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展開導彈避難宣傳推動國民防空意識


日本政府正在向全民推廣的防備朝鮮彈道導彈攻擊的避難方法

日本內閣官房和政府消防廳聯合製作包括30秒電子廣告在內的宣傳題為“有關彈道導彈落下時的行動”,通過動畫、播音和文字向國民說明如果北韓向日本發射彈道導彈,約10分鐘就可能抵達,“由於可能落下,國家將使用'全國瞬間警報系統'(J-Alert)”,建議國民“第一迅速避難。第二收集正確、迅速的訊息,聽從政府指揮來採取行動。”

週五(6月23日)開始在日本5大民間電視台、電台、Youtube、報章、網絡等播放、刊登的該廣告,宣傳看到或聽到政府發出的警報後,“沉著並馬上採取的行動:如果在戶外,盡可能地到堅固的建築物或地下室避難,例如地下商店街、地鐵站等;如身邊沒建築物,躲到樹蔭下或貼身地面並保護頭部;如在室內,離開窗戶或躲入無窗房間避難。”

預定到7月9日為止約兩週期間發出的該政府廣告還指示如果彈道導彈落在附近,身處室外時,要用手帕掩住口、鼻,馬上遠離現場前往高密度的室內或順風高處避難;處於室內時,要停止抽氣扇、關窗門並填充窗門縫隙。廣告還指定“國民保護”、“首相官邸”、“首相官邸災害危機管理訊息中心推特”3個網站作為國民查詢訊息的渠道,並可向內閣官房、消防廳、附近各地方政府諮詢,“為了在受到武力攻擊、恐怖行動等時保護自己”。

電子廣告還同時提供了“國民保護警音”,供國民事先認識這種特殊音調的警報;書面廣告則介紹了“全國瞬間警報系統”的標識。

事實上今年3月起,日本秋田、新潟等至少4個地方政府已實施過安倍內閣指導的防北韓彈道導彈的避難訓練,其它地方政府正宣布或準備追隨實施避難訓練。

迎擊系統

針對日本可能受到北韓導彈攻擊,日本1998年開始籌劃、2003年決定引進並與美國合作開發地對空、艦對空防禦彈道導彈系統,不過日美的開發與北韓開發彈道導彈至今持續著此起彼落的技術競賽。

日本政府向國民宣傳避難行動,似乎是基於如果日本迎擊北韓來襲彈道導彈失敗的設想,制定的退一步措施,務求把國民可能受到的傷害降到最低程度。

本週三(6月21日),日本航空自衛隊在首都圈、愛知、福岡、熊本4個地點實施了地對空導彈防禦系統PAC3的機動訓練,其中東京郊外埼玉縣朝霞市的陸上自衛隊基地裡的訓練對傳媒公開,展示北韓發射攻擊日本的導彈時,自衛隊應對行動的一環。

這是2013年以來自衛隊首次再次公開地對空彈道導彈防禦系統PAC3的機動訓練,航空自衛隊第四高射隊隊長花田哲典說明:“我們是考慮希望通過公開訓練,釀成國民安心、安全感。”

公開的訓練包括了操作迎擊發射台、遠隔控制、通訊聯絡等部分,猶如北韓彈道導彈來襲,當然只是空彈。

日本2007年起開始部署PAC3部隊,目前在全國17個航空自衛隊基地有PAC3部隊,每個部隊持有兩台PAC3系統,其中東京市谷防衛省內去年8月起,千葉縣航空自衛隊習志野部隊的PAC3系統常設至今。

另一方面,由於北韓公開揚言攻擊日本和駐日美軍基地,日本防衛省和駐日美軍正在研究基於日美首腦5月意大利會談時達成了“採取具體行動提升日本防衛能力”的共識,今後日本自衛隊PAC3部隊與駐日美軍聯合訓練PAC3的計劃。

國民疑慮

不過去年以來,伴隨北韓頻繁試射彈道導彈並且顯示技術上的飛躍,日本國民的不安上升,尤其在今年4月15日北韓前領導人金日成誕辰105週年紀念日前後,北韓可能試射彈道導彈的預測令日本政府有關部門接獲不少國民電話、網頁也忽增“萬一北韓彈道導彈落下該怎麼辦?”等不安諮詢,6月13日防衛大臣稻田朋美在記者會上預告各地PAC3部隊“即將輪流展開訓練”,她也解釋目的是“釀成國民安心感”。

週三公開訓練後,日本記者紛紛提出的疑問也是“北韓發射彈道導彈後10分鐘內日本來得及迎擊嗎?”、“什麼局勢下,日本迎擊系統處於隨時可迎擊的常態呢?”等等。

週五《朝日新聞》仍懷疑“防衛省轉換導彈防禦透明化政策,但公開訓練能消除國民不安嗎?”

軍事評論員小川和久批評政府的防範措施不能舒緩國民不安,他說:“北韓攻擊日本的彈道導彈約8分鐘就會來到,瞬間警報系統一般相信從北韓發射到發動警報需要4分鐘,避難是分秒必爭的事,現在的警報系統難道不是太誤事嗎?”,他也批評政府指導各地避難的訓練計劃和宣傳,認為政府本該訓練人口集中的大都市市民,因為朝鮮最可能攻擊都市,而不是各縣鄉村。

日本網民紛紛表達對政府宣傳避難目的的懷疑,網民廣泛指出安倍今年2月以來被日本傳媒先後揭發涉嫌權誼交易的森友學園和加計學園案後,被在野黨和傳媒追究,安倍政權支持率不斷下跌,安倍政權推動國民防範朝鮮的意識,難免令人懷疑其意圖是分散社會注意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