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俄羅斯當局下令警方將反對派人士納瓦爾尼羈押30天


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在莫斯科城外的希姆基的一次法庭聽證之後被警察押送走。(2021年1月18日)

莫斯科的一名法官裁決,星期日抵達俄羅斯的克里姆林宮批評人士阿列克謝·納瓦爾尼應被警方羈押30天。

納瓦爾尼星期日晚間抵達莫斯科時被拘捕。這是這位俄羅斯反對派政治人士去年8月被下毒並轉移到國外治療後首次返回祖國。

納瓦爾尼從德國抵達莫斯科謝列梅捷沃機場進入護照檢查關口時被戴黑色口罩的警察拘捕。

最好的一天

納瓦爾尼在被拘捕前對記者發表簡短聲明說:“我很高興回來了,這是我五個月來最好的一天。”

在他回國之前,納瓦爾尼經歷了近五個月的驚險旅程,這段驚險旅程始於去年8月。當時,他在西伯利亞旅行時被人下毒,毒物是蘇聯時代的軍事級別的神經毒劑。

納瓦爾尼已經公開指責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下令俄羅斯安全機構實施這次襲擊。克里姆林宮方面堅決否認這一指稱。

後來,一家獨立媒體調查指稱,俄羅斯聯邦安全局特工在襲擊前的數月、數日甚至數小時前一直在跟踪這位反對派政界人士。

但是,俄羅斯當局稱星期日拘押納瓦爾尼是有理由的。當局爭辯說,納瓦爾尼只是因為違反了假釋規定而被捕的,假釋與2014年一次暫緩執行的刑期以及他在海外治病有關。

俄羅斯監獄局在一項聲明中說:“有關納瓦爾尼的進一步措施將由法庭決定。”

俄羅斯政府已對這位反對派領袖啟動了另外三項刑事調查。他的支持者說,這些行動是企圖迫使納瓦爾尼流亡國外。

他面臨最少三年半的監禁。

納瓦爾尼談到坐牢的可能性時說:“我不怕。我知道我是正確的。我知道所有針對我的刑事案件都是偽造的。”

多年來,克里姆林宮一直試圖淡化納瓦爾尼的政治重要性,甚至在8月的襲擊案後一再稱他為“柏林患者”或“某博主”,而不是直呼其名。

即使是在回答有關納瓦爾尼星期日被捕的問題時,克里姆林宮發言人迪米特里·佩斯科夫也繼續聲稱不知情,雖然這一事件是國內外的重大新聞標題。

“對不起。他在德國被捕了?”佩斯科夫說。“我沒聽說。”

不許支持者到機場迎接

納瓦爾尼的回國還帶來了其它的意外。

納瓦爾尼搭乘的飛機是由與俄羅斯政府有關的勝利航空公司運營的。飛機原計劃在莫斯科的伏努科沃機場著陸。

幾千名納瓦爾尼的支持者冒著攝氏零下20度的嚴寒聚集在機場航站樓外,以顯示對他的支持。在他們的心目中,納瓦爾尼是俄羅斯反對派領袖。

37歲的莫斯科圖書館員安娜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阿列克謝·納瓦爾尼鼓舞了許多俄羅斯人。他毫不懼怕。他不怕死、不怕被關進監獄。”

莫斯科經濟學高等學校的學生、18歲的伊利亞說:“人們為他感到驕傲。他不能不回國。在國外他沒法成為政界人士,沒法跟當局鬥爭。”

他的朋友、18歲的阿列克謝補充說:“如果他們逮捕他,他就會像納爾遜·曼德拉一樣。”他指的是南非的政治偉人曼德拉。

莫斯科總檢察長辦公室已經警告說,聲援納瓦爾尼的活動是違法的,因為活動沒有得到當局批准。

機場也以新冠病毒防疫措施為由,不允許媒體入內。

但是機場官員並不介意臨時趕來希望歡迎俄羅斯流行女歌星奧爾加·布佐娃回國的粉絲群。

與此同時,配備防暴裝置的警察在外逮捕了幾十人,人群則在呼喊“可恥”和“納瓦爾尼是我們的總統”的口號。在飛機將在謝列梅捷沃機場降落的消息傳來後,人群散去。

在謝列梅捷沃機場,幾百名祝愿者得以迎接到納瓦爾尼的妻子尤莉婭。她走出關口時,丈夫不在身邊。

抵達區爆發出一片掌聲。

國際譴責

納瓦爾尼被捕的消息傳出後,國際社會紛紛譴責。

美國強烈譴責逮捕納瓦爾尼並要求立即和無條件放人。

美國國務卿麥克·蓬佩奧星期日在一份聲明中說:“我們注意到並深深地擔憂,拘押納瓦爾尼是俄羅斯當局試圖不准他和其他反對派人士以及批評當局的無黨派人士發聲的最新行動。”

蓬佩奧說:“有自信的政治領袖不懼怕競爭聲音,也不針對政治反對派施暴或錯誤拘捕他們。”他還說,俄羅斯人民理應能夠“行使他們的言論和集會自由的基本人權,而無須害怕打擊報復。”

即將出任當選總統喬·拜登的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的傑克·薩利文在推特上說:“納瓦爾尼應當立即獲釋,令人憤慨地謀害他的生命的兇手必須被追究責任。

薩利文還說:“克里姆林宮對納瓦爾尼的攻擊不僅僅是侵犯人權,而且是冒犯那些希望自己聲音被傾聽的俄羅斯人民。”

歐盟理事會主席查爾斯·米歇爾稱逮捕納瓦爾尼“令人無法接受”並要求恢復他的自由。

英國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星期一在推特上譴責逮捕納瓦爾尼,稱這一行動“令人驚駭”,並呼籲立即放人。

拉布說:“令人驚駭的是,卑鄙罪行的受害者阿列克謝·納瓦爾尼遭到俄羅斯當局拘捕。”

他還說:“必須立即釋放他。俄羅斯應當做的不是起訴納瓦爾尼,而是解釋化學武器是如何在俄羅斯境內得到使用的。”

目前還不清楚西方政府有可能採取什麼措施。

立陶宛和捷克共和國的官員表示,他們將探討就此事件對克里姆林宮實施更多的製裁。

西伯利亞投毒

去年8月,納瓦爾尼在搭乘一架班機從托木斯克飛往莫斯科途中病倒,他在西伯利亞一家醫院接受治療並進入藥物誘導的人工昏迷狀體,隨後被轉移到德國柏林的一家醫院接受治療。

三個歐洲國家的實驗室化驗確認,使納瓦爾尼中毒的是屬於諾維喬克群組的一種神經毒劑。禁止化學武器組織證實了這一結論。

這些發現導致歐洲聯盟對六名俄羅斯官員和一家國有研究所實施了製裁。

俄羅斯當局聲稱,在納瓦爾尼被用飛機轉往德國之前,在他的身上沒有發現毒物痕跡。俄羅斯當局拒絕就這起事件展開刑事調查。

在納瓦爾尼返回俄羅斯的前夕,德國當局提供了有關此案的更多信息,包括血液和組織樣本。

一名德國司法部發言人說,柏林方面期待“俄羅斯政府如今將立即採取一切必要措施,以說明針對納瓦爾尼所犯下的罪行。”

這位發言人說:“這起罪案必須在俄羅斯得到破解。””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