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國家在“做夢” 人民卻“躺平” 中共一大警訊?


資料照:中國南京一群學生在一個家具展上在一個墊子上躺下。
國家在“做夢” 人民卻“躺平” 中共一大警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42 0:00


“躺平”一詞近來在中國蔚為風潮,這種用最低慾望過生活的心態引起很多年輕人的共鳴,但也被抨擊為是毒雞湯。分析人士指出,年輕人不再對未來抱持希望,恰恰與習近平的“中國夢”背道而馳,形成了“人民躺平、國家在做夢”的諷刺狀態,對中共是一大警訊。

“躺平”現象世界比比皆是

“躺平”最近成為中國的網絡熱詞,強調少工作、不買房、不買車、不購物、不結婚、不生子,用最低慾望過生活。

這個詞源自百度貼吧一則“躺平即是正義”的貼文。作者自述如何在沒有穩定工作的情況下通過偶爾打零工和低消費來過生活。作者寫道:“每月花銷控制在200塊以內。日常就是家裡躺,外面躺,像閒散的貓貓狗狗一樣躺......躺平才是宇宙間客觀的唯一真理。我選擇躺平,我不再恐懼。”

這種表述打動不少年輕人的心,除了作者本人被奉為“躺平學大師”,之外,“躺平學”、“躺平族”這類名詞也跟著流行起來。此外,類似“社會險惡,先躺為敬”、“一時躺平一時爽,一直躺平一直爽”的口號也頗受歡迎。 6月5日陝西省公務員考試甚至把躺平當成面試題目。

其實,類似“躺平”的現象並非中國獨有。英國有“尼特族”,美國有“歸巢族”,法國有“袋鼠族”,香港稱之為“雙失青年”(失學兼失業),日本有不愛出國、不愛工作、不愛出門的“三不青年”,韓國有放棄戀愛、放棄結婚、放棄生子的“三拋族”,還有把住房與人際關係都拋掉的“五拋族”,更有“七拋族”,就是連夢想和希望統統拋棄。

對於中國年輕人中出現的“躺平”現象,民間反映褒貶不一。有些人表示,“躺平”意味著拒絕成為他人賺錢的機器與被剝削的奴隸,是年輕人滿足現狀的生活方式,沒什麼不好;另一些人則反駁說,“躺平”就是“混吃等死,不求上進”。其實,“躺平”有其更深層的原因。

年輕人輸在競爭起跑線上

中國時事評論員解飛(解飛提供)
中國時事評論員解飛(解飛提供)

分析人士指出,“躺平”是當今中國年輕人對改革開放後“先富不富”的情況無奈反映。他們當中很多人輸在競爭起跑線上而無能為力。

中國時事評論員解飛告訴美國之音:“改革開放以後,我們希望'先富後富',就是先富一批人,再帶動其他人共同致富;但後來發現'先富不富',就是當那批人先富起來,他們後面的人也沒有機會再富起來,就是財富很難向整個社會轉移,只向少數人集中跟壟斷。”

撰寫“崩世代”一書的作者、台灣中央研究院社會所研究員林宗弘對美國之音表示,中國的“崩世代”大概比台灣晚了10年形成。所謂“崩世代”是指青年就業困難、貧困低薪,而且難以成家、生育的世代。

台灣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林宗弘(美國之音 陳筠拍攝)
台灣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林宗弘(美國之音 陳筠拍攝)

據林宗弘介紹,根據2017年中國社會綜合調查及相關分析,35歲以下的中國青年普遍存在低薪、低所得、職場就業不穩定的情況。這種惡化與2015、2016年中國經濟增長率逐漸趨緩有關,特別是高校畢業生離開學校後很難找到工作。他認為,中國青年這種低薪與延後結婚、生育的情況和過去台灣或其它地方的千禧世代所面臨的困境類似。

林宗弘說:“中國經濟發展進入高原期,甚至可能會出現逐漸狀況惡化,年輕人工作機會減少,這個世代面對很多困境,(躺平)這是反映中國大陸整體經濟跟產業發展的困難,當然對中國大陸未來發展會有不利的訊號。”

