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參議員科頓指 美國必須減少依賴中國製造


美國共和黨籍參議員湯姆·科頓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27 0:00

星期三(7月29日),美國共和黨籍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在胡佛研究所的線上討論中,與歷史學家維克多·戴維斯·漢森(Victor Davis Hanson )對談,討論美國在當前的新冠疫情和民眾抗議浪潮中,如何應對全球挑戰。

科頓參議員指出,美國應該減少對中國製造的依賴,“尤其是那些與當前疫情以及與安全和健康相關的產品,比方說醫學用品,藥物,口罩,和其他防護性設備。”

科頓還表示,其他行業同樣也不能再依靠中國,“比方說下一代通訊設備,先進電腦技術,人工智能,半導體,等等。所以,的確需要打破對中國生產鏈的依賴,很多生產線我們需要帶回美國…我們不能依賴任何國家。歷史是一清二楚的,疫情當前,沒有哪個國家會願意無償放棄自己的關鍵產品。”

美國托列多商學院榮退經濟學教授張欣博士對美國之音說:“美國在產業鏈上跟中國脫鉤,意圖的確存在,但是實施起來卻不太容易。”

張欣說,他從事過價值鏈研究,價值鏈、產業鏈盤根錯節,相互依賴。他指出:“蘋果公司五年前就想在中國之外的地方再做幾個裝配線,但是做不成。這牽涉到當地裝配和供應等方方面面的因素,難於一蹴而就。”

彭博新聞社不久前刊載名為“認為與中國脫鉤太困難嗎?再想想”的文章說,美國企業要開發新的供應鏈條,或者建立新的消費群體,需要花費時間,“不過,中國方面同樣需要花費時間來另起爐灶。”

該文說,中國曾經被以為是美國企業的希望之地,是利潤豐厚、不可或缺的未來市場;但是,隨著美中關係緊張昇級,全美的首席執行官都在面對一個幾年前不可想像的現實,“這就是,中國可能不再是一個實現利潤和進行製造的可靠來源。”

科頓參議員還說,並不是說美國在製造上完全不能依靠別人,“有需要的話,我們可以與盟友合作。藥品方面,日本,意大利,丹麥,奧地利等,都是友好的、民主的資本主義國家。所以,我們一方面把重點放在國內,另一方面就是與友好國家交易,而不是與企圖取代我們的國家交易。”

彭博新聞社的文章說,一些公司已經成功找到了中國的替代。例如,儘管蘋果公司仍然嚴重依賴中國工廠生產iPhone,但三星電子現在在越南生產的智能手機佔了一半以上。

此外,運動服公司阿迪達斯也已將它在中國製造的鞋類產品的比例,從2010年的39%大幅降低至2019年的16%;與此同時,越南和印度尼西亞的生產比例,從2010年的53%躍升至去年的71%。

該文章說,事實上,中共也一直為擺脫對西方的依存而架橋鋪路,“北京的決心甚至還更大。中國外交和經濟政策的核心要素,從基礎設施建設的'一帶一路'倡議,到補貼豐厚、政府主導的工業計劃等,部分目的就是要減少西方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沒有理由相信這種趨勢會逆轉。”

《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不久前在“準備美中脫鉤”的文章中指出,對西方而言,新冠病毒加速了這一過程,因為它為重塑戰略物資生產提供了合理性。

該文指出:“例如,日本剛剛撥出22億美元,以幫助把生產線從中國轉走。新冠大流行也直接和間接地在中美之間本已很長的摩擦清單中,再添衝突,這包括從新冠病毒的責任問題,到北京一意孤行結束香港的一國兩制在內。”

托列多大學榮退經濟學教授張欣對美國之音說:“重塑生產線需要花費經濟成本和時間成本。對於商人來說,經濟成本的增加如果在可控範圍可以接受,但是如果需要翻番的話,就難於接受了。”

張欣還指出,就美國本土而言,小企業思維和精神已經被忽略了很長時間;那種隨時可以掉頭改變生產的精神正在喪失。他舉例說,他曾經居住的俄亥俄州托列多市,歷史上是世界玻璃中心,被喻為“玻璃城”。當這座城市打算在博物館設立一個玻璃廳的時候,有幾扇門需要使用厚重的玻璃製造。但是,這樣的玻璃美國早就不生產了,最後是從中國定制了,運到托列多來紀念這座美國的玻璃城,“相當有諷刺意味”。

張欣說,雖然產業調整會增加很多成本,也需要進行政治和經濟的權衡,但是,“美國製造業應該重振。否則的話,長期依靠國外,美國損失的不單是製造的能力,更是它的整個中小企業和相關的企業家階層都會不復存在。”

《哈佛商業評論》的文章還說,事實上,美中脫鉤置身於“去全球化”的大環境中;而去全球化已經發生了十年以上:國際貿易在新冠流行之前已經停滯不前; 2018年的全球外國直接投資,也比2007年的頂峰時期減少了70%;美中關係在習近平上台後變得更加針鋒相對。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