國的教訓。國際關係分析師北野幸伯認為,美國和北韓關係目前出現戲劇性變化可能性的局面帶給日本的衝擊,與46年前美中準備建交令日本震驚的局面相似。

1971年前美國總統尼克松準備與中國建交時,沒向日本透露。日本是在尼克松宣布他願意接受中國訪華邀請前15分鐘才獲悉美中關係的戲劇性變化,受到極大衝擊的外務省匆忙著手研究改善日中關係。1972年2月尼克松訪中,同年7月就任日本首相的田中角榮,9月就訪中並在中國前領導人毛澤東放棄戰爭賠償等條件下,迅速與中國建交。

當時主導美中和解的美國總統助理(後任美國國務卿)基辛格對日本這一“搶閘”動作非常氣憤,共同社2006年5月引用美國解密的公文報導,基辛格當時怒稱:“日本是最壞的背叛者”。北野指出:“基辛格至今厭惡和蔑視日本,而且他現在還是川普的外交顧問,是提倡美中共治世界的'G2'論者。”

北野認為,外務省可能擔心現在如果日朝比美朝更快改善關係,照樣會令美國政府不快、川普不快,“不僅可能令日美關係龜裂,還存在刺激中美鞏固關係的危險性。”

對北韓關係“搶閘”

不過北野也指出,這次美國和北韓峰會與美中改善關係時不同,川普是自己作決定,總統助理、國務院事先都不知道,日本,中國、俄羅斯、南韓也都嚇一跳,然後中國、俄羅斯、南韓都趕著“搶閘”,只有日本在煩惱“搶閘”好不好。他說:“現在與北韓對話是中俄主張無條件的'對話派'和日美主張有條件的'壓力派'意見分歧,'壓力派'要以北韓放棄核武器為對話條件。現在金正恩表示同意無核化,可說是壓力派達到目的,日本該慶賀,接下去對話也很自然,如果日本只固執地停滯在'壓力'階段,那麼國際社會就會認定日本理虧,甚至懷疑日本只想對北韓動武,那麼日本會陷於孤立。”

北野認為,日本在朝鮮問題上成了“局外人”,自己有責任。儘管不能排除朝鮮再次行騙的可能性,但該爭取的是讓對話成為“不被騙的對話”。他指出,川普決定美國和北韓峰會並沒錯,錯的是日本害怕“搶閘”,期待美國和北韓峰會去解決日本重視的綁架和北韓放棄中、短程彈道導彈的問題。

在自民黨和外務省意見分歧中,安倍政權目前以外務省為中心研究日朝峰會對內政、外交的利弊影響。外務省釋放的空氣是“無論如何,現在只有文在寅說金正恩有意與日本對話,日本需要確認”、“先等文在寅訪日出席日中韓峰會,聽聽他的詳細說明再研究”等,支持率空前低迷的安倍也表現謹慎,顯示希望先觀望美國和北韓峰會結果再作決定的想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