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支持塔利班掌控阿富汗的來龍去脈


2021年7月28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在中國天津會見阿富汗塔利班政治首腦毛拉·巴拉達爾
中國支持塔利班掌控阿富汗的來龍去脈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55 0:00

就在中國公開表示支持塔利班幾週後,該武裝組織便在阿富汗重新奪取了政權。專家表示,鑑於中國過去與塔利班接觸的記錄,中國正在對阿富汗採取務實的態度。

喬治·華盛頓大學艾略特國際事務學院教授肖恩·羅伯茨(Sean Roberts)說,中國是1990年代後期與塔利班接觸並與之建立關係的少數國家之一。

羅伯茨對美國之音說,“中國通過其親密盟友巴基斯坦政府, 在1998年左右啟動了這一進程。1999年,中國外交部派代表團前往阿富汗會見阿富汗高級官員。2000年,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會見了當時的塔利班領導人毛拉·奧馬爾(Mullah Omar)。”

遏制維吾爾武裝組織

羅伯茨說,在這些會晤中,雙方找到了合作的機會,中國開始為阿富汗塔利班政府提供電信服務,並開通了喀布爾和主要人口為穆斯林的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之間的航線。中國與阿富汗的瓦罕走廊共享80公里的邊界。

羅伯茨對美國之音說:“中國政府要求塔利班盡其所能確保阿富汗境內沒有可能威脅中國的維吾爾武裝組織。” 他說,塔利班或多或少地確保了從那時起組建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黨(ETIP)(也稱為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的一小群來自中國的維吾爾族叛亂人員受到箝制。

巴基斯坦拉合爾管理科學大學教授哈桑·卡拉爾(Hasan Karrar)說,中國與阿富汗的關係自2001年9月11日以來一直務實和富有遠見。

“9/11之後,中國默許支持英美領導的推翻塔利班的攻勢,同時堅持認為這種報復必須符合聯合國憲章,安理會必須在其中發揮主導作用。”

銅礦項目

新加坡拉惹勒南國際研究學院高級研究員、倫敦皇家聯合服務學院高級副研究員拉斐爾·潘圖奇(Raffaello Pantucci)告訴美國之音,當中國國有企業競標並獲勝時,中國反塔利班的立場發生了變化。2007年,中國公司贏得了位於喀布爾東南約40公里處的銅礦開採權,合同價值達28.3億美元。

潘圖奇說,從那以後,北京逐漸變得更加開放,同時與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打交道。中國繼續與雙方接觸,等著看誰佔上風,中國的策略說到底就是誰掌權就支持誰。

潘圖奇指出,7月28日王毅在天津會見會見塔利班政治委員會負責人巴拉達爾引起了很多關注。然而在此之前,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剛剛在7月16日同阿富汗總統加尼通了電話,表示持續支持阿富汗政府。

王毅在會見了巴拉達爾後強調說,塔利班將與包括東伊運在內的所有恐怖組織徹底決裂,並予以堅決有效的打擊,掃清障礙。

東伊運曾被指定為國際恐怖組織,儘管美國於去年11月將其從恐怖分子名單中刪除。根據聯合國今年6月的一份報告,突厥斯坦伊斯蘭黨(這是被廣泛接受的東伊運別名)擁有數百名成員。

據中國外交部說,巴拉達爾在會見王毅時表示,塔利班絕不允許任何勢力利用阿富汗領土從事對中國不利的活動。

中國的兩個關鍵問題

巴基斯坦參議院國防和國防生產委員會主席穆沙希德·侯賽因·賽義德(Mushahid Hussain Syed)告訴美國之音,在阿富汗問題上,中國有兩個對中國和巴基斯坦都很重要的問題。

“首先,阿富汗的土地不應該被用來對付中國,”賽義德說。“其次,當新政府以塔利班為代表正式接管喀布爾時,他們是否選擇成為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一部分還有待觀察,其中中巴經濟走廊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東京日本國際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莫妮卡·錢索里亞(Monika Chansoria)表示,長期以來,對任何可能在新疆點燃伊斯蘭原教旨主義火焰的憂慮一直籠罩著中國的領導層。

“同樣不能忘記或忽視的是,在美國遭受9/11恐怖襲擊之後,長達20年的全球反恐運動使中國有機會把壓制新疆那些備受屈辱的維吾爾穆斯林列上國內議程,” 錢索里亞告訴美國之音。

錢索里亞說,中國的擔憂和利害關係可能會促使它謹慎對待塔利班。與此同時,塔利班將尋求利用中國在安理會的否決權來擺脫自己在國際上的困境。此外,它也希望看到塔利班-巴基斯坦-中國這個三角關係能夠在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上推動自己的地區議程。

很明顯,作為交換條件,北京肯定會要求塔利班在跟新疆有關的問題上作出保證,而且中國會謀求無限制地獲取阿富汗豐富的礦產資源,因為這對“一帶一路”至關重要,錢索里亞說。

(美國之音烏爾都語組為本報導也做出了貢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