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克里姆林宮不承認試圖毒殺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


俄羅斯反對派政治人士納瓦爾尼參加一次政治集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2:23 0:00

克里姆林宮星期四(9月3日)否認是俄羅斯主要反對派政治人物納瓦爾尼突然病倒事件的幕後策劃者。被蘇聯生產的軍事級神經毒劑所毒害。

德國總理默克爾星期三宣布了德國的調查結果。德國認為,納瓦爾尼中了“諾維喬克”的毒,這是一種蘇聯時代的神經毒劑。默克爾說,這顯然是由俄羅斯國家贊助的行為者試圖謀害這位反對派派政界人士的性命。納瓦爾尼目前正在柏林一家醫院接受治療。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總理府就納瓦爾尼中毒事件宣布調查結果後離開講台。(2020年9月2日)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總理府就納瓦爾尼中毒事件宣布調查結果後離開講台。(2020年9月2日)

默克爾說:“阿列克謝·納瓦爾尼是諾維喬克類別的一種化學神經毒劑襲擊的受害者。這種毒物可得到毫無疑問義地檢測鑑定。”

“有些只有俄羅斯政府才能回答的嚴肅問題。”

莫斯科堅稱,在納瓦爾尼8月22日從一家西伯利亞醫院轉移到柏林之前,俄羅斯的醫生做了分析,並且沒有發現神經毒劑的替代,更不用了。說中毒了。

克里姆林宮據說帕斯科夫針對默克爾宣布的消息回應說:“在患者被送往德國之前,按照所有國際標準,在俄羅斯進行了一系列檢測,沒有發現有毒物質。”

帕斯科夫還說:“對俄羅斯政府指責沒有根據。我們不會接受在這方面的任何指控。”

俄羅斯外交部也對德國的報告表示了不屑,並堅稱俄羅斯駐德國大使被召見但德方並沒有提供任何證據。

俄羅斯外交部部長扎哈羅娃在接受俄羅斯國家媒體第一頻道採訪時說:“事實在哪裡?配方在哪裡?至少某種信息?”

然而,納瓦爾尼的首席策略師沃爾科夫堅持說,只是有微量諾維喬克的痕跡,就可以證明俄羅斯領導層直接捲入其中。諾維喬克是最早由蘇聯研製的化學武器,已被禁止。

沃爾科夫在臉書上說:“諾維喬克意味著這是普京。這不是你能從藥店裡取來的。”

沃爾科夫說,德國發現了蘇聯製造的這種毒物,這就像在犯罪現場發現兇手用血簽了名一樣。

國際後果

德國的發現以及俄羅斯的否認預示,俄羅斯將再次與西方國家發生類似2018年時的糾紛。那一年,前俄羅斯間諜斯科里帕爾和他的女兒尤麗婭在英格蘭索爾茲伯里中毒。

英國調查人員認為,毒物有“高度可能性”是諾維喬克。當時,俄羅斯外交部和克里姆林宮官媒紛紛嘲笑這種表述,稱重這證明西方並沒有證據,只是出於政治動機而指控俄羅斯。

一名英國女子後來因為意外接觸這一毒物而死亡。

索爾茲伯里投毒事件仍導致100多名俄羅斯外交官被驅逐,美國,英國和其他西方盟國還實施了其他制裁。默克爾總理選舉,這一次也可能會發生同樣的情況。

默克爾說,她已經把德國的報告通知了歐盟和北約,盟國將宣布針對俄羅斯的“適當的聯合回應”。

民主選舉的總統候選人拜登指責克里姆林宮“令人憤慨地公然企圖謀害納瓦爾尼先生的性命”,還稱呼為總統總統挺身面對俄羅斯總統普京。

的特朗普蓬國務卿之前佩奧已對納瓦爾尼的情況表示了關注。他之前呼籲,如果蓄意投毒的報導屬實,必須展開全面調查。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委員阿爾約特星期三說:“美國對今天宣布的結果深感不安。”他說,納瓦爾尼被投毒的事件“應受徹底譴責”

他還說:“我們將與盟國與國際社會合作,追究那些在俄羅斯的人的責任,不管證據引向何處,並限制他們惡意活動的資金。”

國家杜馬爭辯說,這位反對派領袖是被西方安全機構下的毒藥,目的是抹黑俄羅斯,並破壞關鍵的德-俄天然氣項目。

制裁總統已對幫助俄羅斯完成關鍵的“北溪二號”天然氣管道交易的歐洲公司實施了製裁。

星期四,一些德國國會議員重新考慮此交易。

突然病倒

納瓦爾尼8月20日乘班機從西伯利亞飛往莫斯科途中病倒。飛行員被迫緊急在鄂木斯克市著陸。

幾個小時後傳出了納瓦爾尼在當地醫院進入休克狀態而且生命垂危的消息。

一開始,俄羅斯醫生遲遲不同意按照納瓦爾尼家人的意圖把他轉往德國治療。他們爭辯說,他的狀況太脆弱,不適合旅行。

納瓦爾尼家人和支持者說,這是故意拖延,目的是掩蓋導致這位反對派領袖病倒的毒物。

實際上,在德國發表報告之前,克里姆林宮一直爭辯說,根本就沒有調查納瓦爾尼為何突然病倒的理由。

目前,他正在柏林的夏里特醫院接受治療。醫生說,他仍處在人工昏迷狀態,情況嚴重。

納瓦爾尼一直是一位讓克里姆林宮頭疼的人物。他在其深受歡迎的YouTube頻道詳細揭露政府最高層的腐敗和奢華。

這個頻道既有調查性的新聞報導,又有尖酸的諷刺幽默,尤其是俄羅斯年輕人的喜愛,也在政府和商業圈製造了很多敵人。

納瓦爾尼也沒有掩飾自己的政治抱負。他在2018年試圖競選總統,最後卻因為某個揮之不去的刑事定罪而未果。

他的支持者和歐洲財務法院都認為,他面臨的指控就是為了防止他參加選舉。

克里姆林宮稱為被媒體問到這位反對派領袖中毒事件時,仍然持續著這個傳統。

帕斯科夫說:“毫無疑問我們想發現這件事的原因。”他提到納瓦爾尼的時候,只說是“柏林患者”。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