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709案在押人員 被失蹤或被虐待治療

  • 海彥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左二)與律師赴天津要求會見(7月31日 網絡圖片)

2015年709抓捕案仍在押的北京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律師和妻子,7月31日再次前往天津看守所,要求會見外界一直沒有確切消息的王全璋,結果再被搪塞拒絕。家人要求存錢,看守所則以無此人再將王全璋 “失蹤”。同時,709案草根維權人士“屠夫”的父親,呼籲外界關注他在看守所的狀況。

至今年8月5日已被關押兩年的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星期一晚發文,憤怒講述與她為丈夫聘請的程海和藺其磊律師等人,當天到天津二看要求會見王全璋,但是再次吃閉門羹的情況。

這已是王全璋的先後多位律師至少超過40次前往天津要求會見而被拒絕。此前,王全璋的律師余文生儘管勉強通過年檢,但所在律所受壓後將他解聘,而司法局將余文生的律師證實際作廢,令他無法履行律師職責。司法局還施壓其他律所不得接收余文生。李文足無奈只得補聘北京律師藺其磊。

據維權網消息,程海和藺其磊律師在李文足等友人陪同下,星期一上午9點到天津二看要求會見王全璋,被告知王全璋已轉到一看。李文足要求存錢,而一看電腦上竟查不到人,被要求寫自願存錢才可存入。

在家屬和律師的質疑下,一看的所長劉志稱王全璋已有律師不讓見。律師辯論說,王全璋本人不認可官方安排的天津律師和不久前獲官方安排兩次見到王全璋的浙江的陳有西律師,質問現在的律師何人,劉志所長拒答,後藉口請示走人。一行人等到中午都找不到任何人交涉。

藺其磊律師下午向天津二中院承辦法官周虹遞交手續,被稱人不在,等了約40分鐘後,一行人返回一看詢問安排情況,竟無人理睬。藺其磊向監管總隊投訴,被告知上午已答覆。

程海律師星期二對美國之音表示,作為王全璋家人聘請的有合法手續的律師,天津市二看和一看以及二中院拒絕律師會見當事人,即不合情理,也違反法律,令人氣憤。

他說:“不知道到底關在哪裡了,因為他現在一看沒有麼。我認為這是犯罪行為呀,我當面跟他指出來了。你作為警察應該忠實於中國的法律,你這在執業的時候宣誓的。法律規定我們律師可以接見的,就可以會見他了,你不讓會見,說有律師了,你告訴我們哪位是他的律師,他又說不出來。實際上他就是拒絕我們的會見。”

另外,709抓捕案在押時間最長的北京維權人士吳淦(網名屠夫)的父徐孝順,近日在推特上轉發他所稱的吳淦提供的文章。文章透露,吳淦在看守所期間遭當局施行“虐待式治療”,令他不安,擔心“成為下一個劉曉波”。

由於這封日期為7月25日、落款吳淦的《祭劉曉波先生》的文章是打印出來,記者聯繫上吳淦的父親徐孝順核實。徐孝順表示,出於安全原因,他不能說明該文章是如何出來的,但絕對保證內容是吳淦的真實原意。

吳淦在文章稱,因為拒絕認罪,上媒體配合宣傳,放棄自己請律師的權利,當局對他實施了各種折磨和酷刑。折騰一年無效後,2016年9月底,突然莫名其妙地強制安排他入住天津公安醫院。

吳淦表示,當然不是身體差到要住院,而是通過虐待式治療摧毀他的身體和意志,製造壓力和恐懼,讓他害怕並屈服。吳淦稱,他的身體自己很了解,血壓、心臟都沒有問題,但醫院24小時在他身上貼滿檢測血壓、心臟儀器的線路,血壓繃帶每半小時自動充氣一次,令他不能睡覺,無法翻身。醫院還每天給他吊瓶、採血、吃藥,卻不讓他看檢查報告。

吳淦表示,他的同倉被關押的人對他“治療”後的狀態非常吃驚,因為他不但比住院前消瘦太多,而且臉色蒼白得嚇人。

吳淦透露,他回到看守所後,被戴上手銬和腳鐐連在一起的“工字鏈”,繼續折磨,讓他非常痛苦,只是在看到無效果並且律師快來會見了,才給他卸掉。

記者星期二致電天津市第二看守所詢問並核實吳淦所說的情況,接電話的男士表示,由於電話中無法確認記者的身份,因此不便回答任何詢問。

吳淦的父徐孝順星期一在接受美國之音詢問時表示,希望各界,尤其是國際社會關注自2015年5月20日起便被拘押的吳淦。而作為受吳淦維權行為株連的父親,他本人也被羈押幾年,深有體會吳淦會遭受的酷刑,因此格外擔憂吳淦的狀況。

據網上消息,吳淦的代理律師葛永喜,在一段時間被拒絕會見後,7月26日下午得以會見吳淦。一直拒絕認罪的吳淦精神狀態不錯,表示願意接受任何可能的結果。而他曾參與聲援過的許多維權案件的當事人近日表示,願意為他作證,並呼籲當局盡快無罪釋放吳淦。

XS
SM
MD
LG