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大法官候選人卡瓦諾:法院決不能受黨派影響


大法官候選人卡瓦諾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21 0:00

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選人卡瓦諾的確認聽證會周二開局不利,示威者高呼反對他的任命,少數民主黨人要求將聽證會推遲,直到數千頁涉及卡瓦諾在白宮工作的文件公佈於眾,但是未能如願。

美國東部時間下午5點前不久——聽證會開始將近7個小時後——卡瓦諾終於發表了他的開場白。

這位候選人說:“最高法院絕不能被看作是一個黨派機構,最高法院的法官們不會坐在過道的兩邊。他們不會在分開的房間舉行會議。如果通過任命,我將成為九人小組的一員,致力於依據美國憲法和法律來裁定案件。”

他接著說:“我對美國的未來和我們司法獨立的未來感到樂觀。我尊重憲法。如果得到最高法院的任命,我會對每一個案件保持開放的心態。我將平等地對待窮人和富人。我將始終努力維護美國憲法和美國法治。”

週二早些時候,民主黨議員抱怨說,特朗普總統領導下的白宮官員不肯提供本世紀初的一些文件。民主黨參議員說,他們希望利用這些材料來詢問這位53歲的上訴法院法官。

新澤西州民主黨參議員布克(Cory Booker)向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拉斯利(Charles Grassley)表示:“我呼籲你們的正直和公平。”但這位艾奧華州的共和黨人拒絕了布克和其他民主黨參議員的要求,拒絕投票決定是否應該推遲聽證會直到更多的文件得到披露。

格拉斯利說,有關卡瓦諾在華盛頓的職業生涯的文件已經比歷任最高法院候選法官的要多,還有他作為華盛頓上訴法院法官撰寫了300份判決書。格拉斯利拒絕了推遲聽證會的請求後,在安全官員驅逐更多示威者的同時,他發表了開場陳詞。

司法委員會已經收到了41.5萬頁關於卡瓦諾在小布殊政府任職期間的文件,其中14.7萬頁被禁止公開。此外,特朗普的官員表示,由於信息的敏感性,他們不會向委員會公佈與卡瓦諾有關的10萬餘頁記錄。他們在周一晚上向司法委員會提交了超過4.2萬頁文件。

卡瓦諾在座無虛席的聽證上介紹了他的家人,但當民主黨人試圖拖延的時候,他沉默地坐在那裡。

在聽證會開始前,白宮公佈了卡瓦諾計劃表達的開場白。他在開場白中表示,在最高法院審理案件時,他會是一名公正的裁判。

卡瓦諾說:“一個好的法官必須是一個裁判- 一個不偏倚任何訴訟人或政策的中立和公正的仲裁者。”

由特朗普提名的卡瓦諾表示:“我不會根據個人或政策偏好來仲裁案件。我不是支持原告或支持被告的法官。我不是支持起訴或支持辯護的法官。我是支持法律的法官。”

如果得到參議院的批准,卡瓦諾將取代已退休的大法官安東尼•肯尼迪(Anthony Kennedy)。肯尼迪是一位溫和的保守派人士,在最高法院投票陷入僵局時,他曾加入四名自由派法官,支持墮胎、同性戀權利和保護少數族裔入學的“平權法案”。

但獨立法庭分析人士認為,卡瓦諾在華盛頓聯邦上訴法院的裁決表明,他將在未來數年內使最高法院的意識形態平衡向保守裁決傾斜。

卡瓦諾預計將面臨司法委員會,特別是來自民主黨議員的嚴厲質詢,包括他將如何裁決對墮胎和同性戀權的法律挑戰,以及特別檢察官穆勒的權力範圍。穆勒正調查特朗普是否妨礙司法公正,試圖阻撓針對俄羅斯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的刑事調查。

