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塔利班將進一步陷入經濟困境 中國願當接盤俠?


中國在阿富汗富含稀土和稀有金屬的艾娜克地區安裝的機器設備。(2015年2月14日)
塔利班將進一步陷入經濟困境 中國願當接盤俠?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37 0:00

在塔利班武裝掌權後,阿富汗的經濟可能會進一步陷入困境。分析指出,美國過去20年為阿富汗提供了大量經濟援助,儘管中國有意與塔利班合作,但卻難以取代美國對阿富汗的支持。

阿富汗經濟非常依賴外國援助,大約75%的公共開支來自國際援助。目前阿富汗塔利班未能獲得國際認可,獲得資助渠道的選擇將越來越少。

國際貨幣基金(IMF)週三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由於國際社會缺乏對塔利班政權的共識,阿富汗塔利班將無法獲得近5億美元的儲備資金及其他IMF相關資源。

此前,美國已經凍結了阿富汗政府存放在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的大約70億美元的資產。出逃的阿富汗央行行長艾哈邁迪(Ajmal Ahmady)週二對《華爾街日報》表示,目前塔利班可動用的資金約為阿富汗國際儲備總額的0.1%。

美國蒙特克萊爾州立大學政治學教授維什尼克(Elizabeth Wishnick)告訴美國之音:“我想美國希望施加影響力,以保證疏散工作的進行,平民受到塔利班的合理對待,並且對未來有更多的保證。”

她指出,美國過去20年為維護阿富汗的發展付出了巨大的經濟投入,而目前阿富汗的外部財政援助前景不明朗,該國的經濟前景也陷入更大的不確定性。

風雨飄搖的經濟

自2001年塔利班被阿富汗境內由美國領導的部隊趕下台後,美國一直試圖推動阿富汗經濟和社會的發展,累計用於重建阿富汗的撥款近1500億美元。

當時隨著國際部隊和援助的湧入,阿富汗的服務業蓬勃發展,農業增長強勁。據世界銀行的數據,阿富汗的國民生產總值(GDP)從2002年的40.55億美元增長到2013年的205.61億美元,平均年增速超過9%。

阿富汗的人力資本也在提升,教育得到大規模的發展,而且主要受益者是女性,她們此前被塔利班剝奪了受教育的權利。

不過,阿富汗總體經濟基礎仍然薄弱,需要長期的經濟支持來維持發展。該國60%的家庭收入來自於低生產的農業。由於缺乏冷庫等基礎設施,農民也無法從出口農產品中獲得更多收入。

但事態在2014年開始惡化,隨著以美國為主的國際安全援助部隊撤出,阿富汗的安全局勢直線下滑,塔利班武裝分子控制了更多的領土,並加強了對民用設施的攻擊。

在此之後,安全問題愈加成為製約阿富汗發展的難題。阿富汗的安保支出達到GDP的28%左右,而世界低收入國家的安保平均支出為GDP的3%。

除了安全隱患,阿富汗還存在普遍的腐敗等治理問題,導致該國長期缺乏外資的關注。在世界銀行2020年的營商環境調查中,阿富汗在190個國家中排在第173位。

世界銀行指出,阿富汗“私營部門的發展和多樣化受到不安全、政治不穩定、機構薄弱、基礎設施不足、腐敗氾濫和困難的商業環境的製約。”

截止2020年,阿富汗的全國GDP僅有不到200億美元,是全球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全世界只有六個國家的人均GDP低於阿富汗。

塔利班的掌權將進一步加劇這個經濟貧困國家的處境。塔利班掌握的資金大部分來自非法活動,包括鴉片貿易和非法採礦。據聯合國估計,僅在2020年,塔利班就從該國山區的非法採礦中賺取了4.64億美元。

不過,毒品販運仍然是塔利班最有利可圖的資金來源。阿富汗對全球85%的鴉片供應負有責任,大部分利潤直接流入塔利班。

但塔利班很快就會發現,非法的現金流無法維持該政權的長期運作。考慮到美國切斷了塔利班從國際金融體系獲得援助的大部分渠道,經濟狀況可能很快就會惡化。

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在周四的一份分析報告中寫道:“金融和經濟危機將使塔利班更難鞏固權力,並可能導致該組織從事更加殘酷的暴徒式管理。”

中國願意接棒?

有人願意為塔利班提供急需的援助嗎?就在西方國家警告不要與塔利班合作的同時,中國正積極地向塔利班釋放合作信號。

中國多次表示,北京願意與阿富汗塔利班建立合作關係。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週四在回應外界對阿富汗塔利班缺乏信任時說,“世界上沒有任何事物是一成不變的”。

中國的認可將為塔利班提供了急需的政權合法性背書和可能的經濟援助。在今年7月天津會談時,塔利班領導人對中方稱,期待中國參與阿富汗的重建與發展。

阿富汗豐富的、未開發礦藏資源可能是中國的興趣點之一。阿富汗擁有約140萬噸的稀土元素,這種礦物對可再生能源技術的生產至關重要。

阿富汗還有豐富的銅、鈷、煤和鐵礦石。美國國防部在2010年的一份報告中估計,阿富汗坐擁1萬億美元的礦產財富。

近年來在全球綠色能源轉型的推動下,這些礦物的價值已經飆升,但由於缺乏基本的設施條件,阿富汗開發這些資源的能力受到阻礙。

中國還可能計劃在阿富汗擴大“一帶一路”項目,爭取在該地區的地緣政治優勢。2016年,北京和喀布爾簽署了政府間諒解備忘錄,此後中國開通了向阿富汗的貨運鐵路,並在該國內興修光纜等基礎設施。

阿富汗還是中國領導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成員,現在塔利班可能尋求從中獲得貸款。

然而,專家警告稱,就算中國有意願填補美國留下的地緣政治真空,西方撤離後的地區安全問題是北京最大的阻礙。

美國和盟友過去20年里為阿富汗的安保付出了數十億美元,培訓阿富汗警察和軍隊,並試圖建立一個法治社會,這為其他國家在阿富汗的投資奠定了安全基礎。

維什尼克告訴美國之音:“在美國有很多批評,認為美國軍隊是在為中國的投資提供安全保障。現在美國軍隊將不提供這種安全保護,因此這些投資更不可能向前推進。”

早在2007年,中國冶金科工集團和江西銅業公司組成的聯合體就贏得了世界最大的銅礦床之一的阿富汗艾娜克銅礦的開採權,但由於當地安全局勢緊張,項目十幾年來一直缺乏進展。

即便阿富汗塔利班做出歡迎投資的姿態,他們是否有能力穩定國內局勢還存疑。阿富汗國內仍存在包括伊斯蘭國(ISIS)和地區武裝在內的多股勢力糾纏,中國要駕馭這種複雜的安全局面非常具有挑戰性。

中國已經表示,無意向阿富汗派兵維穩。官媒《環球時報》週一在報導中指出,中國最多只能在發生大規模人道主義危機時撤離中國公民,或者為戰後重建和發展作出貢獻。

智庫史汀生中心中國項目主任孫韻(Yun Sun)告訴美國之音,對項目感興趣到實際推進項目存在相當大的距離,中國還沒有能力做到維護阿富汗的穩定。

她說:“中國當然希望參與阿富汗的戰後重建,也希望這個國家能夠穩定下來,但如何取得這個穩定的局勢對中國來說是一個非常頭痛的問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