中國房地產公司貝殼找房所屬的“貝殼研究院”5月27日發布“2021新一線城市居住報告”,指出在房價收入比最高的3個城市深圳、北京和上海,普通居民家庭需要20多年不吃不喝才能買得起一套房子。該研究機構發表的另一篇“2021新青年居住消費報告”則提到,工作不穩定導致更換住處佔比45.5%,成為當下新青年租房的一大痛處。相當程度地反映了現今中國年輕人買不起房,工作不穩定的現實情況。

“躺”與“不躺”之較量

中國媒體和學者接連發文抨擊“躺平”。豆瓣上多個躺平小組也遭封殺。南方日報日前刊登一篇名為“躺平可恥,哪來的正義感?”的評論文章稱,在壓力面前“躺平”不僅不正義,還是可恥的。清華大學教育研究院副教授李鋒亮發文批評說,年輕人選擇“躺平”是不負責任。共青團微博更號召年輕人“不負使命,不負家國,不要躺平”。

就在中國社會掀起一股“躺平是否正義”的辯論時,新華社5月30日發布了一個老科學家每天凌晨4點起來工作的視頻,希望藉此激勵年輕人不要“躺平”,而要“持續奮鬥”。據報導介紹,這位高齡86歲的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退休教授趙煥庭仍每天工作10到12小時。

該視頻一出,就遭致大批網友撻伐。有人說:“老科學家在需求第五層:實現自己人生價值,我們在第一層:給老闆打工解決生存問題,這是一碼事?”還有人說:“躺平不是享受,躺平是面對生活重壓之下的無奈逃避和自我慰借,是迫不得已的選擇。”另外也有人說:“科學家確實偉大,可我只是普通垃圾啊!”

解飛表示,上一輩人,尤其是成功人士,在“一窮二白”時抓住了下海潮,挖到人生第一桶金,就此站了起來,還有一部分人在互聯網創業時代,利用技術做大做強,也站了起來。但現在時代已經不同。

他說:“他們用他們的生活經驗告訴現在年輕人,你們要努力,你們要奮鬥,不能'躺平'等等,但現在年輕人想說的是,今天還能出現第二個王健琳,還能出現第二個馬雲、馬化騰嗎?如果還能出現,我說幾乎是癡人說夢。”

無奈的積極主義

在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的眼中,“躺平”是一種“無奈的積極主義”。

他說:“與其蠢動、盲動,還不如不動。你說民企好像很多,人家真正做大,你又把他給抓了,像是馬雲,孫大午,你能做他們那麼大嗎?做那麼大又怎樣?還不是完了,那我還做那個乾嘛,我不如不做。”

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賀江兵提供)
中國金融學者賀江兵(賀江兵提供)

賀江兵表示,不消費固然對經濟造成影響,但減少消費就等於減少浪費,也會減少碳足跡。因此“躺平”有助於中國2030年碳達峰、2060年碳中和的目標提前實現。賀江兵認為,此外,“躺平”的人多半不是報復社會的反叛型人物,而通常是很溫和的人。他說,與其因工作生活壓力造成很多跳樓自殺的社會案件,“躺平”省下很多維穩經費。

賀江兵說,指責年輕人“躺平”就是墮落毫無道理,因為真正墮落的是階層固化、無法提供公平競爭的制度,而不是年輕人本身。年輕人就是看到了這個結果,看不到自己的未來在哪裡,才會選擇“躺平”。

他說:“很多人小時候最大的理想就是要當社會主義接班人,但到死還接不了班,所以還不如‘躺平’。”

中研院社會所研究員林宗弘表示,“躺平”的核心問題在於中國經濟、社會和政治等各個階層的不流動,從而導致整個國家流動體系停滯不前。他認為,中共最高領導人不下台,導致整個社會階層結構僵化。沒有社會流動,就不會有“中國夢”。有夢想有努力才會成功,但社會不流動,人們即使努力了也不會成功,努力也白費力氣。

林宗弘說:“人民‘躺平’、國家在做夢,變成是這樣相當諷刺的狀態,這個是極權化的其中一個後果,常會發生。”

他認為,“躺平”是中國年輕世代生活困境的現實寫照,但還談不上“覺醒”,因為中國不允許集體行動,所以只能夠集體不行動,作為消極抵制。林宗弘提到,文化大革命後期,也有一批人在既不想進行鬥爭,也賺不了錢的情況下,整天無所事事。他說,現今世代的“躺平主義”跟文革末期的“逍遙派”竟然形成了有趣的類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