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金門立委評 從“反共最前哨”到“共飲一江水”


金門立法委員、金門縣長參選人楊鎮浯。

在兩岸對峙的年代,曾經是保衛台灣最前線的金門,如今面對中國提供各項民生資源,面臨著身分上的矛盾,揮別炮火一甲子的金門,如今與廈門“共飲一江水”,是否已從當年的“反共最前哨”,變成了台灣的“孤兒”?

金門立法委員、金門縣長參選人楊鎮浯對美國之音表示:“與其說金門人覺得自己是孤兒,應該是說金門人有多重在定位上和認同上的尷尬與矛盾。金門跟福建的位置非常近,不管在地緣還是血緣,甚至兩岸分治之後,雙方都還有很多親人,因為分開而不能往來。在這個問題上,你讓金門完全割捨跟大陸這些關係其實是有難度的。另一方面,金門跟台灣有著相同的社會制度、教育、文化及價值觀背景。所以在某種程度上,金門也不可能自外於台灣。早期我們到台灣求學的時候最常面臨的狀況就是,我們跟人家說我們是台灣人,人家說你們不是;但是我們跟人家說我們是外省人,又不符合大家對外省人的想像。那金門人是甚麼人呢?所以在這個非常矛盾的情節之下,金門人的認同其實是非常尷尬的。所以金門人又經歷了戰爭,他會非常敏感,他不會覺得自己是孤兒,但他會非常難定義自己。最後衍生出一種觀念就是,我不是台灣人,也不是大陸人,我是金門人。在這個情況下,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會讓敏感的金門人脆弱的神經被挑起來。”

談到金門民眾怎麼看待通水典禮以及823砲戰60週年紀念台北高層未有出席?楊鎮浯說:“對這兩件事情我用憤怒來形容。客觀講,金門人本來對民進黨不信任。他們以前的台獨黨綱乃至於撤軍論,或者說他們的黨籍上沒有金門,這都讓金門人覺得在民進黨的心目中,其實沒有把金門人放進去。姑且不論這樣的認真是否正確,但的的確確已經在金門人的心目中根深蒂固,所以當代表金門民生重大事項的通水議題產生這樣的紛擾。60年前的金門823戰役,死傷的不只是國民黨,共產黨,還有無數的金門人。民進黨秘書長竟然說出823砲戰只是國民黨跟共產黨的戰爭。那試問,在這個戰爭中死傷的金門人又算什麼?這一連串對金門人的歷史、情感、民生這麼重要的事情上面,民進黨做出這樣的態度,當然會讓金門人覺得,跟台北越來越遠。相反,誰對我們好,我們就對誰有情感上的傾向。”

楊鎮浯指出:“金門跟福建廈門泉州之間,一天有44班的船,一年有200萬次的往來。在金門人來講,這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在一般人生活中,大家沒有刻意去講到政治,他們覺得這就是地理上、血緣上、宗教上的連結。同時由於金門到台灣比較遠,到大陸相對比較近,這些生活上的便利,讓他們沒有想太多太多政治上的事。反而是當這些議題被炒作出來後,金門人才會認真思考,我到底屬於哪一邊的。”

被問到兩岸通水之後中國對金門的政治影響力是否增加?金門鄉親又是如何展望接下來的通電以及通橋議題?

楊鎮浯回答:“我想老百姓很簡單。誰對他好,情感上就傾向誰。當他覺得執政黨民進黨對他不好的時候,儘管他知道大陸這些作為背後有統戰的目的,但實質上的這些幫助的的確確會影響情感上的傾向。同時,我個人認為金門的百姓在乎的不是通橋、通電,而是這麼近的距離,如何跟廈門形成一個生活圈,讓彼此在這個生活圈裡交流和往來都沒有障礙,能夠一起發展。我想這才是金門百姓最關心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