但是卡瓦諾似乎最終能夠獲得參議院的通過。共和黨人在參議院有50票對49票的優勢。不久後,前亞利桑那州參議員、共和黨人約翰·凱爾(John Kyl)將接替已故參議員麥凱恩,到時共和黨人的優勢將升至51票對49票。沒有共和黨人稱將投票反對卡瓦諾,也沒有民主黨人說他們會投票給卡瓦諾,儘管少數民主黨議員最終可能會支持他的任命。

卡瓦諾在事先準備好的講話稿中說:“如果得到任命,我將加入一個由九人組成的小組,根據美國憲法和法律裁定案件。我將會一直努力成為九人團隊中的一員。”

卡瓦諾對肯尼迪表示讚賞。他曾是肯尼迪大法官的助理。

卡瓦諾說:“對我來說,肯尼迪大法官是一位導師、朋友和英雄。作為法庭的一員,他是一個彬彬有禮、合群的典範。他極力維護司法獨立。他是自由的捍衛者。”

聽證可能會持續數天,首先是委員會成員的開場白,最後是卡瓦諾的講話。共和黨議員表示支持卡瓦諾,而民主黨議員則表示,他們擔心卡瓦諾會幫助推翻女性墮胎權,以及肯尼迪大法官支持的其他裁決。

週三,卡瓦諾將面臨一系列的直接質詢,包括他在墮胎、同性戀權利和總統權力等問題上的立場。最近的大法官候選人們拒絕透露他們將如何處理具體案件,但在接受質詢時,他們討論了自己的司法理念,暗示了他們將如何處理有爭議的問題。

白宮希望參議院能在本月完成對卡瓦諾的確認,以便他能在10月1日最高法院新工作期開始前,及時填補大法官肯尼迪退休後留下的空缺。

然而,民主黨人從一開始就誓言反對卡瓦諾的提名,他們擔心卡瓦諾的終身任命可能會讓一個非常保守的法院延續一代人。

民主黨人可能會試圖將卡瓦諾描繪成一個與特朗普總統關係過於密切、將在最高法院推動保守派議程的人。預計共和黨人將試圖把這位候選人描繪成一位獨立的思想家和一位有原則的法學家。

卡瓦諾面對的主要問題之一是最高法院1973年里程碑式的“羅伊訴韋德” (Roe v. Wade)案件,該案件賦予婦女墮胎權。

卡瓦諾一直支持反墮胎的觀點,但他沒有透露是否贊成此案的裁決,而且他不太可能在聽證會上做出表態。

聽證會上的另一個關鍵問題將是卡瓦諾對行政權力的看法。卡瓦諾認為,總統在任期間不應受到民事訴訟、刑事起訴和調查。他的立場基於他曾參與的一起總統調查。20世紀90年代末,他為獨立檢察官史塔(Ken Starr)工作,調查時任總統比爾·克林頓。

如果最高法院被要求對特別檢察官穆勒“通俄門”調查中涉及特朗普政府的問題、以及數起針對特朗普的懸而未決的民事訴訟做出判決,那麼卡瓦諾能通過確認對特朗普可能意義重大。

卡瓦諾還可能在環境管控、平權行動以及宗教信仰與同性戀權利之間的衝突等問題上面臨嚴厲的質疑。

喬治城大學的憲法學教授巴奈特(Randy Barnett)對美國之音表示,目前還不清楚卡瓦諾將在某些問題上做出怎樣的裁決,他認為卡瓦諾事先沒有說明這些立場是正確的。

他說:“這正是為什麼法官們不談論他們將如何裁決案件的原因,因為除非案件擺在他們面前,並得到雙方的辯論,否則他們可能不知道他們將如何裁決。我們不希望法官在確認聽證會上做出這樣的承諾,不然當案件擺在他們面前時,他們就不能做出公正的裁決。”

卡瓦諾的法庭意見記錄表明他是一個反對墮胎的保守派思想家,他支持企業反對政府監管。他還是一個獲得福音派基督教團體支持的天主教徒。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